繁体版 简体版
梨树小说网 > 剑指魔界 > 三十三、无根之水

三十三、无根之水

来来去去皆是缘

化成风雨终成空

无根之水叙前尘

灰飞烟灭渡千年……

妖蓝色火焰渐渐在夜空中消散了踪迹,但整个夜空一片妖蓝,过了好一会儿,颜色才慢慢退去。

夜空深不见底,繁星点缀,好不让人心旷神怡,方才景象若不是亲眼所见,谁又会相信这等怪事。

夏宇龙他们三人身后传来了吵闹声……

原来徒孙们早已奔至院内,待夜空中的怪异现象退去,他们才敢开口说话。

有徒孙说道:“这蓝色妖姬究竟是何方神圣,她的儿子又是谁,为何要到人间来寻她的儿子?”

也有徒孙说道:“恐怕是这天要变了吧?”

“是啊,这天现异象,是灾星的预兆啊!”

也有人岔开了话题,“原来天上的繁星是这天灯,竟然还有掌管天灯的大仙。”

众徒孙在院内指指点点,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开了。

夏宇龙再次向深邃的夜空中望去,蓝色妖姬绝美的面容正对着他微微一笑,他心里一怔,难道是看走了眼?

他眨了眨双眼,再次向夜空中看去时,只见繁星闪耀,夜空中一片静谧,他四下找寻,再也见不到那绝美的面容了,心里不禁感叹:“这绝世美人竟是搅乱三界的刽子手!”

一徒孙来到夏宇龙身边,说道:“宇龙少侠,师公叫你们去他的房间。”

夏宇龙“嗯”了一声,领着张仙和蓝芯往姚半仙的卧室走去,院内的徒孙们将乾坤派大门合上后也渐渐地散开了。

姚半仙一脸严肃的坐在凳子上,记恩站在他身旁也铁青着脸。

三人刚进门,记恩便急忙把房门关上了,他的此番动作,让屋内本就严肃的气氛变得更紧张了。

姚半仙搓着唇上的八字胡,长叹一声,说道:“方才我桌上的浑仪抖动得厉害,随后便听见夜空中传来一声闷响,当我使用方术旋转墙上的八卦图时,一张绝美的面容显现于八卦图中,她竟能调动四海的妖气。随后便听见夜空中传来几声怒喊,一道白光闪过,八卦图中变得混沌起来……”

姚半仙看着墙上的八卦图,顿了片刻,继续说道:“我随即推开了窗户,看见夜空被染成了妖蓝色,整个大地由黑夜变成了蓝夜,这蓝色妖姬竟能颠倒乾坤,妖法足以撼动仙界,看来她是来者不善啊。”

记恩接话道:“也不知这蓝色妖姬是神还是妖,她说她是来寻她孩子的……”

“总得为自己的恶行找些借口吧。”姚半仙一脸的忧沉,“古书上对蓝色妖姬却是没有半点记载,说真的,我闯荡江湖大半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绝美的面容,虽说她面容绝美,但掩饰不住她满脸的杀气和仇恨……”

说到这里,姚半仙环视着在座的,“哼”了一声,又道:“蓝色妖姬哪里是什么神仙,从浑仪的抖动得知,无非有两种情形,一是它感知到了极强的妖气,二是它探测到了天外来物,天外来物也就是这三界之外的事物,古书记载,这几万年来,天外来物除了一些掉下来的陨石之外,根本见不到其他的事物,蓝色妖姬不是三界之妖是什么?”

记恩问道:“如果她寻不见她的孩子,三界岂不要被她搅得天翻地覆的么?”

姚半仙的右手停在了八字胡上,叹道:“蓝色妖姬怕是比那群黑衣人要难对付得多,咱们修仙之人应团结起来共同对付蓝色妖姬!”

夏宇龙嘴唇微微一动,本想将星光路人的话说与姚半仙听,但想到星光路人的叮嘱,也就罢了口。

张仙和蓝芯见夏宇龙不提及这事,两人也不动声色。

姚半仙又道:“黑衣人的威胁尚未根除,却又来了个蓝色妖姬,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难道……”话到嘴边他却吞了回去,想起在灵山断裂的绝壁上逃出的妖蓝之气,他不寒而栗!

记恩走上前来安慰道:“蓝色妖姬岂是我乾坤派一派所能匹敌的,不必过多的担心,这三界之中定会大有能人在。”

夏宇龙也道:“是啊,爷爷,蓝色妖姬飞天遁地,自有能人对付她,您不必过多忧虑,多保重身体才是。”

张仙笑道:“方才她的所为,怕是已经惊动了仙界,天上的神仙岂能任由她放肆,这回可有好戏看咯。”

听了张仙的话,姚半仙更是毛骨悚然,他想,这蓝色妖姬若真是他放出来的,仙界高高在上,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若是怪罪下来,他一个糟老头子岂能背得了这个过?

想到这里,姚半仙全身颤抖起来,胸口上的闷气顿时淤塞,全身的经络犹如千万只怪虫在蛀咬。

“噗呲”一声,黝黑的血液自姚半仙口中喷出,整个人如烂泥般瘫软在了地,面色苍白如鬼魅。

记恩和夏宇龙抢上前去,将姚半仙扶至床上躺下。

通天眼中,夏宇龙看到姚半仙的身体几经被怪虫蛀空,全身的血液都充斥在怪虫的身体里,瘦弱的身子骨全靠释心真气撑着……

他急道:“爷爷,您的病不能再拖了,得赶快医治啊。”

记恩也劝道:“宇龙说得对,你就听宇龙的吧,再这样拖下去你的身体不知道还能撑到几时。”

张仙自然也是焦急,她在心里描述了姚半仙的病情,将手伸进了土方袋子中,想求出一纸药方,却掏了个空,她再次在心里详细描述了姚半仙的病情,将手又伸进了土方袋子中,仍然掏了个空。

姚半仙有气无力地喊道:“仙儿,你别浪费气力了,没用的,这病我晓得,等把向山救醒过来我自然会想法子医治。”

此时,五鬼在冥火球中闹腾起来,他们一个个都幸灾乐祸的……

要数水鬼叫得最欢,说道:“姚老怪恐怕命不久矣,我们还是叫少主尽快离开这里吧,免得少主见到姚老怪死去他会伤心难过的!”

“是啊,是啊,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反正姚老怪早死晚死也是死!”

“我们早离开晚离开也是离开!”

蓝芯满脸的忧色,心里嗔道:“五鬼前辈,你们吵嚷什么呢,方才我叫你们的时候你们却一个个都不应答,现在又闹成了一窝蜂,你们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小心我把你们都赶出来……”

听了蓝芯的责备,冥火球中又恢复了平静。

姚半仙干咳两声,看着张仙和蓝芯有气无力地说道:“仙儿,芯儿,你们快过来。”

“是,爷爷……”

张仙和蓝芯走到了姚半仙床头边。

姚半仙继续说道:“向山虽是活过来了,但还处在昏迷中,如果他一直醒不过来,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当务之急就是把向山唤醒,为对抗蓝色妖姬贡献我乾坤派一份力量,好……”

他本想说好弥补自己的一些过失,话到嘴边他却轻叹一声,说道:“昨夜在梦中我见到了一个路人,面目和相貌迷迷糊糊的却是看不清楚,他说要想救活向山,得从药方子入手,说完他便消失在了我的沈梦之中。”

夏宇龙他们三人又惊又喜,爷爷梦里听来的话与星光路人的话不谋而合?难道是星光路人有意托梦给姚爷爷,还是冥冥之中早就有了安排?但不管是什么,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姚半仙叫记恩拿来了治疗向山的药方子,五人围着八仙桌仔细研究起来,从治疗的每个步骤到药方的配比,每个环节他们都筛查了一遍。

突然,姚半仙眼前一亮,“哦”了一声说道:“我怎这么大意,你们看这药方子最后这几句话,无明无夜、根深本固、水到渠成,这说的不正是无根之水么?在小凤山的山洞中我也想到过此事,回来之后却忘得一干二净了……”

记恩笑道:“那是了,这小凤山洞中的水便是无根之水啊,还是姚弟机灵,看来向山有救了。”

张仙拍手叫好,说道:“爷爷,那还等什么,事不宜迟,我们得动身去小凤山取无根之水啊。”

姚半仙点了点头,看着夏宇龙和蓝芯问道:“宇龙、芯儿你们有什么异议吗?”

蓝芯看了一眼夏宇龙,回道:“我听哥哥的,若要去取无根之水,我也一起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夏宇龙并不急于表态,他捋了捋思绪,想起星光路人和他提起药方子的时候,总是看着西方的天际,莫非这其中还有其它玄机?

他将药方子拿在手中,起身来到窗边,他推开了窗户,向西方看去,只见西边的天际上挂着一颗金光闪闪的夜明星,他看了看手中的药方,又看着那颗夜明星,心想,莫非要从这星宿中找到答案,但他很难把两者联系起来。

夏宇龙百思不得其解,他使出通天眼也看不明白这其中的玄机。

突然,夜明星亮度倍增,一束光射进了窗内,投射到了药方子上。

夏宇龙借着通天眼看见,药方子中浮现出几行金光闪闪的大字,他随口念了起来:“来来去去皆是缘,化成风雨终成空,无根之水叙前尘,灰飞烟灭渡千年……”

话音刚落,夏宇龙手中的药方子“呼”的一声燃烧了起来,金光闪闪的粉末自火光中掉入他掌心。

姚半仙他们四人看得傻了眼,想不到药方子还隐藏这等玄机。

此时,张仙感觉到她腰间的土方袋子鼓囊囊的,她伸手进去,取出了一纸药方,药方中写道:“幕晨金砂,无根之水,乾坤交替,还灵归主,三三九日,可续前缘。”

姚半仙拿着这纸药方,研究了好久才恍然大悟,喜道:“我总算明白这其中的深意了,向山的身体虽说已经活过来了,但他的灵魂还尚在深睡之中,人有两重生,一生是血肉,二生是魂灵,血肉看得见摸得着,魂灵看不见也摸不着,两者阴阳互化、虚实互变,但只有一样是亘古不变的,那就是空,它包罗万象、囊括穷宇。先前我们医治的是他的血肉之身,现下正是唤醒他魂灵的时候了。”

夏宇龙、蓝芯和张仙都听懂了姚半仙话里的意思……

只有记恩还似懂非懂地看着姚半仙说道:“你说话太快了,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直接说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姚半仙看着记恩嘿嘿笑道:“我说你读书太少了你还不高兴,连道家禅语都听不明白,这其中还有儒家,佛家之精要呢!”

记恩叹了一口气,说道:“现今脖子往下的身体都已经埋进了土里,哪还有什么心思去学习呦,若是再让我年轻三十岁,我定会用心专研古书上的学问,说不定我还会赶超你,你在阴山上消失的那十年时间,我还真学到了一些本领。”

姚半仙捋着下巴上的山羊胡,意味深长地道:“说来也是,爹爹说你天生有一副习武的身板,只是你不用心钻研罢了,那夜若不是你出手相救,恐怕我早就命丧黄泉了。”

夏宇龙“啊”了一声,急问道:“爷爷,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何我从来没有听你们提及过此事,是黑衣人所为吗?”

姚半仙眉头微微一皱,回道:“那时候你和仙儿都还小,这事仙儿知道,你已经回灵山古墓去了,此事说来话长,年轻那会儿我云游四海,与茅山派黄道阳只是萍水相逢,江湖中谁不知道他一向我行我素,做事心狠手辣,在一次道法会上我无意中顶撞了他几句,从那之后他对我一直怀恨在心,我创建了乾坤派后,他竟派徒弟来刺探我乾坤派的底细,我差点被他徒弟刺死,幸得你记恩爷爷及时出手相救,后来我与你记恩爷爷联手将他派来的两个爱徒给打败了……”

说到这里,姚半仙一脸的忧沉,心事全写在了脸上,在这背后,姚半仙一定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不说,谁也不知道。

张仙哈哈笑道:“不可一世的黄老怪劫去了那本古书,一定是与武林为敌了,江湖各派定然是不会放过他的,今后他可没有好日子过咯。”

记恩看着姚半仙问道:“姚弟何故心事重重的样子,还在可惜那本古书么?”

姚半仙淡淡一笑,说道:“这倒不是,我是担心那黄老怪练成了绝世神功,武林中又多了一大祸害。”

其实姚半仙担心的是黄道阳识破了古书的真伪,领着武林各派杀将回来,寻他乾坤派的不是。

蓝芯笑道:“黄道阳劫了古书去,已经和江湖各派为敌了,江湖各派一路追杀而去,恐怕他是没有时间再去细细研究古书了,我想他可能比我们还着急,更可悲的是,他在苦心修炼的时候,各派突然杀出,他仓皇应战,最后弄得个走火入魔。”

夏宇龙道:“芯儿分析在理儿,黄道阳为非作歹惯了,理应得此下场!”

姚半仙点着头,笑道:“哼哼,黄老怪做事不择手段,他越想得到的东西却越是得不到,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也替他感到挺可悲的,他为了修炼道仙术,连自己的徒弟都不放过,这有违天理啊,在我眼中他只不过是江湖中的跳梁小丑罢了!”

记恩看了看天色,急道:“时候也不早了,别光只顾着拿黄道阳来开涮了,向山的性命该是如何拯救啊?”说着,他向姚半仙看去。

姚半仙“哦”了一声,笑道:“还真把正事忘了,不说他了,不说他了,说多了晦气。”

他拿起手中的药方,再次端详片刻,解释道:“你们看,这幕晨金砂,便是宇龙手中这金粉子,无根之水便是这天雨……”

说着,姚半仙轻叹一声,又道:“这一个多月来天上哪下过一滴雨,我们到小凤山洞中取水便是了,乾坤交替,意在时辰,幕晨金砂与无根之水在寅时服下,此时也是猛兽出没之时,虽说卦象为凶,但乾坤交替不可违,只要过了这个时辰,再凶猛的神兽都会变得乖乖的,再等上第九日,向山就会醒过来了,他的魂灵便可再续前缘。”

记恩喜道:“那还等什么,趁着寅时来临之前我们赶快到小凤山上取水啊!”

夏宇龙看着姚半仙,问道:“爷爷,我与仙儿、芯儿一同去取水如何?”

姚半仙点了点头,说道:“虽说小凤山离龙古镇并不远,但你们此去要万般小心,取到水后赶快返回,如果遇到了妖魔鬼怪,千万不要纠缠,更不可恋战,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

“嗯,我们都记下了!”

夏宇龙他们三人点头应道。

记恩说道:“就让我与宇龙他们一起去吧,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姚半仙沉吟片刻,说道:“记恩哥,你还是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吧,他们三个年轻人手脚利索,我们都这把年纪了,该放手给年轻人做些事情了……”

话音未落,只见五道奇异的光点从蓝芯的胸口处溢了出来,在落地瞬间,五个光点化身五鬼滚落一地。

“啊……”

张仙先是一脸的惊讶,随后便哈哈大笑起来,问道:“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猢狲,长相这般稀奇古怪的?”

蓝芯急忙说道:“这是金木水火土,五鬼前辈,别看他们长相怪异,本事却挺大的。”

水鬼走上前来,仰视着姚半仙和记恩,尖声笑道:“我是水鬼,我们见过面的,就不用介绍了,这是金、木、火、土四鬼。”他向身后的其他同伴一一指去。

金、火、土三鬼躬身行礼,笑而不语,只有木鬼木讷地站着,一脸的严肃,与其他四鬼显得格格不入。

五鬼的唐突现身让姚半仙心里很不是滋味,而且他们一个个相貌丑陋,姚半仙更是不愿多看他们一眼,心道:“这几个鬼的相貌竟然与我一般,莫非这是我修炼不成仙的原因?”

又想到水鬼偷听他们谈话的事情,姚半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本想呵斥水鬼几声,但想到宇龙是他们的主子,也只好将涌上来的怒气往下咽了。

水鬼嘿嘿笑道:“姚老怪,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很久了,不就是偷听你说几句话嘛,何必这么认真!”

夏宇龙抢上前来,急道:“五鬼前辈,你们这时候跑出来作甚?我们在谈正事,赶快回到冥火球中去。”

蓝芯也道:“你们再不回去我可把冥火球封存起来了,让你们在外面四处游荡!”

“别别别……”水鬼有些着急,“冥火球可是我们的家啊,你若把它关上了,我们可是有家难回了。”

金鬼笑道:“是啊,是啊,好不容易才找到个落脚点。”

土鬼也道:“虽说不是很宽敞,但住着也挺舒坦的,嘿嘿,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蓝芯抿嘴笑道:“你们还知道是你们的家,那就识相一点,听宇龙哥哥的话,乖乖地给我回去,我们还有正事要办,时间可耽搁不起。”

金鬼正要说话,水鬼却抢先说道:“我知道你们要去取那无根之水,这等小活何必让少主、少夫人出亲自马呢,我们五鬼替你们去好了。”

土鬼也道:“是啊,是啊,我们保证完成任务。”他拍了拍胸脯。

看着身材矮小的五鬼,张仙眼神里充满了怀疑,笑道:“你看你们几个土行孙,一个个还不及我的腰部,而且你们那身子骨,风吹就要倒的,我怕你们提不起那水,真能行吗?”

听着此番嘲讽,火鬼来了脾气,他本想骂上几句,但又顾忌到夏宇龙的感受和自己的形象,只是气鼓鼓地说道:“我说小姑娘,别以相貌论人啊,我火鬼最接受不了的是别人说我们长得丑……”

说着,他亮起了手臂上的那颗又大又硬的肌肉,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我们可是很……”

“少在这丢人现眼!”

水鬼打断了他的话,并一把将他的身子推开了,抢到了张仙跟前,“如果我们真把水取回来了,你得管我们叫一声爷爷,敢不敢与我们打赌?”

张仙怀抱着双手,冷哼一声,不假思索地回道:“赌就赌,谁怕谁!”

夏宇龙急道:“哎呀,五鬼前辈,你们别再来添乱了,时间不等人,你们快回到冥火球中去吧,我们可要出发了。”

金鬼看着木鬼急道:“唉,我说老木,越是在急的时候你却越沉得住气啊,你倒是说句话呀,少主他不相信我们,这该如何是好?”

木鬼面无表情,回道:“多说无益,以行动说话,走……”

话音刚落,木鬼便化作了一束光向窗外射去,消失在了无尽的黑夜之中。

金鬼尖叫道:“老木,别走那么快,等等我!”说着,也化作了一束光紧随而去。

其余三鬼争先恐后,也都消失在了姚半仙屋内。

窗外传来了水鬼的声音:“少主,我们行动如光,请耐心等我们片刻,用不到半个时辰,我们就会将无根之水取回,夜间行路不安全,你们不必去冒这个险,这种粗活就交给我们五鬼便是了。”

黑夜里又传来了五鬼的骂咧声:

“他妈的,竟然有人不相信我们的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