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梨树小说网 > 剑指魔界 > 三十一、花开无罪

三十一、花开无罪

姚半仙急道:“还请师父在乾坤派住上几日,让徒儿好好侍奉您老人家,也请师父救我徒儿和孙儿的性命!”

“你的大房子我住不习惯,我已漂泊浪荡惯了,你可要好好对待这个小姑娘啊,不要认为她是从冥界来的就把她看成是小妖女了,若不是我及时赶到,你非得铸成大错不可,方才我说了,你的这次恶念冥冥之中也种下了善因,这或许是天意吧,你徒儿向山的性命,自会有有缘人前来相助,你大可放心好了,一个月后你我师徒就会相见,不必过于惦念为师……”

狐山鬼仙的话音在阴阳宫中回荡久久。

姚半仙看着还趴在夏宇龙胸口上的蓝芯,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眉头紧皱,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把了把蓝芯的脉,发现蓝芯已逐渐回阳,压在他心口上的石头也就落了下来。

姚半仙轻叹一声,自言道:“还是师父的话点醒了我,我怎么就这么糊涂啊,若是蓝芯出了什么事,不知师父还认不认我这个徒弟。”

记恩心下大喜,他阔步上前,看着姚半仙不可思议地问道:“姚弟你……什么时候拜了神仙做师父,我们怎么不知道?”他的话语里充满了质疑,也满是崇拜。

姚半仙来回踱着步子,回想起了那段云游四海寻求升仙之道的经历。

记恩和众徒孙都竖起了耳朵,期待着姚半仙把这段不平凡的经历叙说出来。

姚半仙却长叹一声,捋着山羊胡一本正经地说道:“此事说来话长,算下来我是个不争气的徒弟,说出来丢师父他老人家的脸,等这事过了我才与你们慢慢说。”

记恩“唉”了一声,道:“你不说就不说嘛,害得我们在这里等得干着急,真是吊人胃口,我知道你半仙这个绰号也不是浪得虚名,你也是拜了神仙为师后十里八乡才叫开的,你以为我还不晓得啊。”

此时,姚半仙想的却是狐山鬼仙说的那句话“你的恶念冥冥之中也种下了善因”……

师父说的这句话是何意思?他又说“向山的性命自会有有缘人前来相助。”为何他说的话与阴阳二老说的话一样,可是西风族人就要打过来了,又到哪里去寻找有缘人?

思索间,姚半仙向蓝芯看去,莫非有缘人是这小妖……哦……不不不,她是蓝芯,是宇龙的心上人,她身上又有冥火,莫非真的是她不成?

姚半仙心中一惊,俯下身子看了看蓝芯的脸,眼前的一幕让他吓了一跳。

只见蓝芯的血泪还不停地沿着眼角流淌,滴落到了夏宇龙的胸膛上,但夏宇龙身上的衣服并未被血泪浸湿……

待姚半仙扒开了夏宇龙胸膛上的衣服时,他脸色大变,被吓得连连后退了几步,颤声道:“这……这……宇龙身上的龙在吸蓝芯的血泪……”

众徒孙小心翼翼地围观了上来,借着暗淡的油灯,他们看见宇龙胸口上的蛟龙正伸出舌头无比享受地舔着蓝芯眼角上流淌下来的血泪,龙的两颗眼珠子炯炯有神,不时地泛出红光。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无不感到骇然,宇龙少侠身上的龙是善龙还是恶龙,若是蓝芯身上的血被吸干后,会不会再来吸他们的血。

记恩咽下了一口唾沫,显得既害怕又兴奋,他在心里揣测道:“这真龙是显灵了么,莫非宇龙要醒过来了?”

记恩不声不响地靠近了夏宇龙的身体,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条嗜血的蛟龙,额上的汗珠不停地滑落,生怕蛟龙被触怒,从夏宇龙的身体里窜出来喝他的血、吃他的肉,但他情愿相信这条蛟龙是一条善良的龙。

记恩深吸一口气,他为自己壮了壮胆,用手轻轻触碰了夏宇龙的手臂,突然发现夏宇龙的身体没有之前那么冰凉了。

记恩心下大喜,轻呼道:“姚弟,快来看,宇龙的身体热了,怕是宇龙要醒过来了。

“真的吗?”

“果真有这么神奇的事情?”

“真是大开眼界啊!”

众徒孙在记恩身后窃窃私语起来,均不敢相信记恩师公的话是真的。

姚半仙奔上前来,伸手正要试探夏宇龙的身体,突然听见深空中传来蛟龙的狂吼声,声音如雷贯耳、震颤天地。

阴阳宫也变得摇摇晃晃起来,松动的泥土不时地从顶上脱落。

众徒孙慌乱成团。

有人惊叫道:“再这样摇晃下去,怕是要塌了……”

姚半仙环顾四周,故作镇定地道:“阴阳宫有一半是埋在地下的,岂能说塌就塌的。”从他的话语里也听出了些许的紧张。

过得半会儿,蛟龙的叫声停了下来,一切又回归了安静,众人都抖了抖身上的泥土。

夏宇龙右手食指轻微地动了动,口中绝望地喊道:“青岚……青岚……你不能死啊,你不能扔下我啊!”

“青岚!”

夏宇龙惊叫着猛地坐了起来,眼中噙满了热泪,他紧紧地搂着怀中的蓝芯哭道:“青岚……你不能死啊……青岚,你快醒醒。”

见到夏宇龙醒来,姚半仙和记恩心里乐开了花,众徒孙也无不拍手叫好。

夏宇龙搂着蓝芯放声痛哭了半会儿,心中也舒畅了许多,姚半仙拍了拍他的肩膀,乐道:“宇龙,你总算醒了,可把我们急死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哈哈!”

记恩喜极而泣,说道:“醒来了就好,醒来了就好,我孙子有神龙护佑,哪会这么容易出事,你们看,我孙子没事了。”说着便呜呜地哭出了声。

众徒孙中有人竖起了大拇指,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开了。

“宇龙少侠吉人自有天相……”

“嗯,对,没错。”

“宇龙少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此乃我乾坤派的福气啊!”

夏宇龙端详了姚半仙和记恩片刻,问道:“爷爷,我们这是在哪里,青岚可不能死啊。”他拭去了蓝芯眼角的血泪,又道:“爷爷,青岚怎么了,她怎么了?”

姚半仙知道自己一时的糊涂差点就把蓝芯变成了白狐,他满是愧疚地道:“宇龙,是爷爷一时糊涂,差点酿成大错,爷爷对不起你们,爷爷向你保证,芯儿只是暂时晕过去了,等她休息好了就会醒来,她会没事的。”

夏宇龙一脸的疑惑,不解地问道:“什么,您说她是谁?”

姚半仙回道:“她是芯儿啊,是与你一起从灵山上下来的芯儿啊,怎么,你不记得了?”

记恩接话道:“是啊,她就是蓝芯姑娘,在你晕睡的这段时日,是她和仙儿整天陪着你呢。”

夏宇龙思索着道:“方才我在天魔界与天魔战神决战时,青岚为我挡了一剑,那剑刺穿了她的腹部,接着我们一起落入了天外的莲花池,我醒来之后便躺在这石床上了,她真不是青岚么?”

记恩点着头回道:“她真不是青岚,她是来自冥界的蓝芯,爷爷不会骗你的。”接着,他眼前一亮,又道:“方才我们听见深空中传来蛟龙的吼声,是不是你身上的蛟龙在与那天魔战神决战,蛟龙的记忆映照在了你的记忆里?”

听了记恩的话,姚半仙搓着唇上的八字胡陷入了沉思。

过得半会儿,他转过身来看着记恩说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我更相信的是宇龙回到了前世,宇龙说他们掉进了天外莲花池,那莲花池便是投胎转世之地。”

记恩则不以为然,说道:“方才你不见宇龙胸口上的蛟龙在舔蓝芯的血泪么,想必是蛟龙在与天魔战神决斗时消耗了能量,而深空中龙的吼声威震四方、撼动天地,听得出是在决战时发出的嘶吼声。”

姚半仙摇着头争辩道:“古书有记载,天魔战神早在几万年前已经被赶出三界之外了,虽然只有寥寥数语,这天地间也算太平了几万年,我是相信这古书上说的,那天魔战神的手段是何等的残忍,若真是天魔战神现身三界,恐怕三界早就遭殃了,我们还能安逸地在这里说话么?”

记恩轻叹一声,说道:“这古书的记载未必都是真实的,很多事情都无法考证,古书也有误导人的时候啊。”

想起姚弟通过八卦天罡推算出蓝芯谋害宇龙的荒谬之事,记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实属是无心,旁人听了也没什么。

但姚半仙听得却很是刺耳,他和记恩急了起来,冷哼一声,道:“你又晓得什么,不相信书本上的,难道相信你的胡乱猜测,这天底下个个都像你一样胡乱猜测,要书本又有何用?”

“什么,你……你……凭什么说我胡乱猜测,我只是谈谈我的个人看法罢了,你倒是说到什么转世投胎上去了,被你越扯越远了。”记恩气的连连跺脚。

姚半仙又冷“哼”一声,说道:“你这么简单的头脑,哪里又晓得宇龙前世与今生的纠葛?”

记恩又道:“只有你晓得,你什么都晓得!”

……

姚半仙和记恩为了这事又争得很是投入,阴阳宫中尽是他俩的声音,众徒孙都战战兢兢地站立着不敢多说一句话。

此时,夏宇龙还未缓过神来,头脑中和天魔战神血斗的场景与眼前的现实让他无所适从,他还深陷于失去青岚的悲痛之中。

让夏宇龙更为惊异的是,天魔战神的样貌竟然与张宛年的相貌一模一样,张宛年可是仙儿的爹爹啊,他怎么可能是天魔战神,一定是自己的思绪乱了套?此事千万不能向外人提起,更不能让仙儿知道,张叔叔人心地善良,不可能是天魔战神……

夏宇龙在心中一遍遍地问自己,“为何我会梦见天魔战神,我究竟是谁?”

当看到怀中蓝芯那娇羞的脸庞时,在灵山上与蓝芯相遇、狼群的归来、宇宙魔方中破茧成龙、躲避族长的追杀等一幕幕场景在他头脑中飞速闪现,他顿感脑仁一阵刺痛,终于喊出了声“芯儿!”

只听得“啪”的一声,夏宇龙又重重地倒在了石床之上。

姚半仙和记恩被夏宇龙的再次晕厥吓得丢了魂,这才停下了争吵,把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夏宇龙身上。

突然听见门外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正是向天和张仙疾驰而来。

张仙的眼眶还微微泛红,显然已经在外边大哭了一场。

向天急道:“师父,那群黑衣人又来捣乱了,他们知道宇龙已经不在人世,正想要大开杀戒之时,突然听见夜空中传来了龙的嘶吼声,接着全部都消失了,我担心他们还会再次来袭,所以叫向地他们六人严守在了门外。”

姚半仙点了点头,并未作声,他把了把夏宇龙的脉,沉思片刻,正色道:“我们在明,他们在暗,这群黑衣人真是个忒麻烦,看来他们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

接着,姚半仙又轻叹一声,如释重负地道:“宇龙已经醒过来了,他身体并无大碍。”

向天心中大喜,乐道:“真的吗,宇龙真的没事了,师父的法术果真高明,真是这小妖……”

姚半仙“唉”了一声,打断了向天的话,嗔道:“今后谁也不许说芯儿是小妖女,现在我总算明白师父说的话了。”

向天欲言又止,满脸的疑惑。

姚半仙拍了拍向天的肩膀,欣慰地笑道:“师父总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好这回没有酿成大错,师父也原谅了我,我也知道你想问什么,过后为师会把我拜师学艺这段经历说与你们听的,从今往后芯儿就是我们乾坤派的人,谁也不许对她另眼相看,你们都知晓了吗?”

众徒孙纷纷跪地,拱手齐声道:“谨遵师公训命!”

听到这双喜临门的好消息,张仙心中一阵狂喜,她拍手叫好,便蹦跳起来,哈哈笑道:“宇龙哥哥和芯儿妹子都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记恩笑道:“你看你,伤心了几天又露出原型了,不能大喜大悲的,这样会伤了身子,真是没个正形。”

张仙向记恩扮了个鬼脸,说道:“难道你们都不高兴么?哈哈,反正你们高不高兴也都是这个样子,莫非天天要像你们一副苦瓜脸的样子。”

记恩摇了摇头,轻叹一声道:“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向天又道:“师父,方才那群黑衣人气焰甚是嚣张,说不仅要夺得那本古书,还说要把宇龙的身体给抢了去,幸得及时出现了龙的吼叫声,才将那群黑衣人吓跑,否则他们已攻进了阴阳宫中,那古书不是被黄道阳劫了去么,他们却还不死心?”

姚半仙心中一震,怒道:“这群黑衣人越来越厚颜无耻了,不仅要夺书,还要抢人!”他眉头紧皱,沉思片刻,“只要老夫还有一口气,他们休想碰到孙儿一根汗毛。”

众徒孙齐声道:“我等誓死保护宇龙少侠的周全。”

姚半仙“嗯”了一声,点了点头,他扫视了众徒孙一眼,心道:“我一再叮嘱宇龙的死讯不要传扬出去,却还是被黑衣人知道了,而且这些黑衣人似乎对我乾坤派了如指掌,多次到我阴阳宫中来偷看古书,自从向山去世后,我乾坤派就频频遭到黑衣人侵扰,莫非我乾坤派中出现了奸细?”

想到这里,姚半仙又惊又怒,背心渗出冷汗来。

过得片刻,蓝芯悠悠转醒,她看着沉睡中的夏宇龙,哭道:“哥哥,你何时才能够醒来,芯儿情愿替你受罪。”

张仙走上前来,安慰道:“芯儿,别哭了,你看你哭得都流血泪了,再哭下去眼睛会瞎的,哥哥没事了。”

蓝芯坐了起来,她惊恐地看了姚半仙一眼,又环视了众人,目光落在了张仙满是怜悯的双眼上,她似乎没有听清楚张仙说的话,还沉寂在巨大的悲痛之中,眼神中包含着痛苦和无助,也显得更加小心翼翼了。

姚半仙含泪说道:“孩子,让你受苦了,是爷爷不好,爷爷一时糊涂,差点就酿成了大错,爷爷给你赔个不是。”

听了姚半仙的话,蓝芯大感意外,恍恍惚惚犹如梦中,她呆呆地坐在原地,竟一时说不出话来,全身还不停地抽搐着。

记恩轻叹一声,说道:“芯儿是被吓怕了,她刚醒过来,就让她缓缓吧。”

过得半晌,蓝芯看了看夏宇龙,又看着张仙脱口问道:“仙姐,哥哥真没事了么,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张仙点了点头,说道:“真没事了,不信你摸摸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已经暖和了,有呼吸、也有心跳了,嗯,你和哥哥没事真是太好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呢。”

蓝芯又惊恐地看了看姚半仙,想起先前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她还心有余悸……

姚半仙语气柔和地道:“芯儿,你仙姐说的没错,宇龙真没事了,是你的血泪拯救了宇龙,你的血泪流淌在了宇龙的胸膛上,唤醒了他身上的蛟龙,方才宇龙醒来之时,想起了前世,随后便深陷于前世与今生的纠葛之中,头脑受到了刺激,所以他只是暂时晕睡过去,等他休息好了,自然就会醒过来的,你可别再哭了,不然眼睛会瞎的。”

蓝芯“啊”了一声,显得无比的讶异,她沉吟片刻,问道:“是……我救了宇龙哥哥?你们不是说是我害了他么?”

张仙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连她的土方袋子都没有办法拯救哥哥性命,想不到芯儿的血泪却让哥哥起死回生了,或许就是天意。

姚半仙满心的愧疚,说道:“是爷爷胡乱推算,才误认为是你害了宇龙,今后八卦天罡中的镇妖术咱就不用了,这可是害人的东西,还是那句话,一时的恶念冥冥之中却种下了善因,这便是爷爷方才这般折磨你,才使得你的血泪流淌在了宇龙的胸口上,蛟龙吞食了你的血泪,这才将龙魂唤醒,拯救了宇龙,一切都是这么的巧合。”

听了姚半仙的一席肺腑之言,记恩和众徒孙这才明白方才狐山鬼仙说的话,他们窃窃私语,说道:“果然是神仙,真是料事如神……”

蓝芯从惊恐和阴霾中走了出来,她抚摸着夏宇龙温暖的身子,为夏宇龙整理了胸前的衣襟,那只蛟龙在她的轻抚下已经安然入睡,她心里也释然了,从未感觉到有如此的舒畅和惬意。

虽说夏宇龙是活过来了,但还处在昏迷之中,他需要时间休息。

乾坤派上下都沉浸在喜悦之中,蓝芯也得到了乾坤派的接纳,心里自然是愉悦的,但她还有些忐忑不安,她知道姚半仙的性格十分古怪,脾气阴晴不定,不知道他会不会随时变卦。

水鬼劝蓝芯道,你这又是何苦呢,那姚老怪不是什么好人,他都这般对你了,我们何必还要留在这里,虽然他接受了你,我看他那假惺惺的样子并非真心,等少主醒来我们就离开乾坤派吧,反正我们是不想待在这里了。

蓝芯却回道,不管姚爷爷如何对我,宇龙哥哥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哼!你这又傻又痴的姑娘!”

水鬼气愤地转过头去不说话了。

夏宇龙躺在石床上一睡便是三天三夜,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乾坤派就受到了黑衣人十几次侵扰,死伤的徒孙有二十来人。

向天他们七人率领众徒孙奋力搏杀,那群黑衣人是半点靠近不得阴阳宫。

姚半仙看着死去的徒孙们,心中是万分的焦急和痛恨,焦急的是宇龙何时才能醒过来,痛恨的是黑衣人的嚣张跋扈和乾坤派出现的那只内鬼,他发誓在他死之前一定要将内鬼揪出,让他碎尸万段。

第四天清晨,夏宇龙终于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

此时,蓝芯趴在太极床边睡着了。

夏宇龙盯着蓝芯白皙的脸庞看了好一会儿,头脑中一个与蓝芯一模一样的女孩时隐时现,心道:“这不是与我一同掉入莲花池的青岚么……哦……不是,她是芯儿,青岚只是在我梦中的女孩,不是真实的,芯儿才是我命中注定遇见的女孩。”

夏宇龙伸出手去轻抚蓝芯的脸庞,说道:“芯儿,这些时日让你受苦了。”

蓝芯缓缓睁开了双眼,她顿然觉得这只手是这么的温暖和熟悉,心里一阵激荡,幸福感慢慢地充斥着心房,但她又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尽情地享受这美好的一刻。

夏宇龙突然想起梦中在天魔界青岚为他挡了一剑,随后青岚掉入了莲花池中,那是一望无际的花海。

花香正浓时,青岚悠悠醒来,悲戚地说道:“不管地老天荒我会永远爱你,哥哥,等着我……”

话音未落,青岚血淋淋的身体在他怀中化作了艳红色的烟雾逐渐消散了。

“岚儿,你不能走!”

夏宇龙猛然伸手却抓了个空,他不停地呼喊着她的名字……

喊道:“虽然你爹爹是天魔战神,但永远阻止不了我们相爱!”

夏宇龙一边呼喊,一边在莲花池中四下寻找青岚的身影,他踏遍千叶万花,一直寻到了天边,却再也寻找不到青岚的踪影,他悲痛欲绝,落入花丛中泣不成声了。

夏宇龙与青岚的前世纠葛就这样湮没在了梦魇里……

看着蓝芯娇羞的脸庞,夏宇龙轻叹道:“我这梦境中竟然有一个女子叫青岚,长得和你一模一样,梦终究还是梦,这人世间还有谁比你更了解我,还有谁比我更疼爱你。”

听了此番话,蓝芯眼角上的热泪滚落而下,泪光泛红,不仅烫伤了夏宇龙的手,也刺痛了他的心。

夏宇龙替她拭去脸庞的热泪,柔声说道:“花开无罪、搅红尘是非,茫茫人海发现你的美,双眸低垂,忍不住拭去你的泪,芯儿,你别再哭泣了好么,哥哥已经平安回来了!”

“原来傻哥哥也会作诗!”

蓝芯睁开了双眼,缓缓地坐起身来,她轻抚着夏宇龙的脸颊,轻声道:“哥哥,芯儿总算把你盼回来了,今后我们不再分开,好么?”

夏宇龙点了点头,将蓝芯搂入怀中,说道:“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蓝芯看着夏宇龙认真地问道:“哥哥,你在睡梦中不停地呼喊着青岚的名字,她是什么人?”

夏宇龙回道:“她是天魔战神的女儿,我也不知道她为何会出现在我的梦境里,我与天魔战神决战时,即将被他的天琅魔剑刺中,青岚替我挡了一剑,随后我们一起掉入了天外的莲花池中,青岚就这样消失不见了,我四下寻找仍不见她的踪影,青岚竟与你长得一模一样,前几天在我醒来之时我还把你当成青岚了呢。”

蓝芯“啊”了一声,心道:“哥哥真是个大呆瓜,老实得有点过了头。”接着,她又问道:“你……你与青岚熟么,你们是不是很久就已经认识了,她是你的心上人?”

夏宇龙思索着回答:“我们掉入莲花池中之时,她叫我等她……”他嘴唇微动,不知说什么是好。

蓝芯心里一怔,说道:“她一定是哥哥的心上人,你在梦中有好多次绝望地呼喊着她的名字,我听得出来,你一定很爱她,对么?”

夏宇龙摇了摇头,说道:“这无头无尾的梦又算得了什么,在这世上我除了认识你和仙儿外,我没有再认识第三个女孩子了,我又去哪里来的心上人,我的心上人除了你还有谁,你与青岚长得一模一样,保不定你还有个名字叫青岚呢?”

说着,他嘿嘿笑了,笑得很开心!

“哼,讨厌,什么时候这么油嘴滑舌了……”

蓝芯嘟着嘴故作生气的样子,她虽是这样说,但是心里很是欢喜。

她心想,哥哥本性纯善,他不仅外表俊朗,憨厚中又带着几分可爱,可爱中又多了几分滑稽,母后见了他不知道有多喜欢……

想到这里,蓝芯又道:“不管你有没有心上人,今后你一定要对芯儿好。”

夏宇龙点着头,看着棺材里面的向山,说道:“今天就让向山师叔作见证,今后若是有人欺负我家芯儿,我定不饶他。”

蓝芯“嗯”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向山师叔已经不在人世,死人哪里作得了什么见证。”

看着蓝芯的双眼微微红肿的样子,夏宇龙心疼地道:“芯儿,你看你的眼睛都哭红了,今后我不许你再哭了,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好么?”

蓝芯点了点头,轻声道:“那还不是为了你么,只有为了你我才会哭得这么伤心,连我姐姐我都没这么伤心过呢。”

夏宇龙百感交集,他将蓝芯又搂在了怀中。

过得半晌,夏宇龙看着向山的遗体,长叹一声,说道:“也不知向山师叔何时才能醒来,我得和向天师叔他们去阿姆圣山将火焰麒麟的鳞片取回来。”

说着,便要起身向门口走去。

蓝芯一把拉住了夏宇龙,说道:“哥哥,你别急,我有拯救向山师叔的办法。”

“啊,真的吗?”

夏宇龙又惊又喜,“爷爷和仙儿都没有法子,你能有什么办法,唯一的办法是取了火焰麒麟的鳞片做药引子。”

蓝芯笑道:“我知道药引子的珍贵,那夜你们的谈话水鬼都告诉我了……”

话未说完,夏宇龙便急道:“什么,那夜水鬼偷听我们说话是你叫他去的,爷爷还没追究此事呢,走,和我去向爷爷道歉,免得爷爷又起疑心,对你又有看法了。”

“哎呀!”蓝芯跺了跺脚,“哥哥,你怎么这么心急呢,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们再去嘛。”

其实夏宇龙是担心姚半仙知道此事后又大发雷霆,将蓝芯赶出乾坤派,而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他更是一概不知。

夏宇龙和蓝芯坐回了石凳上……

蓝芯捋了捋思绪,说道:“你昏睡的这些天,我的心情十分的沉重,我思来想去,想起了在灵山山巅上火鳞龙送给我们的两块鳞片,火鳞龙说,在遇到困难时,这两块鳞片可以帮助我们,我想使用鳞片将你唤醒,但一时也想不出好的法子,后来……”

“后来又怎样了?”夏宇龙追问道。

“后来,你就醒了!”

蓝芯不自然地笑了,她本想把姚半仙残忍对她的事情告诉夏宇龙,但此事已经过去,而且姚爷爷也接纳了她,哥哥知道后定会为她担心,弄不好还会和姚爷爷闹别扭……

“然后呢?”夏宇龙又问道。

蓝芯回道:“这些天我一直在想,火鳞龙与火焰麒麟同为远古神兽,龙还是麒麟的祖先,我们何必要冒险去寻觅麒麟的鳞片?这不是有火鳞龙的鳞片嘛……”

看得夏宇龙听得出神,蓝芯笑了,继续说道:“此去阿姆圣山至少也得十天半个月,路途定是十分艰辛,能不能取到鳞片谁又能预料得到,我们先说服姚爷爷用火鳞龙的鳞片拯救向山师叔,若是不行,我们再另想他法,你看如何?”

听了蓝芯的话,夏宇龙眼前一亮,乐道:“我认为此法极妙,我们家芯儿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话到此处,夏宇龙情不自禁地轻吻了蓝芯的脸庞。

“哎呀,都是口水!”

五鬼在冥火球里嘿嘿哈哈地笑出声来,少主总算是献上他的初吻了……他何时才变成真正的男人?

蓝芯低眉羞红着脸笑了,“在向山师叔面前别那么不正经,他老人家会笑话我们的,赶快说正事。”

夏宇龙自知行为失态,他看着蓝芯憨憨地笑了两声,双颊一片绯红。

蓝心再次含羞低头,心里如吃了蜜糖般甜蜜。

阴阳宫中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夏宇龙用手肘轻轻碰了碰蓝芯的身体,道:“芯儿,你怎么这么聪明,我却是半点也想不到呢?”

蓝芯撇了撇嘴,双手托着腮帮,回道:“破茧成龙之事你却一点也不放在心上,还将此事看成是累赘,一时迷失了心智,虽说你内力尽失,但你成为龙族一事已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若是我不提及火鳞龙送与我们鳞片的事,恐怕你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连鳞片在哪里你都不知道,你又哪里会想到用火鳞龙的鳞片拯救向山师叔的性命?唉……看来也只有我为你操心咯。”

夏宇龙“咯咯”地傻笑道:“那鳞片我还真没认真看过,还好有你替我保管着,我这龙身今后你也要替我保管好,谢谢娘子!”

蓝芯心里自然是乐开了花,但她却一百个不情愿地道:“什么,你说什么,你说我是你娘子,你的嘴是越来越贫了……”她正要起身去拧夏宇龙的耳朵。

夏宇龙却乐哈哈地笑着跑开了。

蓝芯和夏宇龙在阴阳宫中追逐打闹一番后便向阴阳宫外走了去,还没到门口便听见门外有“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声音杂乱而急促。

夏宇龙心里一紧,看着蓝芯说道:“不好!”

蓝芯也道:“定是那群黑衣人,走,我们出去看看。”

待阴阳宫石门打开之时,有四个徒孙已被黑衣人刺中腹部,倒在了夏宇龙跟前。

七八个黑衣人顺势向夏宇龙和蓝芯围了上来。

蓝芯护着夏宇龙杀出了一条血路,绕过了一座石墙,见到乾坤派上下正与二百多个黑衣人斗得正酣。

放眼望去,一片黑压压之中只点缀着零星的白点,乾坤派已经成了强弩之末。

蓝芯使出冥阳纯火将黑衣人烧成了一缕缕青烟。

黑衣人提着护手钩又从四面八方袭来,蓝芯使出冥阴真火将攻上来的黑衣人给冻住了。

眨眼的功夫,黑衣人竟化作了妖黑的烟雾从冰封的缝隙中逃逸了出来,他们又聚雾成形。

水鬼在冥火球中劝诫道:“芯儿,没用的,这些黑衣人已幻化成妖,以你目前的修为破不了他们的妖术,连我们都要畏惧他们三分,别再浪费气力了,赶快收回阴阳之火,保护好少主,我们为你提供内力便是。”

越来越多的黑衣人朝夏宇龙围攻而来。

夏宇龙才刚苏醒,犹如大病初愈,身体机能还尚未恢复,加之他内力尽失,使不出任何气力,他只能屁颠颠的跟在蓝芯身后东躲西藏的。

蓝芯遵照五鬼的指示,又杀出一条血路,前去与姚半仙他们会合。

向天他们七人领着各自的徒弟和记恩领着向山的徒弟按照八卦方位各自排开,形成了一副巨形八卦图,将夏宇龙和姚半仙护在了八卦图内。

只可惜向山的艮位由记恩顶着,记恩的内力远远不及年轻人,而且他的道行尚浅,八卦图不时地被黑衣人撕裂出一道道口子,阵脚也随之大乱,需得重新布阵。

远远看来,八卦图犹如黑夜中的烟火飘忽不定。

张仙和蓝心领着部分家丁攻到了黑衣人的外围,对黑衣人形成了反包围,奈何人数太少,对这些黑衣人却形成不了实质性的威胁。

缠斗片刻,十几名徒孙倒在了血泊之中……

又有黑衣人陆续从四面八方闪现出来,乾坤派死伤已过半,士气随之跌落到了低谷。

姚半仙在心里哀叹道:“看来今天我乾坤派亡矣。”

为首的黑衣人看出了姚半仙的心思,突然停下了打斗,他哈哈大笑道:“我看你们还能撑到几时,只要你把这小子和古书都交出来,我们可以饶你们不死,否则今天我就荡平你乾坤派,你想眼睁睁地看着你这些可爱的徒孙一个个死在你面前么?”

姚半仙“呸”了一声,骂道:“你他娘的不知好歹,只要老夫还有一口气,你们休想碰我孙子。”

“那我就不客气了!”为首的黑衣人大喝一声,“把他们全都给我杀了,抓了这小子回去交差。”

乾坤派与黑衣人又陷入了混战之中,陆陆续续有徒孙又死在黑衣人的护手钩下。

姚半仙在动怒之余只感觉背心阵阵发冷,额上的汗珠沿着脸庞流淌,洗去了脸上的胭脂水粉,他的整张脸庞斑斑点点花得不成样子了。

再过得半会儿,姚半仙的脸庞如鬼魅般白得慎人,只听得“噗嗤”一声,他口中的血液喷洒如雨,整个人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为首的黑衣人乐道:“威震一时的乾坤派气数已尽,我们趁此时机将他们赶尽杀绝!”

“西风走狗,你令狐大哥在此,拿命来!”门外传来一声喝骂。

正是大胡子提着大板斧领着四五百名士兵涌入了乾坤派大门。

“狂想纷飞”的大胡子这次又把自己当成了风流倜傥的令狐冲大哥,那可是金庸老先生笔下了不得的人物,连魔教圣姑都被他驯成了“小宝贝”,小龙女对他好像也是一往情深的样子。

嗯,是这样子的,哦,不对,搞错了,小龙女是神雕侠侣里面的美眉……

刹那间,乾坤派的喊杀声响彻龙古镇上空,断垣残壁中的飞禽被惊扰得消匿了踪迹,走兽被吓得四处逃窜。

经过一番厮杀,那上百名黑衣人全都消散在了秋风之中,鲜血染红了乾坤派的每个角落。

这一阵仗下来,乾坤派又死去了四十来人,大胡子率领的士兵也死去了一百来人,活着的人身上剑痕累累,一个个狼狈不堪。

姚半仙走上前来,拱手施礼,感激道:“多亏官爷出手相救,否则我乾坤派毁矣,你的大恩大德老朽不知何时才能报答。”

大胡子看了一眼张仙,翘嘴笑道:“你们都是忠义之士,能够镇守在这这镇上算是难能可贵了,我已和小老仙是好朋友,今后你就不用再叫我什么官爷了,嘿嘿,我倒是想叫您一声爷爷!”

说着,他又向张仙看去,眨着他那勾魂的牛眼,红着脸问道:“小老仙,你说这事成么?”

看着大胡子那带“电”的眼神……

张仙全身不由得一哆嗦,她将长剑抱在怀中,冷笑一声,不屑地道:“真是肤浅得要紧,我张仙是个清高的人,什么时候又与你成为朋友了?你是官家,高人一等,我可高攀不起!”

姚半仙“唉”了一声,看着张仙嗔道:“怎么和你胡大哥说话的,人家能与我们交朋友说明人家的诚意,而且人家多次出手相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还不向你胡大哥道歉。”

“哼,凭什么!”张仙一脸的不情愿,把头扭了过去,“我就看不惯他这身官痞子气,他何时成为我朋友了,又为何成为我胡大哥了,我的大哥哥只有一个,就是宇龙哥哥,我就不道歉。”

大胡子嘿嘿笑道:“我与宇龙少侠是兄弟,你们看我与宇龙少侠的面孔,哪个更成熟些,不用比就知道是我嘛,宇龙少侠自然要称呼我一声大哥,仙儿妹子也应如此啊。”

“呸,不要脸!”

张仙凝视大胡子片刻,将他数落了一番:“看你那满脸坑坑洼洼的大脸盘,就像鸡笼里的鸡窝,你那凌乱不堪的胡子就像茅坑里的蓑衣,你是要多丑有多丑,你再看我宇龙哥哥,你能和他白净秀气的脸蛋比么,你当我们的爹爹我还嫌你老呢,真是不要脸!”

听了张仙的话,大胡子身后的士兵忍不住笑出了声,乾坤派上下在心里也偷偷地笑了。

夏宇龙心道:“这胡大哥虽是官家出身,但比起那些盛气凌人的官大夫要有趣得多,而且他多次拯救我乾坤派于危难之中,是个坦荡之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