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梨树小说网 > 剑指魔界 > 二十三、灵通真眼

二十三、灵通真眼

此时,闪电犹如蛛网在夜空中开了花。

借着闪电光的亮,夏宇龙见到幽灵婆婆披的黑斗篷齐腰,但腰部以下什么都没有,全是空的,整个身体竟是轻飘飘的悬浮在半空之中。

夏宇龙不禁骇然,啊……幽灵婆婆没有脚,只有上半身,是个无根之人!

幽灵婆婆转过身来,细声地奸笑道:“哼哼,好小子,你猜对了,我是没有脚,秦始皇是个暴君,把我们都给腰斩了。”

在忽明忽暗的闪电光中,只见幽灵婆婆佝偻着身子,一双发红的小眼睛充满了杀气,瘦削的脸庞中央挺立着一个大大的鹰钩鼻,犹如高高耸立的山脊般,鼻翼两边布满了沟壑纵横的皱纹,黝黑黝黑的皮肤犹如枯树皮,隐隐泛出古铜之色,黑斗篷帽子挡住了她的额头。

“当”的一声清响,幽灵婆婆手中的金丝缠棒往地上重重一顿,上半身向前飘了过来。

幽灵婆婆行走全靠金丝缠棒。

夏宇龙惊诧地问道:“婆婆,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幽灵婆婆阴阴一笑,说道:“你知道三界有第七感、第八感吗,在我这里就有,你们想什么我都知道,你们现在最想的是逃命、不想死。”说着,她放浪形骸地大笑起来。

看着幽灵婆婆与自己的相貌有几分相似,姚半仙不由得暗生情愫,又听见幽灵婆婆说是秦朝人士,原先的恐惧感减少了很多,嘿嘿一笑,拱手说道:“秦朝的律法惨无人道,我的太爷爷也是在秦朝被腰斩的,秦国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秦朝灭亡顺应了天道。”

幽灵婆婆怒道:“你心里是想讨好我,但从你的话却让我听出有幸灾乐祸的味道,特别是你那笑声,我听了很是刺耳,你……你心术不正,我要砍头的人第一个就是你。”

记恩拱手说道:“婆婆别动怒,我们此次上山来寻找一个人,不小心误入了此地,还希望婆婆大人不计小人过,放我们下山去吧。”

幽灵婆婆“哼”了一声,说道:“你说话就中听多了!”

“嘿嘿嘿嘿……”

幽灵婆婆尖笑几声,看着记恩,怒指姚半仙说道:“你的心思比这猢狲纯正得多了,我会让你多活一些时日,最后一个杀你,不用害怕,生和死都一样,只是换一个不同的活法,慢慢的你们就会适应了。”她的手指犹如鹰爪一般枯瘦粗糙。

听了幽灵婆婆的话,姚半仙不知说什么是好,他下意识地朝右边那扇耸入云霄的门上看去。

门的上方赫然写着两个朱砂色的大字“灵界”,在刺眼的闪电中“灵界”两字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姚半仙感觉穿梭时空千年,心里灰暗到了极点,只见他面色一沉,心里苦苦地叹道:“唉,果然是闯入了灵界,这老婆子阴沉阴沉的,说话也这么不客气,一定是个厉害的角色,不容易对付啊,她身后的几个无头鬼也不知是什么来头,原本是上山来找风老头子拯救我乾坤派于水火,哪晓得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况且我们都吸入了阴山瘴气,哪是这老太婆的对手,难道真要命丧于此不成?我和记恩哥死了倒没什么,毕竟我们都已经是埋在土里的人了,唉,却连累了年纪轻轻的宇龙……”

幽灵婆婆看着姚半仙点了点头,心想,“此人面貌丑陋,却也有几分爱心,我还道他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他右边的这个年轻人,英气逼人、气宇不凡,他左边的这个老头,虽然宝刀已老,但年轻时候绝世美男的轮廓依然不减,不过灵王有令,凡事闯入灵界禁地的都得死,我不杀他们,我会被灵王惩罚,唉,就是可惜了这一老一少的美男子啊……”

想到这里,幽灵婆婆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这不经意的举动被姚半仙敏锐的双眼给捕捉到了,他想,莫非婆婆不忍心杀我们,还是对我们动了真情?看她的容貌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美女,想不到竟是我中意的类型,如果年轻时遇到她,我还至于单身到现在么……

突然,幽灵婆婆指着姚半仙破口大骂:“你这不要脸的狗东西,我让你上刀山、下火海,让你死得比这几个无头鬼还要惨。”说着,便提着手中的金丝缠棒向姚半仙的头部击打了下来。

夏宇龙急忙跨上一步,把整个身体都挡在了姚半仙身前,哀求道:“婆婆,不要伤害我爷爷。”

一阵阴风扑面,金丝缠棒重重地落在了夏宇龙的鼻尖上,并未砸下来。

只听见“当”的一声,幽灵婆婆把金丝缠棒收了回来,怒道:“好小子,你给我滚开,若是这千金之物砸在你脑袋上,定会让你脑袋搬家。”

姚半仙被吓得在夏宇龙身后连连退缩,全身冷汗阵阵,就差飚尿了。

十几个无头鬼已把姚半仙、夏宇龙、记恩他们三人包围了起来。

夏宇龙站直了身子,正色问道:“我爷爷哪里得罪婆婆了,婆婆为何突然这般动怒,你不是要把我们全都杀了吗,要杀就先把我杀了吧,还请婆婆放过我两位爷爷。”

幽灵婆婆冷哼两声,说道:“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你问问你这心术不正的爷爷,他对我做了什么,不杀他难解我心头之恨。”

姚半仙这才明白幽灵婆婆有心灵感应之术,先前他还真没把她的话当回事,自己的一时兴起竟然让她勃然大怒。

眼瞅这些无头野鬼挥舞着白色鬼魅之手攻了过来,姚半仙已来不及过多思索,他趁着瘴气之毒尚未发作,扯了扯夏宇龙的衣袖,使出气力大喊一声:“快走……”话说间,他双脚腾空而起,飞出了无头鬼的包围圈。

记恩也紧跟了上去。

姚半仙和记恩如风一般地飞出了一段距离,只见那灵界之门离身后越来越小了,他们远远地把幽灵婆婆甩在了身后。

二人舒缓了一口气……

记恩见身边少了一人,惊异地嚷道:“哎呀,宇龙不见了,他没有跟上来。”

姚半仙也急道:“是啊,宇龙呢,他的轻功不是在你我之间的吗?难道被那幽灵婆婆给擒住了!这……这可如何是好?”他们两人急得直跺脚。

姚半仙犹豫片刻,说道:“宇龙有龙身护体,那幽灵老怪怕是伤害不了他,不过我们得尽快想个法子把他救出来。”

记恩咬着牙点了点头,只听姚半仙吩咐,在这阴深诡异的地方,他除了背心发麻之外,却是想不出半点法子来。

年轻的时候,姚叔叔教记恩学封阴术,封阴术乃阴阳八卦的一个分支,属于坤之派,专门为死人看风水,寻找福地的。

记恩却说不敢兴趣,学不来,其实他并非不敢兴趣,而是从小就害怕死人,更忌讳与阴界打交道,他不像姚弟这般野性,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姚半仙和死人打交道多了,他的相貌也越来越诡异古怪,难怪幽灵婆婆这般讨厌他。

姚半仙领着记恩原路返回,朝着灵界大门奔去,他一边奔跑,一边从胸前掏出一沓黄纸,咬破了手指,在黄纸上画了十几道符。

记恩低声地问道:“你这鬼画符有很多年不用了,还会灵么?”

姚半仙答道:“鬼画符是救命用的,不能随意乱用,会折寿的,唉!管不了这么多了,救人要紧,我们先把那几个无头野鬼给定住,然后一起对付幽灵老怪,眼下也只有搏一搏了。”

姚半仙和记恩风一般地奔到了灵界大门前,却不见了夏宇龙和幽灵婆婆他们的踪影。

灵界大门的另一头传来了鬼哭神嚎的惨叫声,犹如人在临死前的哀嚎,声音悠长空灵,在异度空间流转,听得记恩头皮发麻,他颤悠悠的问道:“怕是宇龙被他们拉进门去了吧,这该如何是好啊?”

姚半仙在门外放声喊道:“幽灵老怪,你对一个小孩子下手算什么本事,有种的冲我来,只要你放了我孙子,我随你处置便是。”

“哼哼哼……”

姚半仙他们身后传来了一阵低沉而尖细的笑声,随后便听见夏宇龙断断续续地喊声:“爷……爷……你……们快走,不要管我……”

姚半仙和记恩转过身来,借助稀疏的闪电之光,正看见夏宇龙被无头鬼擒住,扑倒在地上。

忽明忽暗中隐隐显出一个人头,那正是幽灵婆婆,“当当”几声,她借着金丝缠棒飘飘忽忽地走了上来。

又是“当”的一声,幽灵婆婆把手中的金丝缠棒在地上重重一顿,阴笑道:“哼哼,想不到你们还有几分爱心嘛,还顾及自己的孙子,这里是灵界禁地,与阳界不在一个时空上,你们是逃不出去的,乖乖的随我去见灵王,或许他会安排一个职位给你,你不是喜欢我吗,和我一起看护这灵界的大门也好啊,你……”

话说间,姚半仙已飞身跃起,喝道:“你这幽灵老怪,说话阴阳怪气的,先把我孙子还回来……”他越过了十几个无头鬼的头顶,左手向前一抛,几道“鬼画符”纷纷落在了无头鬼的身上,只听见一声“定”。

十几个无头鬼僵硬地站立在了原地。

落地后,姚半仙把夏宇龙扶起,拉着他向黑暗中奔去,记恩飞身而起疾跟了上去。

奔出几步,姚半仙和记恩使出轻功飞出了十余丈开外,但是又没有见到夏宇龙跟上来。

姚半仙心下万分焦急,心想,这小子又在搞什么了,怎么老是掉链子,他和记恩又折返而回,却见夏宇龙正奋力地向前奔跑着。

姚半仙来到夏宇龙身旁,问道:“宇龙,你怎么不使出你的轻功,这样快些?”

夏宇龙气喘吁吁地回道:“蛟龙附在我身体上,已使我内力尽失,如同废人一般,爷爷,你们先走吧,不要管我了,若是我回不去,你们不要把芯儿赶走,她是个纯善的女孩。”

姚半仙捏拿夏宇龙的右手把起脉来,他不由得吓了一跳。

夏宇龙的脉象为何这般消沉而迟滞。

姚半仙一直以为宇龙有真龙附身,应该身怀绝技,想不到在脉象中全然找不到一点内力的踪影,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宇龙都这样气喘吁吁了,他的脉象还是死一般的沉滞,犹如一潭静水,他帮过无数人把脉,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

时间已不允许姚半仙有过多思考,再逗留下去那幽灵老怪就要追上来了。

姚半仙急喊一声“走”,他和记恩提着夏宇龙飞将起来。

夏宇龙急道:“爷爷,你们这样会耗尽真气的,等会儿瘴气之毒发作,你们可没有内力抵御啊,你们快走,别管我了。”

姚半仙道:“先别说这些了,要走一起走,爷爷怎会丢下你不管呢。”

三人飞了半会儿,渐渐看见眼前是茫茫的群山,颇有“日落现晚霞、风沙冷清秋”的感觉。

姚半仙大喜,说道:“嘿嘿,我们到了,我们到了,总算逃出了那幽灵老怪的魔掌了。”

记恩也笑道:“是啊,总算逃出灵界了。”

夏宇龙却觉得眼前的群山怪异得紧,他想,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莫非是幽灵婆婆使出的障眼法?他正要开口,突然听见对面群山中哀歌嘹亮。

随后便看见烽烟四起,一队队人马从烟雾中窜出,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军团,喊杀着向他们滚滚压来,有些骑着战马,有些推着战车,有些手持战戟,约莫有十几万人。

姚半仙他们三人无不骇然。

记恩更是惊恐的叫嚷道:“秦……朝……军团,这……是秦朝军团,原来秦朝军团还没有被灭。”看起来很老沉的他这个时候却也显得有些一惊一乍的。

夏宇龙也被吓得呆立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姚半仙揉了揉眼,认真细看,这些士兵穿戴整齐,果真是秦朝的战袍,手持秦朝的青铜战剑,而且他们一个个生龙活虎、来势汹汹的样子,这让姚半仙有些措手不及。

秦朝不是早就灭亡了吗?秦朝之后又经历了楚汉之争,随后又是四百多年的汉朝,汉朝也早就灭亡了,秦朝距今至少也有六百多年的历史,莫非秦朝大军已经变成了地狱军团,在很多年前,听说有人在盗墓的时候发现了秦朝的地下兵团,有几个盗墓贼被这些兵团撕咬得粉碎,莫非真是他们,若是被这个兵团围住,怕是被碾得粉身碎骨。

眼前的大军离姚半仙他们三人越来越近,只见这些士兵面部惨白,几乎都是一个表情,那就是毫无表情,也毫无半点生机。

记恩万般焦急,脱口问道:“前后都无路走,这可如何是好?”

姚半仙已顾忌不了这些,大喊道:“快跑……”

正当姚半仙他们三人转身想往后撤之时,却见灵界大门就矗立在他们身后,雾气缭绕之中,隐隐见到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向他们袭来。

姚半仙本能地举了起感念棒,突听见“当当”两声,他的右手臂一阵酸麻,手心紧捏的感念棒已不知所踪。

还未等姚半仙站直身子,那金光闪闪的东西再次袭来,随后便听见一声尖细的怒骂:“你这龟孙子,吃我一金丝缠棒。”

姚半仙本能地向后退出了两步,“呼”的一声,金丝缠棒在空中劈了个空。

姚半仙右手食指与中指合一,向前方指出,口中默念起了咒语:“阴阳开三界,三界各自有乾坤,乾坤逆转定阴阳,阴阳合一,一画开天,天干地坤……出……”

这是姚半仙的看家本领“一指定乾坤”。

一个旋转的阴阳八卦图在姚半仙的指尖上已然成形,从八卦图中飘飘忽忽地溢出无数道金色的灵符,这些灵符一个接一个地向黑夜中飘飘然而去。

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叫声自前方发出,向四周远远地传播开去,余音久久未了,他们身后的秦朝兵团不知什么时候全部消失了,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想必这灵界的鬼妖是被姚半仙的法术给镇住了吧。

姚半仙收起右手,站直了身子,脸上颇为得意,也有些惊异,他“哼哼”两声,昂着头斜眼看着记恩和夏宇龙喜道:“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指定乾坤总算是派上用场了,看这幽灵老怪死不死,她的本事也不过如此,我这修仙术厉害吧?”

记恩大感意外,这“一指定乾坤”仙术是《修仙古经》书中的第五重,姚弟在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修炼了,不知这仙术太过于深奥还是修炼的方式方法不对,姚弟总是冲破不了玄关而毫无建树,在这里他却能一展身手,难道在灵界一切都不受控于玄关么?

姚半仙在窃喜之余也暗暗称奇,修炼了大半辈子竟然在灵界将“一指定乾坤”的仙术完全地施展了出来,莫非是上天在有意助他,还是时空在作祟,又或是风老头子在暗中助他?一连串的问题在他的脑中闪过。

姚半仙拱手向四处喊道:“风先生,可否现身一见,姚某有要紧事相求?”

前方黑暗之中隐隐见到一些金光点点,很是迷人,乍一看时,俨然是个人形,轻如薄纱般地向姚半仙他们飘了过来。

也正在此时,闪电骤然又密集了起来,一道道强光刺破夜空,闪电的余光渐渐地拼凑,汇集成了一张蓝光巨网,高高地悬挂在姚半仙他们头顶上方。

(本章未完,请翻页)

“啊!张网以待?”姚半仙在心里惊呼道。

借着巨网散发的光亮,看见前方飘过来的正是幽灵婆婆,她的身上贴满了金色灵符。

姚半仙无比讶异,心道:“一指定乾坤竟然制服不了这老妖,接下来她又要耍什么花样,不过看样子,这老妖好像也受了内伤。”

“当”的一声,幽灵婆婆把金丝缠棒在地上重重一顿,指着姚半仙喝道:“你这龟孙子,还算有一些本事,使出这样下三滥的法术,竟把我那十几个无头宝贝打到了冥界,哼哼,今后你们三个就当我的无头宝贝就得了。”

姚半仙捋着下巴上的胡子,哈哈大笑了一阵子,说道:“老夫使出的正是修仙术,专门对付你们这些孤魂野鬼的。”

听说是修仙术,幽灵婆婆心里一怔,低头沉思了半会儿,强颜笑道:“哦,我还以为是什么高深的法术,原来你是想成神仙啊,像你这种心术不正的人也想做神仙?做鬼我们都还嫌你长得磕碜,还有什么烂招尽管使出来便是,我们奉陪到底!”

其实姚半仙的法术已经用尽,他的大笑不过是为自己打气,故弄玄虚罢了,哪知他的笑声却惊动了灵界大门内的送葬队。

雾气缭绕中,只见一群鬼妖从灵界大门内飘然而来,走在最前面的是四个提着红灯笼的白衣女鬼,她们面色惨白、一脸的阴沉,殷桃般的红唇增添了几分滑稽和恐怖。

后面跟着的是十几个猢狲模样的灵妖,它们四人一组,推着三辆灵车,每一个灵车上放着一口朱砂色棺材。

那为首的白衣女鬼飘忽前来,行礼问道:“婆婆,我们听见门外大吵大闹的,还听见了几声不怀好意的怪笑,想必是有什么闯进了灵界,我们这才出来相助,要把他们都装进这棺材吗?”

幽灵婆婆抖了抖身子,身上的灵符全部落下,悬浮在了她空落落的下身,她环视左右,喝道:“这鬼东西耗尽了我三重阴气,让我失去了十几个无头宝贝,把他们都装进棺材,打入八十一层地狱,永世不得投胎,永世去不了人间。”

说着,幽灵婆婆将金丝缠棒在地上重重一顿,随着脚下阴波四散,那悬浮的金色灵符随着余波向姚半仙他们三人袭来。

姚半仙知道,横竖都是个死,男子汉大丈夫,死有何惧,死也要死得痛快,有尊严的死去,他心里又不免有些哀叹惋惜,怕是要连累了年纪轻轻的宇龙和忠心耿直的记恩哥了……

姚半仙抢上一步,将夏宇龙和记恩都挡在了身后,飞过来的金色灵符击中了他的身体,并融入了他的血脉之中,他扑倒在地,嘴角已经见红,趴在地上动弹不能了,已然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姚弟!”

“爷爷!”

记恩和夏宇龙俯下身来要将姚半仙扶起。

姚半仙将二人奋力推了一把,急道:“你们不要管我,快走,记得每年这个时候在我坟头多上……”

姚半仙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夏宇龙低声说道:“哦!我差点忘了,宇龙,快把你的龙身亮出来,煞一煞这个幽灵老怪的锐气,眼下也只有你能救我和你记恩爷爷的性命了……”

话音未落,三人已被上方落下来的巨网给包裹住了。

三人越是动弹,巨网勒得越紧,不到半会儿功夫,他三人已被大网勒得气都喘不上来了。

姚半仙心里暗暗叫苦,自责道:“唉,姚半仙啊姚半仙,枉你聪明一世,怎么不早些想到,还以为凭自己的本事就能打败这幽灵老怪,现在一切都晚了,那可是八十一层地狱啊。”

幽灵婆婆伸出干枯的左手,指着姚半仙他们三人,默念了几声咒语,那巨网变成了三条明晃晃的锁魂钩链,每条钩链分别有两只骷髅钩头,嘴上露出两排锋利的牙齿。

“啊……”

骷髅头上的利齿死死地扣住了姚半仙他们三人的锁骨。

幽灵婆婆喊道:“把他们都抬进鬼阴棺材中,我要亲自为他们送葬,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灵妖齐声应“是”,一窝蜂地涌了上去,他们按原先的阵列,四人一组,将锁魂钩链扛于肩上,使劲地拖拽着姚半仙他们三人向三口棺材走去。

姚半仙和记恩疼痛难忍、面如纸灰,哇哇地大叫不停,他们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时而狂放大笑、时而内敛低吟。

又见到魂魄在二人的肉体中隐隐闪动,如是再这样拖拽下去,姚半仙和记恩的灵魂定是要出窍的了。

幽灵婆婆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让你们尝尝这锁魂钩链的滋味,哼哼,等到了灵界刑场,还有腰斩、分尸,然后再把你们打入八十一层地狱,你以为我幽灵婆婆是好惹的么?”

令幽灵婆婆不解的是,夏宇龙对这锁阳钩链的拖拽却无半点痛感,他面如红枣、目若星朗,身上似乎暗藏着一股巨大的能量,随时都会爆发出来,但幽灵婆婆多半只沉寂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并未过多在意这些。

姚半仙和记恩已被灵妖装进了棺材中,只有夏宇龙还在和灵妖较劲,那四个身轻如燕的灵妖哪里是夏宇龙的对手。

夏宇龙轻微一个转身,四个灵妖便被锁魂钩链甩了出去,其余灵妖一拥而上,将夏宇龙死死缠住,并将他高高托起,他们要强行把夏宇龙塞进棺材里。

突然一个灵妖惊恐地叫道:“龙……龙……”说着便颤抖着身子向幽灵婆婆退去,看着幽灵婆婆支支吾吾地道:“婆……这……小子身上有条龙。”

“你说什么?”幽灵婆婆向后退了两步,惊疑地问道。

“他身上有龙……啊。”

“你怎么知道的,你看见了么?”幽灵婆婆将信将疑地问道。

“我……我摸到的,他身上真有龙,我摸到他胸口上的龙头了,这么大一个龙头。”灵妖抬起手来比划着。

幽灵婆婆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只听见“当”的一声,幽灵婆婆的整个身子向夏宇龙飘了过去,她叫灵妖扒开了夏宇龙的上衣。

果真见到一条栩栩如生的蛟龙盘旋在夏宇龙的身上,她靠近了夏宇龙的身体,双手颤抖地抚摸着夏宇龙身上的蛟龙,从背脊一直摸到胸前,胸口上龙的双眼正怒视着她。

幽灵婆婆心里一惊,面露惶恐之色,自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她示意灵妖将夏宇龙放开,双目仰视着夏宇龙问道:“你、你究竟是何人?”

夏宇龙一脸的不解,回道:“我是龙古镇上的人,自幼在灵山上长大,婆婆先前要杀我,为何现在却又把我放了?”

幽灵婆婆沉思片刻,又问道:“你告诉我,你身上的真龙从何而来,是从娘胎中带来的么?”

夏宇龙摇了摇头,把他被真龙附身的经过讲给了幽灵婆婆听。

众灵妖像听故事一般都着了迷。

幽灵婆婆又沉思片刻,长叹一声,说道:“孩子,这是天意啊,你是龙族的人,你们龙族对我有恩,我若杀你,就是我的不是了。”

夏宇龙心里一阵狂喜,这下有救了,但他面不露喜,看了看前方的两口棺材,皱着眉头问道:“婆婆,我的两个爷爷呢,他们都是无辜的,能把他们都放了么?”

幽灵婆婆让几个灵妖检查了姚半仙和记恩的身体,她有些犯难,说道:“他们不是龙族的人,按照灵界的规矩,凡闯入灵界禁地者都得死,我若违背,灵王怪罪下来就不好说了。”

突然,身旁的一个灵妖尖声地说道:“婆婆,凡是闯入灵界者,按照禁令都得死,这小子虽然有真龙附身,但也不例外,没经过灵王的许诺,恐将引祸上身啊。”

幽灵婆婆斜眼看着那灵妖,说道:“放肆,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我自有分寸,灵王那里我会向他解释的,用不着你们操心,更不会连累到你们。”

夏宇龙跪拜于地,恳求道:“两位爷爷从小对我有养育之恩,若是婆婆让我陷于不忠、不孝、不敬之地,宇龙还有什么资格存活于世,宁愿随同两位爷爷而去,恳请婆婆将宇龙随同两位爷爷一起打入地狱吧。”

又一个灵妖走上前来喝道:“臭小子,你不要得寸进尺啊,婆婆答应放过你了,你还不走,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婆婆若是改变了主意,到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当”的一声,幽灵婆婆抢上前来,将这个灵妖向后一拽,骂道:“你这小臭点,我已经说了,叫你们不要多管闲事,你却偏不听,非得让我出手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