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梨树小说网 > 剑指魔界 > 十九、负气离开

十九、负气离开

小凤山上的美景夏宇龙已无心顾及,他领着蓝芯和大天二从小凤山上下来,急切想知道镇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蓝芯也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不声不响地紧跟在身后。

很快就穿过了古镇边上的石桥,再往西折行半顿饭功夫便进入了镇上的大街,放眼望去尽是破败不堪的房屋,残垣断壁中还冒腾着滚滚浓烟。

街道上空无一人,静得出奇,到处散落着破烂的椅子、筛子、谷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整个龙古镇已变得千疮百孔,在夕阳的映照下已经沉睡,甚至已经死去,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不可捉摸的杀气。

看着眼前的景象,夏宇龙一脸的凝重,他又惊又骇,反问道:“这……这……是龙古镇么?”

龙古镇的陡变让夏宇龙始料未及,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他一不发,陷入了深思之中,他最担心的是乾坤派和姚半仙他们。

“这就是哥哥说的繁华小镇吗,为何变成了这个样子?”

蓝芯在心里倒腾起来,看着心事重重的夏宇龙,她嘴唇微微动了动,不知作何安慰。

突然,夏宇龙拉住了蓝芯的手,向前飞奔了起来。

夏宇龙急道:“芯儿,我们快些走,不知道姚爷爷和师叔他们有没有出事?”

二人径直向龙古镇尽头姚半仙的住处跑去,大天二紧跟在他们身后,警觉地张望着四周。

来到豹头铺门口,前方转角处突然窜出一大队人马挡在了夏宇龙和蓝芯前方。

为首的骑着一匹大青马,提着一片板斧,脸上留着大胡子,威风凛凛地坐在马上,他们穿戴整齐,一脸的严肃。

大天二抢上前来,摆出进攻的姿态,充满杀气的双眼凝视着眼前这队人马,发出了“嚯嚯”的低吼声。

夏宇龙低声喊道:“老二,稍安勿躁,不可乱来。”

见到夏宇龙和蓝芯清秀俊美的面容,大胡子眼前一亮,不由自主地低声喊道:“哇靠,金城五、陈德荣。”

大胡子瞪大了双眼,眼珠子就快要掉出来了。

大胡子,书名胡天山,梁国戍边大将军,他整天神经兮兮的,自认为是从遥远的未来穿越到梁国,在他记忆深处,他是一个名气很大的明星,是刘得华、梁朝威、周大发、周兴驰、吴梦达还是徐金江,想得太多连自己也犯了迷糊。

大胡子身材高大健硕,且略显肥胖,他时常对照镜子,将记忆深处的明星一一展现在眼前。

是刘得华吗?但身材太胖,是周大发吗?但脸上胡子太多,是郑则事吗?但身材又太高。

“切,自己才不是肥猫!”

最终大胡子将自己高大帅气的形象定在了吴梦达和徐金江身上,他认为他是这两人的合体照,但很快他又将自己的论断给推翻了。

“我到底是谁?”

在梦境与现实中,大胡子在苦苦地寻找自己在生活中的定位。

在大胡子的记忆深处,他经常混迹于各大娱乐场所,整日花天酒地,开豪车、住豪华套房,不是飞这里签约就是到那里剪彩,身边提包的人很多,而且还有一大堆明星朋友,美眉左拥右抱、数不胜数,而且他还是个改编歌词的高手,但也仅限于歌词中最经典的那几句话。

大胡子自认为在泡美眉方面他也是一流高手,虽说上不封顶,但下还是有底线的。

投胎来到梁国,现实与梦境巨大的反差让他曾经一度很是失落。

算命先生告诉他,既来之则安之,好日子就在后头,只要跟对老板或经纪人,他将坐拥半壁江山,还有一个泼辣的美眉在等着他去降服。

这话他深信不疑,他正在苦苦地追寻他未来的梦,但已过而立之年的他分明有些着急,他的老板又在哪里?

旁边一个小喽啰提醒道:“将军,你又改名金城武了,您不是以华仔自居的吗?”

“呸……”

大胡子向那小喽啰吐了一泡口水,“不懂别乱说话,此人有金城武的相貌,帅得掉渣,定是来与我比帅的,别让他抢占了我的市场,他身边的美眉太像琼女郎了,嘿嘿,我喜欢,把她抓回去待我审问审问,先探探那男的底气,不行就把他赶走!”

那小喽啰正要朝前喊话……

大胡子提着大板斧指着夏宇龙抢先喝骂道:“他奶奶的,哪里来的小毛贼,你还不离开,想在这等死么?”他瞪大了双眼,死死地盯着夏宇龙,似乎和夏宇龙有深仇大恨一般。

见到这队人马三十来人都是中原官兵打扮,夏宇龙却倍感亲切,他并不在意大胡子的态度,他拱手客气地问道:“官爷,在下是来镇上投奔亲戚的,不知龙古镇发生了何事,为何变成这个样子了?”

大胡子“哼哼”了两声,说道:“好好的中原不给我待着,偏偏跑到这边陲小镇来寻死么?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识相的给我滚,我不想与你多费口舌。”

夏宇龙又笑道:“官爷,我们就从此路过去,能否为我们让出一条道来,我们速速离去便是,绝不打扰。”

“哇靠,开什么玩笑?”

大胡子从马上一跃而下,他领着其中两个随从走到了夏宇龙跟前。

看到夏宇龙的五官轮廓甚是立体,大胡子气不打一处来,怒道:“在龙古镇上,还没有人敢对我华仔说不字,你一个黄毛小子算老几?老子在这里打生打死的,还不是为了你们,你竟然敢违抗我的命令,你再说一句从这里过去试试,老子不削了你。”

大胡子提着大板斧在夏宇龙眼前晃了晃,便“当”的一声,扛在了肩上,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说着他向蓝芯瞟去了一眼,心里却是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他在心里学着涛哥嘶吼道:“霜儿,你不要走……”

大胡子的狂想病症又开始犯了,此刻他将自己定位成了咆哮哥。

一名随从应和道:“再往前走就出关了,嘿嘿,难道你们想客死他乡不成,或者是想去投敌?”

夏宇龙心下暗自焦急,他不知如何是好,他知道这些士兵是来戍守边关的,但在他的印象之中,龙古镇从未出现过官兵,莫非中原真的遭遇到了外族的入侵。

此时,大胡子眯着眼睛又向蓝芯投去一个桃花眼,他围着夏宇龙和蓝芯转了两圈,便站在蓝芯的身后,嗅了嗅蓝芯的黑发,嘴角掠过一丝不可捉摸的奸笑,说道:“陈大小姐……哦不不不,小姑娘抹的是什么胭脂水粉,好青香啊!”

“陈大小姐,你认错人了吧?”

看见大胡子那弯弯的眉毛一高一低的,蓝芯有些作呕,再听到他这般尖声淫笑,更是令她心生厌恶,心下盘算道:“这群贼官,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人多势众,不能和他们硬拼,不如和哥哥先避开他们。”

“哦……不不不,我认错人了,人家陈大小姐早赶飞机和涛哥拍梅花三弄去了,他们已经拍到了第三部水云间,要不要到我帐下一起观赏?他们的故事好感人哦!”

“哼,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就是个神经病!”

“哦!是是是,被你说对了,我来自遥远的未来,在神经病院疗养过一段时间,是有点不太正常,唉,说重点,你的胭脂水粉?”

蓝芯笑了,说道:“我抹的胭脂集市上随处可见,没有什么稀奇的,官爷叔叔莫非是想买去给官夫人不成,官爷叔叔真是心疼官夫人啊,呵呵,既然前方不便行走,我们打道回府便是,告辞了。”

蓝芯拱手向大胡子等人道别,拉着夏宇龙的手转身准备离开时,一名随从突然喊道:“将军,你看这姑娘穿着怪异,不像中原人士啊!”

“什么?一定是奸细,怪不得对我抛眉瞪眼的!上,把这对小情人给我抓住!”大胡子大喝一声。

两名随从已跑上前来拦在了蓝芯和夏宇龙身前,他们刺出战戟摆开了打斗的架势,只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另外几十人也围了上来。

大胡子来到蓝芯面前,笑道:“小姑娘,你是哪里的人,可不像我们中原人士哦?嘿嘿。”

“呃……”

大胡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响嗝,嘴里喷出了难闻的臭鸡蛋味,“唉,对不起,昨天夜里猜拳输给了这些小喽啰,被罚吃了五十个鸡蛋,下水道被堵,只能往上冒了。”

蓝芯屏住了呼吸,对百无聊赖的大胡子已是恨之入骨,她决定给他点颜色看看。

夏宇龙也毫不避讳,拱手说道:“官爷,这位姑娘叫蓝芯,是我的未婚妻……”

“可有入洞房?”大胡子打断了夏宇龙的话。

“关你屁事!”蓝芯脸上一片绯红,“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嗯,什么,我是狗,那你们是什么?快说,到这里来干什么来了,否则我抓你们到营帐里调教调教!”

“我们到镇上来投靠乾坤派掌门人姚半仙的。”

夏宇龙并不生气,仍旧彬彬有礼,他认为尽快脱身要紧,但他的想法最终还是错了。

“什么,姚……姚……半仙,姚半仙是你何人?”大胡子缓和了语气,看着夏宇龙问道。

夏宇龙回道:“他是我的爷爷,我到镇上是寻他而来,可否行个方便?”

大胡子上下打量夏宇龙一番,见夏宇龙衣衫褴褛的装扮与他白皙的脸庞极为不搭,他哈哈大笑,冷冷问道:“是吗?我怎么听说姚半仙只有一个孙女,不瞒你说,她还真长得像香港的某个女星,关……不说了,说了你们也不懂,总之她就是我喜欢的款式,我担心你小子会对她不利!”

“哼哼!”

大胡子又上下打量了夏宇龙一番,“我怎么从未听说姚半仙有一个孙子,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黄毛小伙,我承认你长得比我帅,眼睛比我深情一些,但你也不要戏弄我华……哦不,本官啊!”

夏宇龙笑道:“不敢,不敢,我哪敢戏弄官爷,我说的句句属实。”

大胡子并不关心夏宇龙说的话是否属实,这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关心的只是夏宇龙身边的这位翩翩少女。

大胡子看着蓝芯,坏笑道:“小姑娘,你也是来找你爷爷的么?我们对你的身份很是怀疑,要不跟官爷回军营去,军营里好吃好喝的款待你,我讲梅花三弄感人的故事给你听,保证你哭得稀里哗啦的,好不好?”

几个小喽啰尖声应和道:“是啊,是啊,去军营里伺候我们去,我们将军很会讲故事咧。”

夏宇龙怒火中烧,看着大胡子喝道:“你们敢动我芯儿一根汗毛试试!”他下意识地伸手,捂紧了插在腰间的铁锹。

突听得大天二发出几声嚎叫,夏宇龙循声望去,只见几个小喽啰提着战戟战战兢兢地向大天二刺将而去。

看着明晃晃的戟尖,大天二欲进又退,与那几个小喽啰兜起了圈子。

又有几个小喽啰提着战戟从大天二的身后刺来,口中骂道:“你这畜生,今晚拿你生烤了。”

见状,夏宇龙急忙喊道:“老二,快跑,快去找姚爷爷他们……”

话音未落,大天二飞一般的速度窜出人群向姚半仙的住处跑去了,一溜烟便不见了影。

大胡子大喝一声:“还不快动手!再放走一个,我军法处置,哦哟,我的妈妈呀……”

大胡子应声倒地,一边翻滚一边哀嚎道:“他奶奶的凶,这泼妇踢我二弟,快抓住她。”

几十个小喽啰一拥而上,有的去抓蓝芯,有的提着战戟向夏宇龙刺来。

只听见“当当”声不绝于耳,夏宇龙紧握铁锹已和那十几个小喽啰交上了手,铁锹与战戟起落处火星子迸裂。

又有十几个小喽啰提着战戟围了上来。

虽然夏宇龙内力尽失,但以他在灵山上学的招式,要对付这些没有任何内力根基的小喽啰并非难事,他不想与中原士兵为敌,只想尽快脱身。

夏宇龙边打边撤退,不足半会儿已来到了一堵破墙边上。

蓝芯恰恰相反,趁着大胡子在说话之时,猛地向大胡子裆下踢去,她转身正要发力奔跑,身体却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在战戟的戟尖上她如蜻蜓点水般行走自如。

在半空中蓝芯踢倒了几个小喽啰,她又惊又喜,从没有修炼过内力的她,身体里却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莫非是五鬼在暗中相助?

见到夏宇龙被步步紧逼,蓝芯已来不及过多思索,她向大胡子弹射去了一道冥阳纯火,径直向夏宇龙飞奔而去。

大胡子那满脸浓密的胡子被冥阳纯火点燃,他吓坏了,痛苦地叫嚷着:“破相了,破相了……”他用手使劲地抓挠燃烧的胡子,一股焦味弥漫在四周。

十几个小喽啰也都慌了神,纷纷涌过来帮大胡子灭火,有的拿手去扯、有的脱下衣服去拍,乱成了一团,他们越是着急,大胡子脸上的火烧得越旺,突然间火苗蔓延到了头部,大胡子的整张脸都被烈火给淹没了。

在火中,大胡子惊恐地嚷道:“不要放过他们,把他们都杀了。”

夏宇龙已被逼得无路可退,他紧靠着破墙来回避闪,只听见“呲”的一声,一根利戟已刺穿了他的上衣,紧随着“当当”几声,十几只战戟的戟尖刺进了墙里。

如果战戟再往右边刺些,恐怕夏宇龙已倒在血泊之中了,他手中的铁锹左右挥出,将刺过来的战戟一一格挡开去。

一个小喽啰喝道:“这帅小伙空有一副皮囊,就是个废物,我们一起上,把他杀了。”

话说间,夏宇龙左右两边又同时刺来了密集的战戟。

夏宇龙已是避之不及了,他心里暗暗焦急,叫道:“不好!”,他想向上飞身而起,却是感觉身体里空空的,完全没有真气聚集丹田,他只能无奈地看着一排战戟已齐刷刷地向他的腹部刺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砰砰砰”几声,十几个小喽啰应声飞出。

蓝芯轻飘飘地落到了夏宇龙身边,问道:“哥哥,你有没有事?”

夏宇龙喜道:“我没事,芯儿,真看不出来,你功夫还挺厉害的。”

蓝芯笑道:“那还不是沾了你的福气!”

又有二十几个小喽啰围了上来,把夏宇龙和蓝芯围得水泄不通了。

蓝芯将冥火球旋转于掌心,怒道:“方才是不忍心杀你们,你们再这般无礼,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大胡子头还在燃烧,他提着大板斧循声走来,喝道:“小妖女,你究竟对你爷爷使了什么妖法,赶快解开法咒,就当我们的事情扯平了,不然我把你们两个都杀了。”

蓝芯冷哼一声,笑道:“凭你就想杀了我们么,我不烧死你算你的福气了,赶快叫你的人闪开,给我们让出一条道来,你头上的火焰自然就会熄灭,否则我把你烧成猪头。”

大胡子迟疑片刻,有些不放心地问道:“如果我们让出一条道来,你真会灭了我头上的火焰,到时候你们跑了我到哪里找你们去?”

夏宇龙接话道:“我们就在龙古镇,哪里也不去,想来找我们就到乾坤派来吧,我们随时恭候你们大驾。”

大胡子听见夏宇龙多次提及乾坤派,心想,莫非这小子真是姚半仙的远房孙子?不会是他老人家的私孙子?哼,这老头还挺风流的……

但大胡子转念又想,莫非他们是西风族人派来刺杀姚半仙的奸细?嗯,不管他们是敌是友,这黄毛丫头让我颜面扫地,我非得给她一点教训不可……

思索间,一个小喽啰喊道:“将军,他们的话信不得,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他们。”

此时,有两个小喽啰抬着一缸水已来到了大胡子身旁。

一个小喽啰说道:“将军,这里有缸水、这里有缸水。”

大胡子转身,一头便扎进了大水缸中,在缸中他摇晃了几下脑袋,把头抬了起来,他头上的火焰已漂浮在了缸中的水面上,随着缸中的水波不停地摇摆。

大胡子的浓密胡须和满头的长发被烧了个精光,嘴唇四周和额头上的皮肤被冥火熏得焦黄焦黄的,就像一只熟透的烤鸭,整张脸肿大了一圈,散发出阵阵糊味。

蓝芯收回了纯火,一颗豆大的光点从缸中飘了出来,回到了他的食指上,她看着大胡子笑道:“哈哈,原来的大胡子变成光胡子咯,如果不是哥哥让我手下留情,你早就没命了。”

见到大胡子被烧成这副模样,小喽啰们都在心里偷笑,但他们都显出一脸严肃而同情的样子。

大胡子轻抚着被烤熟的下巴和头皮,他暴跳如雷,厉声骂道:“他奶奶的,老子今天要了你的命,还不快动手。”

几十个小喽啰提着战戟向夏宇龙和蓝芯又涌了上去。

刹那间,地上尘土飞扬,双方斗得难舍难分。

大胡子紧贴着水缸,翘着厚厚的嘴唇喊道:“怎么搞的,刺她的下腹,唉,小心他的铁锹……”

此时,大天二正领着张仙自乾坤派疾驰而来。

原来张仙和几个姐妹正在院内的大树下练功,她手持紫光宝剑,身体轻飘飘地腾空而起,剑花如扇形般向四面展开。

剑花过处,搅起了满地的黄叶,她的剑术正在一天天的精进。

落地之时,张仙背剑在手,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白里透红的脸庞洋溢着满满的自信,这紫光宝剑果真厉害呀,等她把向天师叔教与她的雪花流水剑每招每式烂熟于心后,她便可和师叔他们共同对敌了。

半晌,张仙轻叹一声,自道:“西风族很快就打到了龙古镇,天下即将大乱,不知宇龙哥哥在灵山上可好。”

门外传来了“呜呜”的叫声,听起来如此的耳熟。

张仙定了定神,循声望去,果真有一只黑色的狼站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乾坤派大门口向院内嚎叫,张仙吩咐几个姐妹退下,她手持紫光宝剑向门口奔去。

“大天二,真是你么,怎么不进屋来?”张仙又惊又喜,她向四周看了看,附近并无其他人,她俯下身来,抚摸着大天二的额头,不解地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来,哥哥他们呢,出了什么事?”

大天二凝视着张仙,它眉头紧皱,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它“哼哼”低嚎了几声,向豹头铺那边看去。

“走,去看看……”

张仙紧随大天二向豹头铺面那方疾驰而去。

准备到来到豹头铺时,隐约听见前方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待转过路口,只见前方尘土缭绕,几十个小喽啰手持战戟围着一男一女斗得不可开交,双方不分伯仲。

一大胖子靠着水缸在指手划脚,唾沫星子飞了一地,一匹大青马站在他的身旁。

张仙心里一惊,这大胖子不是大胡子么,他怎会变成这般模样了?她再向人群中看去,手持铁锹的男子正是夏宇龙。

张仙心中大喜,急忙喊出了声:“哥哥……”她转头怒视着大胡子,喝道:“快叫你们的人住手,他是我哥哥!”

见到张仙气势汹汹得赶来,小喽啰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但他们手持战戟呆立于原地不敢撤退,都在等待大胡子的指令。

“哎呦,我的乖乖,梦中情人来了,这如何是好?”

大胡子窘迫难当,他提起衣袖遮挡着他的厚嘴唇,不想让张仙看到他的丑态,他无奈地挥了挥手,小喽啰逐渐向两边散开。

见到张仙赶来解围,夏宇龙甚是高兴,将事情的原委说与了张仙听。

张仙听了便哈哈大笑起来,她来到大胡子身旁,扯下了大胡子的衣袖,又笑道:“怎么,变成香肠嘴了,让姑奶奶瞧瞧,哈哈,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调戏民女,遭报应了吧?”

张仙见不解气,她“呸”了一声,又道:“还自称是龙古镇第一美男,我只知道古有潘安,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华的,还叫我到你那儿唱什么卡拉欧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用我们这里的话说,你就是个颠仔,还不快滚!”

“哼,滚就滚,小美眉说的话岂能不听!”

大胡子领着小喽啰们无趣地离开了,临走时,他狠狠地抛下了这句话:“你们别得意得太早,总有一天你们到我的营房里为我搓脚,帮我端屎尿,陪我搓麻将。”

张仙昂着头,朗声道:“就凭你么,你除了会调戏姑娘之外还会什么?姑奶奶等着你来请我咧,哼哼,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大胡子和小喽啰们拐过街角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看到张仙已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夏宇龙赞美了几句,便介绍蓝芯给张仙认识。

张仙仔细打量了蓝芯一番,见蓝芯和自己的身高不相上下,但身材略微瘦小一些,白皙的脸庞,眼睛深邃而楚楚动人,不含半点杂质,虽然身上衣服有些破旧了,但大家闺秀的气质依然展露无遗。

在张仙的眼里,蓝芯就是一个绝世美女。

张仙心里先是一怔,随后便笑道:“哇,哥哥,去哪里又认识了这么标致的妹子?”

夏宇龙笑道:“说来话长了,过了慢慢和你说吧。”

张仙用手拍了拍蓝芯的肩膀,点了点头,红着脸说道:“好妹妹,我和哥哥以兄妹相称,今后我可是你的姐姐咯,和姐住一块儿吧,在乾坤派没人敢欺负你的。”说着便开心的笑出了声。

蓝芯点了点头,轻声道:“谢谢姐姐。”

张仙又道:“仙姐我整天舞刀弄枪的,从小性格就不像女孩子,爷爷他们总是叫我假小子,今后有做得不到的地方,你可别往心里去呀。”

蓝芯笑道:“我哪敢,以后听姐姐的吩咐便是,姐姐宽宏大量,不嫌弃芯儿碍手碍脚的就好了。”

张仙看着蓝芯哈哈笑了,说道:“唉,妹妹真会说话。”她转头看着夏宇龙,“哥哥,芯儿妹妹这般乖巧,你没欺负她吧,如果被我发现你欺负她,我绝不饶你哦。”

说着,张仙又看着蓝芯说道:“别怕,今后若是被他欺负,你告诉姐姐,姐姐帮你修理他,从小他都打不过我。”

蓝芯羞红着脸,看了看夏宇龙,她点了点头,喜道:“有姐姐撑腰,我不用再怕哥哥了,今后我要站在姐姐这边。”

张仙哈哈一笑,看着夏宇龙说道:“哥哥,你小时候欺负我的那些事就算了,我也不再计较了,谁叫我们是兄妹呢,过了可记得请我和芯儿吃酒哦。”

虽然张仙的脸上笑容灿烂,但她心里却有说不出的凄凉,几年不见,宇龙哥哥却以这样的方式和她见面,但她又在心里自嘲道:“张仙啊张仙,或许是你想得太多了吧,宇龙哥哥只是把你当成了妹子,你又何必自作多情呢!”

夏宇龙知道小时候他和张仙打闹纯属是懵懂的感情萌生,他本想狡辩几句,但担心在狡辩中又上演了打闹之戏,他必须顾及蓝芯的感受,他只是挠了挠头,看着张仙和蓝芯傻傻地笑着不说话。

又令夏宇龙想不到的是张仙和蓝芯竟然一见如故,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女孩子说话竟这般的投机,他心里也甚是高兴,先前的担心纯属是多余的了。

蓝芯也知道多必失,她只顾抿着嘴微笑着,安静地站在原地,认真地听张仙说话,目光里充满了尊敬和友善。

在蓝芯的印象中张仙应是一个秀外慧中、恬静温柔的女孩子,想不到眼前的这位大姐姐性格却是大大咧咧的,而且脸上总是挂着微笑,让人倍感亲切,再看她那丰腴的身姿和粉红色的脸蛋,抛弃她的性格不说,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了。

张仙和蓝芯初次见面,两人便彼此钦慕,也彼此欣赏。

夏宇龙突然问道:“姚爷爷呢,他老人家可好?”

张仙回道:“爷爷身体很好,只是白发又多了些,他时常惦记着你咧,呵呵,只顾着说话了,我们快走吧,爷爷见到你不知有多高兴。”

张仙领着夏宇龙和蓝芯往乾坤派疾驰而去,大天二已远远地跑到前边去了。

夏宇龙、蓝芯、张仙三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来到了乾坤派大门口。

突听见镇头传来了噼噼啪啪的打斗声,声音时远时近、时大时小,听起来杂乱而急促,同时还伴有人的喝骂声。

张仙顿足失声大叫:“不好,那些人又出现了!”

夏宇龙一脸的惊疑,正要开口问个明白。

张仙便急道:“走,我们去看看。”

张仙他们循声抄了一条小路来到镇头,前方是一个小土坡,小土坡上长满了枯黄的杂草,她们弓着身子趴在了小土坡上,枯草把他们的身子遮掩了起来。

前方不远处有二三十个官兵和三四十个黑衣人正在缠斗,喊杀声不绝于耳。

这二三十个官兵在人数上显然处于劣势,斗得片刻,已有四名官兵被黑衣人撂倒了,有三名官兵丢掉战戟向树林里仓皇逃去,其余官兵已被黑衣人团团围住了,这群黑衣人蒙着面,手持护手钩,十分诡异。

张仙看着那几个逃跑的官兵,拳头锤打在地上,怒道:“这几个怕死的,有他们这样的官兵真是悲哀,龙古镇才会生灵涂炭……”

张仙捏紧了手中的紫光宝剑,欲要起身时,却见树林中一大队人马约三十四人杀出,为首的正是在豹头铺附近和夏宇龙他们打斗的大胡子。

大胡子骑在马上,喝道:“把他们都给我拉出来。”

几个小喽啰把逃跑的那几个人从林中拖了出来,当着众人的面全部都斩了首。

为首的那黑衣人哈哈大笑道:“你以为你们这样就能吓退我们吗?别做梦了,你们人多,你们尽管杀好了。”

大胡子“呸”了一声,喝道:“你是何人,竟然在我中原地界如疯狗般乱叫,放心,我杀的是懦夫,全是为了震我军心,并非做给你们疯狗看的,如果我们是友仔,你还可到我营帐中喝喝茶、跳跳舞、唱唱歌什么的,但是我们是敌人,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那为首的黑衣人正要说话。

大胡子却抢先向身旁的小喽啰喊话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如今大敌当前,前方战事一再吃紧,再有退缩者,我格杀勿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