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梨树小说网 > 剑指魔界 > 十八、宇宙密令

十八、宇宙密令

天元甲子龙回首、天元辛已龙归位。

蓝芯和夏宇龙才奔出几步,便听见身后传来五鬼的叫骂声:“妈的,那小姑娘跑了,我们都上当了,快去把她抓回来呀!”

“你去……”

“你怎么不去?”

“我们一起去……”

蓝芯自知此计行不通,但她还是决定放手一搏,她转过身来,调集了血脉中所有的冥阳纯火,红色火球在右手掌心跃跃欲试,旋转数圈后便腾空而起,以极快的速度向五鬼飘飞而去。

来到五鬼中间,火球“砰”的一声爆开了花,一道道刺眼的红光爆闪,火星子连成一片,把泥洞的每一个角落都映照得通红。

“哥哥,别理他们,我们快走。”

“可是大天二它……”

“五鬼是来抓我的,它们不会伤害老二。”

蓝芯拉着夏宇龙的手继续向前奔去。

五鬼只顾着来抓蓝芯了,对火球的爆炸全然没有防备,他们的身体被烈焰包裹,尖叫声不绝于耳。

“哥哥,我们快些,他们被冥阳纯火烧着了,不会罢休,只有跑出泥洞我们才有脱身的机会。”

夏宇龙捏紧手中的铁锹,紧随蓝芯大步向前奔去。

冥阳纯火爆炸发出的光亮渐渐暗淡了下来,泥洞中又陷入了黑暗,只见红、蓝、黄几道光向蓝芯和夏宇龙的身后追了过来。

突听得“啊”的一声惨叫,那几道光射进了蓝芯背部。

蓝芯松开了夏宇龙的手,她使劲地推了夏宇龙一把,绝望地道:“宇龙哥哥,你不要管我,你快跑,我们来世再见。”

黑暗之中,夏宇龙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看见一条闪烁蓝光的小丝带在半空中慢悠悠地飘落而下,他又惊又骇,猛然想起灵山古墓门前见到的蓝色小丝带,芯儿已被打回了灯芯原形,他心中大悲,脱口喊道:“芯儿,你别走,你别走……”

话说间,夏宇龙扑上前来,伸手去接蓝色的小丝带,眼见着蓝色小丝带即将落入手心,没曾想却在他掌心上方熄灭了。

随后便听到了嘿嘿哈哈的大笑声,这笑声不是别人,正是五鬼。

五鬼现出了原形,他们头上“金木水火土”五道磷火把泥洞四周照得通亮,每个人的脸上都变得黑不溜秋的,衣服被烧出了很多窟窿。

五鬼瞪大双眼,滑稽地看着夏宇龙。

夏宇龙并不觉得好笑,他眼里噙满了泪水,说道:“五位前辈,芯儿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非得要把她带回冥界么,芯儿到哪里去了?”

夏宇龙俯下身来,在地上四下寻找蓝色小丝带的下落,地上除了一些细碎的小石子,却无他物,哪里还有蓝色小丝带的踪影。

火鬼抬起右手,展开掌心,骂道:“他妈的,你这蠢货,别再找了,她在这里,她是逃不出我们掌心的。”

金鬼走上前来,喝道:“小小年纪就对我们老人家使阴招,你看看,她把我们烧成什么样子了,不打她回原形难消我们心头之气!”

夏宇龙看着火鬼掌心的蓝色丝带,甚是心痛,他双膝跪了下来,拱手哀求道:“五位前辈,芯儿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在这里代她向你们赔个不是,望你们宽宏大量,不计较我们小辈的过错,求求你们慈悲为怀,把芯儿放了吧,宇龙甘愿为你们做牛做马。”

说着,夏宇龙向五鬼磕起头来。

水鬼咳嗽了两声,说道:“我说小子,你又为何就这般执迷不悟呢?这小姑娘本是冥界的灯芯,我们并不是有意为难她,我们只是让她归位而已……”

话到此处,水鬼轻叹一声:“这也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即使我们不带她回去,冥灯二老也会把她抓回去的,若是触怒了二老,你们两个都没有什么好结果,别再瞎折腾了,你快走吧,我们不想为难你,更不想看到你这样伤心的样子。”

想到这对小情人就这样被无情的拆散,水鬼颇感惋惜,但他还是向夏宇龙挥了挥手,示意他快些离开。

火鬼拳头一捏,将微微抖动的蓝光丝带束缚在了掌中,说道:“小子,你死了这条心吧,我见你本性不坏,也不想骂你,这世间好看的女子多的去了,何必要为了一个冥界的灯芯大伤情感呢,这样不值得,况且冥界和阳界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你们可别开了先例啊。”

金鬼也道:“她本是冥界的灯芯,不知为何逃到了阳界,我们要把她带回去听二老发落!”

“是啊,是啊……”

土鬼和水鬼也在旁边应和起来。

接着水鬼又道:“我们也不想棒打鸳鸯,等你熬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慢慢的也就把她忘记了,你快些离开吧。”

五鬼带蓝芯回冥界的决心雷打不动,夏宇龙再怎么央求都无济于事,他们还说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废话。

夏宇龙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怒火在他心中一点点汇集,一场恶战在所难免,虽然他知道自己内力尽失,只要他还有一口气,五鬼休想把芯儿带回冥界。

只听得“嚯”的一声,夏宇龙猛然起身,他双目凝神,眼球赤红,一不发地盯着五鬼,眼神里充满了怨怒。

挺直腰板的夏宇龙在五鬼面前显得是那样的高大健硕,他杀气腾腾,铁锹被右掌捏得猎猎作响,五鬼脸色大变,纷纷向后退开了几步。

土鬼嚷道:“你这小子别不识抬举,是想打架么,我们还会怕你不成?”

金鬼急了,看着木鬼问道:“我说老木,你倒是说句话呀,这小子要阻止我们把灯芯带回冥界,我们真不能放过他了,你的意下如何?”

木鬼被冥阳纯火烧得最严重,他的上衣几乎燃烧殆尽,只剩下领子上的那一圈了,瘦骨嶙峋的上半身暴露了出来,胸口上的毛也被烧得拧成了一团。

木鬼“嗯”了一声,说道:“都好、都好,随你们的意就好,随你们的意就好。”他没有什么脾气,说起话来也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这世界与他毫不相干。

金鬼正要埋怨木鬼,水鬼却抢先说道:“我说小子,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们也不想瞒你什么了,干脆就把十几年前的事情说与你听吧。”

夏宇龙心下骇然,难道他还会和五鬼扯上什么干系么?他站直身子,竖起了双耳,双目变得炯炯有神起来。

水鬼看了看木鬼,叹了一声,说道:“十几年前老木在转世金坛中被灵魔所伤,我们带他到此地疗伤,你和你爷爷也正好经过此地,我们都被古墓中那狂吼声给惊醒了,那时你还是个婴儿,婴儿的阳气最纯,我们四鬼都争抢着去抓你来为木鬼疗伤,木鬼都阻止了我们说,他还是个婴儿,你们都放过他吧,幸得有木鬼为你求情,不然你还能活到今天么?”

金鬼走上前来,也轻叹一声,道:“原来老木说话总是滔滔不绝的,自从经过这事之后却变得沉默寡的了。”他转头看着夏宇龙,“我们也不晓得老木是被灵魔所伤留下的后遗症,还是他不杀你之后遭到的报应。小子,十几年前我们饶了你一命,今天你却这般无礼,不知我们还会不会放过你。”

夏宇龙嘴角掠过一丝轻笑,说道:“我还以为我与你们能扯上什么亲戚关系,原来我们都是路人,你们想让我放弃救蓝芯的念头,何必又那么拐弯抹角的,我从未见过做了好事而遭到报应的!”

夏宇龙“呵呵”了两声,抱拳向木鬼鞠了一躬,又道:“木前辈,谢谢你的不杀之恩,我还欠你一个人情,他日有机会定会报答,但是今天一事归一事,芯儿你们决不能带走,除非你们从我身体上踏过。”

“哥哥,你为冥界一个小小的灯芯死去不值得,你今后一定是个盖世英雄,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可惜芯儿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了,芯儿去意已决,你把芯儿忘了吧,你要保重身体,你一定会遇到一个比我好一千倍的女子,我走了之后你不要伤心,别了,宇龙哥哥,就当我们相识一场,没有相爱过……”

蓝芯的声音在泥洞中哀哀幽幽的响起,这是她与夏宇龙最后的诀别。

夏宇龙顺着蓝芯的声音看去,正是从火鬼的拳中发出来的。

听了蓝芯的话,夏宇龙的心犹如被掏空了般疼痛,他如掉了魂一般,恍恍惚惚地半跪下来,右手拄着插在地上的铁锹,左手捂着疼痛的胸口,泪水不知不觉地模糊了双眼,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和煎熬,若是芯儿离开了,整个世界将变得黯淡无光。

泪眼朦胧中夏宇龙看见五鬼的身影逐渐走远,即将消失在黑暗之中,五鬼这一去,他与芯儿将永无相见之日。

夏宇龙站起身来吼道:“你们把蓝芯还给我!”说着,他抽出地上的铁锹向五鬼冲去,“今天我要与你们拼命。”

“哼哼……”

“这小子死性不改!”

五鬼按照金、水、木、火、土的方位摆开了五行天罡阵,他们幻化成影将夏宇龙围拢在了中间。

夏宇龙只能根据五行真火的颜色辨别五鬼所处的位置。

但五鬼相克相生、虚实难辨,夏宇龙难于找到火鬼的位置,只要找到火鬼的位置,他想一锹治敌,把蓝芯从火鬼手中救出。

金鬼喝道:“小子,别以为我们怕你,我们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别再考验我们的耐心,你还有大好前程,请你自重。”

夏宇龙怒道:“你们别再消遣我了,要打便打,何必婆婆妈妈的,我知道我不是你们的对手,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们别想把芯儿带走,除非你们把我杀了!”

其实五鬼也不忍心伤害眼前这大好少年,他们知道,无论是阳界或是阴界,每一个生命都应得到尊重,他们修炼越久,越是清楚明白这个道理。

但五鬼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是阻碍他们的东西,他们都要想方设法给予除掉。

火鬼骂道:“他娘的,小子,我们的耐性是有限的,你为了一个冥界的灯芯这般折腾,值得吗,别逼我们动手!”

夏宇龙从骂声听出,说话的正是火鬼,他已顾不上这么多了,他提起铁锹循声向前打去,喝道:“我管你有没有耐心,把芯儿还我,你们爱去哪去去哪里。”

只听得“当当”两声,夏宇龙顿感手臂一阵酸麻,手中的铁锹已被其中的两股五行真火击落。

水鬼劝说道:“小子,你没有任何内力,拿什么和我们斗,拿什么和冥王斗?”

夏宇龙又急又气,再次哀求道:“五位前辈,我已经失去了爷爷,不想再失去芯儿,只要你们把芯儿还给我,我发誓不再纠缠你们。”

火鬼骂道:“娘的,在我们面前发誓值几个钱,我们的任务是把她带回冥界,其他事情我们一概不管。”

夏宇龙拾起地上的铁锹,锹柄还微微烫手,他循着火鬼的说话声再次向前击打而去,五鬼彻底怒了。

“别再与他磨蹭了,给他点颜色看看!”

“打得他老妈都不认识!”

只见五道真火一齐向夏宇龙的胸口射将而来。

夏宇龙应声倒地,血液自口中喷出,他咳了几声,捂着刺痛的胸膛,想挣扎着爬起身来,但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五鬼鬼魅的身影逐渐明朗,他们来到夏宇龙身旁,金鬼拍了拍手,说道:“这小子就是个废物,不配与我们斗。”

火鬼骂道:“娘的,他几次都是冲我来的,这小子不能留于世,让我除了他?”他环视了其他四鬼,想听听他们的意思。

土鬼看着火鬼笑道:“你手中拿着他心爱的女人,他不找你找谁?你要说除了他我没什么意见,免得留下祸根,日后他再找我们的麻烦。”

金鬼点了点头,也表示赞同,只有木鬼和水鬼默不作声。

火鬼问水鬼意下如何,水鬼为方才的争吵还在生闷气,他不耐烦的说道:“今后你的事情与我无干,你爱怎么就怎么吧,你我水火不容。”

火鬼骂道:“娘的,你就是一个小心眼,算个什么东西,今后你的事也不是我的事!”

“怎么,想打架吗?”

火鬼和水鬼摩拳擦掌的又争吵了起来。

却听见一向不爱说话的木鬼在一旁说道:“你们的做法我不同意,凡事要留一些余地,不能做得太绝,这是我的个人意见,听不听是你们的事了,我就说那么多……”

木鬼把头低了下去,不再做声了。

火鬼哈哈笑道:“老木,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知为何你就这样眷顾这小子,他是对你有恩还是你的儿子呢?十几年前你不让我们杀他,今天你还不让我们杀他,有一天他非得把我们杀了不可,你……”

金鬼打断了火鬼的话:“别再说废话了,我们当中有三个赞成,一个反对,一个不支持也不反对,少数服从多数,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赶快动手吧。”

火鬼、土鬼、金鬼走上前去,他们右手食指指尖凝聚起各自的真火,只听见火鬼说了声“去死吧”,三道真火向夏宇龙的胸口射去。

突然,一条面目狰狞的青色蛟龙狂吼着从夏宇龙的胸口窜出,在火鬼、土鬼、金鬼的身上缠绕了几圈。

青龙对着金鬼的面部又是狂吼了几声,似乎是在警告他们别再伤害这小子,青龙又怒视了其他几个四鬼,然后变成了丝丝缕缕的青烟消散在了泥洞之中。

火鬼、土鬼、金鬼身上的衣服被青龙碾得粉碎,他们的身上只挂着一丝破布遮挡在私密处。

五鬼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他们傻痴痴地站立着,不敢动弹,害怕青龙再次现身,但他们又有些兴奋,难道这小子就是他们等待已久的人么?

泥洞中静得出奇,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待青龙的青烟全部散尽,金鬼脱口叫道:“快去看他的胸口,看看有没有真龙缠身,难道他真是我们苦苦等待的少主?”

说着,金鬼已向夏宇龙奔了过去,其余四鬼也纷纷围了上去。

五鬼扒开了夏宇龙胸口上的衣服,一条栩栩如生的龙正“印刻”在夏宇龙胸口上,龙的身子沿着夏宇龙的右肩向后背延伸开去。

五鬼无比惊奇讶异,他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聚焦在了龙的身上,他们轻抚着龙身,犹如抚摸奇珍异宝般,龙身凹凸有致,鳞片有些刺手,又有些烫手,他们是那般的小心翼翼,害怕真龙再次窜出。

金鬼情绪有些激动,“嗯,就是他,这小子是我们苦苦等待的人啊!”

火鬼有些惊慌,他看着其余四鬼自问道:“这小子不会被我们的真火给烧死了吧?”

水鬼撇了撇嘴,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他看着火鬼嘿嘿笑道:“都是你的主意,非得要把这小子给杀了,你闯下大祸了,你做好负荆请罪的准备吧。”

火鬼“呸”了一声,骂道:“娘的,我们五鬼同命相连,我有什么不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是你自作聪明的后果,你知道你杀的是谁吗?你难逃其咎,你要一个人承担……”水鬼得理不饶人,很显然这话他是专门针对火鬼说的。

木鬼在一旁哀哀地叹道:“生死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本在一念之间,我们五鬼在阳界做的坏事还少么?既然都酿成了大祸,应该想办法挽救弥补才是,唉!我们都是在同一个船上的,现今要大难临头了,还有心思在这里争吵,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说着,他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听了木鬼的话,其他四鬼都沉默了,

火鬼为方才的莽撞深感后悔,他一改出口脏话的习惯,语气颇为缓和地道:“算了,是我要了结他的性命,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与你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金鬼皱了皱眉,道:“眼下还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先看看他还能不能救活再说,既然他是我们要等的人,我想他不会就这么弱不经风吧?”

水、土、火三鬼齐声应和道:“对的……先把他救活再说。”

金鬼俯下身来用手试探夏宇龙的鼻息,夏宇龙微微睁开了噙满泪水的双眼。

金鬼还未来得及反应,夏宇龙的双手已握紧了他那只瘦骨嶙峋的手,哀求道:“前辈,我求求你们了,你们把芯儿还给我好吗?不管她是人是鬼,我都要她陪在我身边,我不能没有她啊……”

金鬼的手冰冷刺骨,却全然影响不到夏宇龙那可怜巴巴的神情,但金鬼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见到夏宇龙悠悠醒来,其余四鬼也都欢呼雀跃,他们俯下身来,一起把夏宇龙扶起。

夏宇龙有气无力地靠在洞壁边,“多谢几位前辈不杀之恩。”

金鬼问夏宇龙:“你是天元甲子年阴历八月十五出生?”

夏宇龙点了点头,回道:“正是。”

金鬼掐了掐手指,自道:“按照六十甲子推算,今年是天元辛已年,你正好十八岁了!”

金鬼转头看着其余四鬼,颇为激动,“是了,他就是我们苦苦寻找的人啊,天元甲子龙回首、天元辛已龙归位啊,唉!我们差点酿成大错。”

夏宇龙听得一头雾水,不解地问:“前辈,你何故知道我的出生年月?”

金鬼笑道:“孩子,你先别着急问,等下我们会告诉你的。”说着,他转头看着火鬼,“赶紧的,赶紧把灯芯放了吧,等会儿灯芯出了问题我们都不好交差啊。”

夏宇龙更是不解,为何五鬼有如此巨大的转变,金鬼的话更是弄得他晕乎乎的,他一脸茫然,还以为自己正置身于梦境之中。

火鬼“哦”了一声,将手中的蓝色灯芯捧了过来,放在夏宇龙的手中。

夏宇龙看着手中的蓝光丝带,心下大喜,随后便黯然失色起来,问道:“前辈,你们把芯儿怎么了,为何芯儿变不回人形了?”

土鬼说道:“孩子,蓝芯在老火手中着了凉,她已经昏睡过去了,你手心有温度,快把她捂热吧。”

夏宇龙照着土鬼的话把蓝光丝带轻轻地捂在了掌中,他仍旧心中不安,看着五鬼问道:“前辈,你们还把芯儿带回冥界吗?”

水鬼嘿嘿一笑,说道:“孩子,把心放下吧,蓝芯已经在你手中了,我们不可能再要回来了,眼下最重要的是你要保重好身体,之前是我们做得不对,我们向你赔个不是。”

金、火、土鬼在一边应和道:“呵呵,是啊,是啊……是我们的不对。”

夏宇龙见到几位前辈对他这般客气,还主动向他赔礼道歉,他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也感到有些惴惴不安,他心下正在揣测,五鬼对他的态度为何会有如此巨大的反差?但此刻他最在意的还是蓝芯,若是五鬼真的把蓝芯还给他,他愿为五鬼做牛做马。

在不安之余,夏宇龙的内心也怀着无比的感激之情,他目光柔和地看着五鬼,坚毅地道:“宇龙有在先,只要芯儿回到我身边,我愿为五位前辈做牛做马,宇龙决不食。”

“嘿嘿嘿嘿……真是傻孩子!”

听了夏宇龙这番肺腑之,五鬼都开心的笑出了声。

正当此时,夏宇龙感觉到手心中的蓝光丝带正微微地抖动着身子,他摊开掌心,只见蓝光丝带的颜色由暗淡逐渐变得明亮起来。

夏宇龙乐道:“五位前辈,芯儿活过来了,你们看,她活过来了!”

金鬼看着其余四鬼说道:“是时候了,我们收回真火吧。”

其他四鬼纷纷点头,随后便一字排开,他们都探出了各自的中指,对着蓝色丝带,齐声说道:“收……”

只见五道真火从蓝色丝带中溢出,回到了五鬼各自的食指中。

蓝色丝带在夏宇龙掌心腾空而起,向半空中飘去,丝带周围的空间发生了扭曲,在众目睽睽之下,幻化一团蓝色烟雾,烟雾中走出一名女子,正是蓝芯,刚迈出第一步,蓝芯便晕倒在了夏宇龙怀中。

金鬼笑道:“孩子,不用担心,蓝芯只是受了惊吓,很快就会苏醒过来的,不过她被真火所伤,还需一段时日调养。”

夏宇龙心怀感激、热泪盈眶,他不知说什么是好。

蓝芯轻咳两声,缓缓地醒来,看见夏宇龙正搂着自己,她紧紧地靠在夏宇龙怀中,已经泣不成声了。

夏宇龙安慰道:“芯儿,没事了……五位前辈心怀慈悲,把你送回来了,我们要好好的感激他们。”

蓝芯哭红的泪眼向五鬼看去,五鬼当中金、土、火三鬼正赤裸着身子若无其事地站在他们跟前,他们瘦骨嶙峋的身子暴露无遗。

蓝芯的脸瞬间红透了,她急忙转过身子,靠在夏宇龙肩膀上,支吾道:“哥……哥……你看,他们有三个不穿衣服,不知他们会不会害羞。”

“哎呀呀,不好,暴露了!”

金、土、火三鬼意识到了自己的丑态,三人一溜烟似的躲到了水鬼和木鬼的身后。

土鬼为了挽回一些颜面,强词道:“还好也没有完全暴露,裆下还挂着一小块布遮羞,并没有一丝不挂!”

土鬼笑得很是开心,裆下的那块破布突然落了下来,这次他是彻底窘大了。

夏宇龙将身上的大衣撕扯成三块布匹,给金、土、火三鬼遮住了下身。

五鬼一字排开,拱手跪拜在夏宇龙跟前,齐声说道:“少主在上,五鬼有礼了……”说着,向夏宇龙磕了三个响头。

夏宇龙一脸茫然,战战兢兢地喊道:“五位前辈,使不得,使不得啊,你们是老辈,怎能向晚辈行如此礼数呢,你们把芯儿毫发无损的还与晚辈,晚辈已经是感激不尽了,你们这般客气,岂不是让晚辈难堪吗?如果晚辈有做得不到的地方,还请五位前辈训斥!”

夏宇龙走上前去,一一将五鬼扶起,他站直了身子,正要跪地向五鬼行礼。

金鬼抢上一步,将夏宇龙身子托了起来,急道:“少主,您这样做有失主人的风范,先听我们把话说完吧。”

蓝芯也感觉到无比讶异,她想知道在她化成灯芯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让五鬼服服帖帖地尊称宇龙哥哥为“少主”,这其中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和夏宇龙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在夏宇龙身上发生的事情总是让蓝芯惊喜不断,她小心脏的跳动随着这些事情此起彼伏,很是刺激。

金鬼拉着夏宇龙来到一平坦处坐下,五鬼围着夏宇龙和蓝芯相向而坐。

金鬼认真端详了夏宇龙一番,感叹道:“真是眉清目秀,器宇轩昂啊,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哎呀,我们不知道少主帅吗,请说重点!”火鬼有些不耐烦了,“你不说我说了,不过我口才没有你那么好!”

金鬼点了点头:“我们就不和少主卖关子了,不过有些天机不可泄露,我们在这里也不方便说。”

夏宇龙“嗯”了一声,迫切想知道这其中的原委。

蓝芯也认真地注视着金鬼,有些等不及了。

金鬼掐指一算,看着夏宇龙缓缓地道:“少主,按照六十甲子算,我们等你已有三千六百年了,从中元甲子到现在的天元辛已整整有三千六百一十八年,已经过了六十轮甲子了,我们等你等得好苦啊!”

水、土、火鬼纷纷应和道:“是啊……有三千多年了,总算把你盼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