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梨树小说网 > 剑指魔界 > 十七、阴界五行

十七、阴界五行

心焦烦乱何处去

迷迷惘惘落天涯

孤单背影泪晚霞

何处安榻是归期。

夏宇龙、蓝芯、大天二进到了古墓的泥洞之中,借着冥阳纯火发出的光,大天二在泥洞的前面探路,夏宇龙和蓝芯紧跟在后。

泥洞很多地方都已经塌方了,有些地方只能勉强容纳一个人勉强爬过去,遇到泥洞被堵死时,夏宇龙便用铁锹将泥土铲开。

一路上尽是一堆堆白骨,有些白骨已长满了青苔,有些白骨已陷入了泥土之中,白骨上的衣物都已经化作了尘土。

蓝芯看着满地的白骨,说道:“哥哥,你看这泥洞中到处都是死人。”

夏宇龙看着蓝芯问道:“芯儿,你害怕么?”

蓝芯笑道:“有什么好怕的,他们的灵魂都到阴间去了,留下的白骨犹如泥土,就算是孤魂野鬼我也不怕,我可是到过冥界的啊。”她用手扇了扇鼻子,“就是这味儿太难闻了,令人作呕。”

夏宇龙环顾一眼泥洞四周,说道:“这洞到处都封得死死的,味道很难散出去,若不是为了逃避族长他们的追杀,谁会进来到这个地方?”

蓝芯问道:“哥哥,先前你走过这条道么?”

夏宇龙回道:“我刚出生的时候,为了逃避族长他们的追杀,爷爷带着我走的就是这条泥洞。”

蓝芯咯咯一笑,说道:“爷爷真聪明,想不到他还留了这么一手,挖出这逃生的泥洞来。”

夏宇龙笑道:“这泥洞一定不是爷爷挖的,爷爷十分爱惜古墓,他绝不会动古墓的一砖一土,更别说挖这泥洞了。”

“那这些人又是什么人呢?”蓝芯不解的问道。

夏宇龙蹲下身来,扒开脚下的一堆白骨,白骨下掩藏着一些锈迹斑斑的铁器,他清理了铁器上的泥土,锄头和铁锹的轮廓便逐渐显露了出来。

蓝芯惊喜道:“哥哥,是锄头和铁锹。”

夏宇龙“嗯”了一声,并不急着说话,他又翻开了一堆白骨,白骨下同样隐藏的是锄头和铁锹。

片刻,夏宇龙说道:“他们都是来盗墓的,泥洞定是他们凿出来的,只有盗墓贼才干出这等缺德事情来。”

蓝芯愤愤地道:“掘人坟墓之人都没有好下场,他们一定发生了内讧,被毒死在这的。”

夏宇龙“哦”了一声,问道:“何以见得?”

蓝芯分析道:“我想是外边接应的人知道他们盗取了宝物,放毒气到泥洞中把他们全部毒死了,等毒气散去再进到泥洞中劫取宝物,你看他们头颅大多数是朝向泥洞之外,说明他们中了毒气之后并没有死,他们都急着往洞外爬逃生呢。”

夏宇龙觉得蓝芯说得有些牵强,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夸赞道:“芯儿小丫头是越来越聪明了。”

蓝芯红着脸笑了,说道:“这也是我的一面之词,比不上哥哥聪明……”说着她又咯咯地笑出了声。

夏宇龙和蓝芯在泥洞中边走边聊,不知不觉他们已离开古墓有好长一段距离了。

但夏宇龙关心的并不是泥洞中的这些白骨,他焦虑的是他和芯儿到了龙古镇后,族长他们会不会也追杀而去,如是这样,他岂不连累了姚爷爷和乾坤派,弄不好会挑起西风部落与乾坤派的战争。

难道自己真的要亡命天涯不成?眼下自己内力尽失,他又该往何处去?

这便是:

心焦烦乱何处去

迷迷惘惘落天涯

孤单背影泪晚霞

何处安榻是归期。

蓝芯见夏宇龙思虑重重,问道:“哥哥,你在想什么?”

夏宇龙回过神来,笑道:“哦,没什么,我是在想,你的冰火焰真好看,把族长他们弄得神魂颠倒的,为何我却无事?”

蓝芯笑道:“你还在想这事啊?”她双眼骨碌一转,表现出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族长他们闯入冥界,吸入了阴冥之气,只要见到冰火焰就会产生幻觉,而且族长和金老三被魔箭射伤,虽然他们有天蜈蚣护体,但只要见到冰火焰,天蜈蚣就会休眠,箭伤发作,就会产生幻觉。”

夏宇龙“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你这招真厉害。”他不由得向蓝芯竖起了大拇指。

蓝芯抿嘴一笑,说道:“多谢哥哥夸奖,我在冥界也只学到这点本事,冥灯二老最看好我,真后悔没和他们多学些本事……”

蓝芯顿了片刻,愤愤不平地道:“若不是哥哥大发慈悲,我得非烧死族长他们不可,想起他们那副嘴脸我就觉得可恨,哼哼,这次算他们走运。”

夏宇龙看着蓝芯,正色道:“芯儿,今后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随便使用冥阳纯火,冥阳纯火可是厉害之物啊。”

蓝芯知道,宇龙哥哥有一颗慈悲的心,但对仇家心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蓝芯本想将此话说给夏宇龙听,突然又想到爷爷的死因她的冥阳纯火所致,心里却是感觉到万般的愧疚,她含着泪点了点头,道:“哥哥,今后我听你的便是,只要你不点头我绝不会使用冥阳纯火。”

二人在泥洞中又走了好长一段距离,古墓深处发出的狂吼声搅得他俩心烦意乱,二人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泥土从头顶上丝丝缕缕地落了下来,紧接着又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夏宇龙吐出口中的泥土,向上看去,只见顶上的泥缝里掩映着密密麻麻的独眼小虫,这些独眼小虫均有拇指般大小,身体呈淡蓝之色。

在冥阳纯火的映照下,小虫的眼睛闪着金光,放眼望去,小虫布满了整个泥洞,犹如夜空中的繁星,两人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给迷住了。

小虫害怕冥阳纯火的光亮,纷纷往泥缝中挤去,有两只小虫被同伴挤了出来,落在了蓝芯的背上。

蓝芯急忙抖了抖身子,惊叫道:“哥哥,是什么东西掉到我背上了?”

夏宇龙笑道:“不要怕,只是两只小虫,我看看。”

待冥阳纯火照近时,蓝芯背上的两只小虫落到了地上,大天二扑了上来,两只小虫已钻进泥土里不见了。

夏宇龙道:“它们已经掉在地上了,别怕,这泥洞不见天日,竟是一些稀奇古怪的虫子。”

蓝芯问道:“哥哥,你见到虫子长的什么样子了吗?”

夏宇龙将独眼小虫的形状描述给了蓝芯听。

蓝芯又补充道:“它们没有脚,身体胖乎乎的?”

夏宇龙点头道:“虽然没有脚,但它们行动很是敏捷,掉在地上便钻进泥土中了。”

蓝芯“哦”了一声,说道:“果然是它们,真被我猜到了。”

夏宇龙有些不解,问道:“芯儿,你说什么,它们是什么?”

蓝芯看着泥洞顶上的“繁星”说道:“它们都是独眼尸虫,我们要小心,千万不能让它们碰到我们,否则它们会咬破我们的皮肤,只要它们闻到血腥味,就会成千上万的赶过来,到时候我们想跑就难了,最后就会变得像他们一样。”她看看地上的白骨。

“啊……”

夏宇龙头皮一阵发麻:“难怪爷爷说这泥洞邪门得很,没事别走这里。”

蓝芯思索片刻,脸上挂着淡淡的忧愁,说道:“这些尸虫专吸阴气,阴界对它们管得很严,不轻易出现在阳界……”

话到此处,蓝芯却打住了,不祥的预感正笼罩在她心头。

蓝芯担心有阴界的人出现,是来捉她回去的吗?

冥灯二老说,阴界五鬼在三界来去自如,可号令尸虫为冥灵两界吸取阴气,莫非五鬼专程到这等候她自投罗网……

蓝芯越想越害怕,为了不让夏宇龙担心,她只好把心中的害怕深深地隐藏了起来。

夏宇龙看出了端倪,问道:“芯儿,你怎么了,怎么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蓝芯沉吟片刻,抬起头来看着夏宇龙笑道:“没有,或许是我想多了……”话说间,她眼里却含满了泪水。

夏宇龙更是不解,追问道:“芯儿,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告诉哥哥好吗,我们一起面对?”

蓝芯向泥洞的前方看去,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担心这里有阴界五鬼出没,若是碰见他们我就不好脱身了,我们快些走,尽早离开这这泥洞。”

夏宇龙牵着蓝芯手的手加快了脚步,大天二不见了踪影,它早已跑到前方探路去了。

夏宇龙问蓝芯:“这阴界五鬼又是什么来头,很厉害么?”

蓝芯回道:“阴阳五鬼是阴界的差使,他们专程为冥界和灵界收集火魅灯油,有一些本事,冥灯二老都敬他们三分。我听二老说这五个鬼不属于三界,他们是天魔星座五鬼星宿到派阴界修行的,分属五行的金木水火土,他们之间相生相克,以各自的属相来起名,在冥界和灵界他们也有另外的绰号,叫做星宿五鬼。”

“你见过这五鬼的模样吗?”夏宇龙颇为好奇地问道。

蓝芯摇了摇头,说道:“我记得有一次冥灯二老在府邸接见了五鬼,那时我们只是守在门外,隐约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并未见到他们真正的模样,他们往返于冥界和灵界之间,来去无踪、飘忽不定的,很难见到他们。”

夏宇龙环顾了泥洞的四周,笑道:“既然他们飘忽不定的,那我们定是见不到他们了,我们还怕他们缠着我们么?呵呵,我还真想会会他们呢,看他们能有什么本事……”

夏宇龙放慢了脚步,又道:“我们都跑累了,慢些好么,我怕你被摔倒了。”

看着夏宇龙不紧不慢的样子,蓝芯很是着急,心想,以他们两人的力量定是斗不过五鬼的,况且哥哥功力尚未恢复,若是把实情告诉了他,岂不是让他更为我担心了?但一直这样瞒着哥哥也不是办法。

夏宇龙又问道:“芯儿,何故心事重重的样子,能告诉哥哥吗?”

蓝芯思索再三,她咬着嘴唇,凝视着夏宇龙,说道:“哥哥,我把实情告诉你吧,五鬼在冥界听命于冥灯二老,如果让五鬼知道我是冥界的火魅灯芯,它们定会把我带回冥界,我与哥哥再无相见之日了……”

说到这里,蓝芯有些哽咽了:“哥哥,如果我真被他们抓回冥界了,你不要伤心,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事发突然,夏宇龙惊出了一身冷汗,令他有些猝不及防。

突然一股热血窜至夏宇龙四身,强烈的保护欲望在他心里急剧膨胀,他把她搂在了怀中,生怕顷刻间就会消失了,怀中的她弱弱的,让他万般心疼,他不能失去她,他决定一定要拼命保护她,决不让她离开自己。

但此时的他内力尽失,和废人又有何区别,若真遭遇阴界五鬼,他拿什么来和五鬼抗衡?

此时的夏宇龙心里是痛苦的,他恨自己没用,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咬了咬牙,唯有将蓝芯紧紧地搂在怀中。

蓝芯读懂了夏宇龙的心事,她看着夏宇龙,微微一笑,道:“哥哥,虽然你内力尽失,定然是斗不过那五鬼的,如果我真被他们捉了去,你不要气馁,还有大天二陪着你呢,你要多学本事,成为芯儿心中的盖世英雄,芯儿在冥界会祝福哥哥。”

夏宇龙坚毅地道:“如果我真成了盖世英雄,我一定把冥界翻个底儿朝天,把你和你姐姐救出来。”

蓝芯呵呵一笑,说道:“芯儿相信哥哥一定能成为盖世英雄,但怕那时你身边的美女众多,你把芯儿忘记了呢。”

夏宇龙嗔道:“说的哪里话,什么美女众多,再多也比不上我的芯儿漂亮,爷爷可是把我交给你了,他老人家的安排我能不听从么?”

蓝芯扬了扬头,自豪地道:“那是,爷爷让我好好管着你咧,你以后可不能再喜欢别的女孩子了。”

夏宇龙笑道:“那是自然,爷爷他老人家有先见之明,他知道只有你才能降服得了我。”

蓝芯“呸呸”了两声,笑道:“什么降服嘛,说得那样难听,说得好像你是妖怪一样……”她虽然口中责备,但心里甜滋滋的欢喜得紧。

两人相视而笑,竟把五鬼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突然,在泥洞前方传来了大天二“呜呜”的叫声,声音急促,夹杂着敌意,每一声都在提醒夏宇龙和蓝芯要万般小心。

夏宇龙和蓝芯不由得心头一紧,二人相视片刻,蓝芯握紧了夏宇龙的手,急道:“莫非真是五鬼出现了?”

夏宇龙沉吟片刻,道:“走,我们去看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真遇见了五鬼,那又怎样?只要我夏宇龙还有一口气,我绝不会让他们把我的芯儿带走!”

听了夏宇龙的话,蓝芯捏着夏宇龙的手更紧了,她对夏宇龙的爱已经深入到了骨子里。

距离大天二的叫声越来越近,蓝芯停下了脚步,说道:“我得把冥阳纯火收回来,不能让五鬼看见了。”

说着,她抬起了右掌,冥火球缓缓落入她的掌心,泥洞中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二人紧挨着身子,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蓝芯紧紧地拽着夏宇龙的衣角,她心中是忐忑的,如果真被五鬼抓回了冥界,她宁愿死去……

来到了泥洞中的宽敞处,大天二停止了它那沙哑的叫声,回到了夏宇龙的身边。

眼前星光点点,宛如星辰大海……

夏宇龙又惊又喜,压低了嗓音说道:“芯儿,这是鬼打灯,我和爷爷走夜路时经常见到,别怕,它们不会伤害我们。”

蓝芯从夏宇龙的身后走上前来,向前方看去,她长长地舒缓了一口气,笑道:“原来是这些东西在作祟,我还以为是碰到了五鬼!”

夏宇龙笑道:“五鬼飘忽不定,哪容易被我们撞见?”他轻抚着蓝芯的头,“别想多了,没那么可怕!”

蓝芯环顾四周,说道:“哥哥,这里是一个死人堆子,这地底下一定埋葬了很多人,你看这些星星点点就是他们尸骨里发出来的磷气,在冥界叫磷火,阳间叫鬼打灯。”

“嗯,芯儿的话倒是提醒了我……”

夏宇龙恍然大悟,“爷爷说很多年前有一大群人凭空在泥洞中消失,这事之后再也没有人敢涉足泥洞了,这些人的消失也就成了一个谜,依我断定,他们到此地的时候,正巧赶上泥洞大面积坍塌,把他们全都埋在这下边了。”

蓝芯接话道:“哥哥说得没错,不然这里怎会有这么多的磷火。”

二人的话音刚落,泥洞中便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时光也仿佛在此刻停滞了下来。

越是安静,蓝芯越是感觉到不踏实,她担心阴界五鬼就隐藏在这片星海之下。

夏宇龙牵起了蓝芯的手,说道:“芯儿,我们走吧,脚步放轻些,尽量不要搅扰它们。”

“嗯,我知道。”蓝芯点了点头。

眼前的星海对蓝芯来说并不陌生,她也不感觉到害怕,她最担心的还是阴界五鬼,阴界五鬼最喜欢这些磷火,他们可以借助这些磷火将她打回灯芯原型,如果真的撞见他们,岂不悲哉……

想到这里,蓝芯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手心变得冰凉起来,额头渗出了阵阵冷汗。

夏宇龙感知到了她身体的变化,关切地问道:“芯儿,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

蓝芯摇了摇头,说道:“哥哥我没事,我们快些走吧,我不想在这里逗留了。”

黑暗之中,大天二听着夏宇龙的口哨向前缓缓走去。

夏宇龙为蓝芯打气儿道:“芯儿,别怕,阴阳自有路,我们与他们各不相干。”

二人的脚步放得很轻,但还是搅动了星海,数不尽的星星点点在他们身后卷起了旋涡、荡起了碧浪,跳着欢快的舞蹈,二人置身于浩瀚的“繁星”之中,淡绿色的光把他们的身子照亮了,他们身子的轮廓异常清晰。

眼前的景象煞是迷人,夏宇龙情不自禁地赞叹了几句,蓝芯脸上也挂着笑容,将先前的顾虑也抛在了脑后。

二人很快就走出了这片星海。

夏宇龙笑道:“想不到人死后还有这么美丽的景象出现,这也是生命的另一种延续。”

蓝芯接话道:“是啊,生命之花生生不息,其实……”

话说间,蓝芯嗅到了冥界那熟悉的味道,她心里一惊,已来不及过多思索,急道:“不好,哥哥,我们遇到麻烦了,我们快跑!”

“走……”

见蓝芯如此着急,夏宇龙也感大事不妙,他没有多问,拉着蓝芯的手大步向前奔去,大天二站在原地负责掩护,此时的它毛发直立,双眼充满了杀机,摆出了一副战斗的姿势。

二人才刚跑出几步,便听见星海之中传来了嘻嘻哈哈的大笑声,笑声空灵悠远、异常诡异,似乎由一人发出,又像是几人齐声发出。

听得夏宇龙和蓝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嘻嘻哈哈的大笑声很快就停了下来……

二人身后传来了尖声尖气的说话声:“冥界的小姑娘,你要往哪里跑,乖乖的给我停下,你是跑不掉的。”

说完,又是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

蓝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说道:“哥哥,阴界五鬼果真在这里,这回我怕是跑不掉了。”

一个法子在夏宇龙的脑海里疾闪而过,“芯儿,我和老二留下来对付他们,你出去后到龙古镇上找姚爷爷,你在……”

话说间,五道火光自夏宇龙和蓝芯的身后直射而来,光亮落在了二人跟前,五个土行孙似的男人幻化而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只见他们一个个瘦骨嶙峋,眼突鼻尖,手臂瘦长,手掌犹如鸡爪,他们各自头上正燃烧着“金木水火土”五道磷火,还穿着“金木水火土”五种不同颜色的衣服。

夏宇龙和蓝芯被迫停了下来。

也正在此时,大天二嚎叫着向五个土行孙扑了过来,其中一个土行孙说了声“定”,大天二扑过来的姿势就这样被定在了半空中,它口吐长舌、欲动不能。

在心爱的女孩子面前,夏宇龙不得不表现出男子汉气概了。

“芯儿,别出声,看我的!”

夏宇龙走上一步,拱手笑道:“五位大神,我们与你们并无冤仇,何故要拦住我们的去路,恳请各位大神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吧?”他轻微挪动了身子,有意把蓝芯挡在了身后。

“哈哈哈哈……”五个土行孙笑得前俯后仰的。

站在最右边的那个土行孙“呸”了一声,说道:“我们算不得什么大神,呵呵,连我们都不晓得,后生,我告诉你,我们是阴界五鬼,我是金鬼。”

“我是木鬼。”

“我是水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