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梨树小说网 > 剑指魔界 > 十三、破茧成龙

十三、破茧成龙

蓝芯眼睁睁地看着夏宇龙被布满红色鳞片的爪子拖进水晶球中,她除了哭泣却是无计可施,这水晶球只有拳头般大小,竟轻而易举的容纳下了一个人……

蓝芯惊异无比,但又觉得在情理之中,这水晶球可是宇宙魔方啊,整个宇宙它都能装下,何况小小的一个人呢?

在宇宙魔方中,夏宇龙无疑是去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他突然不在了身边,这让蓝芯无所适从,她远远地看着掉在草地上的宇宙魔方不敢靠近,此刻的她是惊恐的、无助的,更是悲切和茫然的。

想到夏宇龙生死未卜,想到自己今后要孤零零的一个人面对今后的一切,蓝芯鼻子里一阵酸楚,抱着双手坐在草地上低声抽泣了起来。

三只狼对着偏西的圆月“呜呜呜”地哀叫了一阵子后它们向蓝芯围了过去,伸出舌头舔着蓝芯的手臂和脸庞,蓝芯搂着三只狼又哭成了泪人儿,就像母亲搂着突然失去爹爹的三个孩子哭泣一般,是那样的悲伤,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过得半晌,蓝芯从悲伤中振作了起来,心想,何不随宇龙哥哥而去,说好的要一起同甘共苦、要一起浪迹天涯。

蓝芯转眼看着草地上的宇宙魔方,魔方里的亮光已经熄灭,她起身奔了过去,将宇宙魔方拿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她举起宇宙魔方对着圆月,向里边看去,球内黑乎乎的一团,死一般的沉寂。

蓝芯更加惊愕了,她哭嚷着道:“怎么会这样?宇龙哥哥还在里面呢,哥哥你快出来,你快出来,芯儿不能没有哥哥……”

宇宙魔方依旧无动于衷,里边已经陷入了永久的黑暗,就像一个灭亡的宇宙毫无生气可言。

蓝芯跪倒在地,看着挂在灵山之巅那硕大的异常洁白的圆月,她陷入了无尽的绝望和痛苦之中。

凄厉的哭泣声萦绕在灵山之巅,在这静静的月光下,让人听得心碎……

蓝芯悲痛欲绝,晕倒在了草地上,三只狼走过来趴在她身边,安静地守护在她身旁。

次日傍晚,蓝芯被入夜的寒气惊醒了,她打了个寒颤,缓缓地睁开了挂满泪珠子的双眼,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满怀期待地翻转着手中的宇宙魔方。

水晶球依旧毫无生气,里边仍旧黑乎乎的一团,不知道宇龙哥哥在里边怎样了,她悲伤到了极点,不禁又眼泪簌簌起来。

心中的悲伤化成了愤怒,蓝芯使劲地摇晃着并在地上使劲地敲打着这毫无人情味的水晶球,甚至对着它发出一声声狂吼,但任凭她使出浑身解数,都唤不醒球内那一丁点光亮。

夜幕渐渐地沉了下来,圆月跳出了山间,如昨夜般明亮。

蓝芯捧着水晶球慢悠悠地走到悬崖边上,她面无表情,看着眼前深不见底的悬崖,心想,爷爷和哥哥都不在了,她一个人活在世上还有何意思?倒不如跳下去随他们而去了吧……

夜风袭来,打在她的泪眼上冰冰的、冷冷的。

此时,三只狼正站在蓝芯身后对着她哀嚎起来,似乎在提醒她别干傻事。

狼的叫声把蓝芯从深思和悲恸中拉了回来,她向下看去,双脚已经踩在了悬崖边上,悬崖就在脚下,若是再向前跨一小步她真的就会掉下去了。

蓝芯迟疑片刻,转头看着三只狼,想与它们作最后的道别,月光的照射下却见三只狼的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它三儿正可怜楚楚地看着蓝芯,就像可怜的孩子看着要远离家乡的母亲那般。

蓝芯于心不忍,从悬崖边上退了回来,她要留下来保护它们,重振灵山狼群,只要宇宙魔方在宇龙哥哥就在,她相信,夏宇龙是无所不能的大英雄,死神是不能夺走他生命的,终究有一天他会获得重生,从这水晶球里出来。

蓝芯来到三只狼身边,揉捏着它们的耳朵,替它们擦拭眼角的泪水,笑道:“你们害怕我跳下悬崖回不来了么?放心吧!有你们在我不会干傻事的,我会好好守护灵山,好好地保护你们。”

蓝芯伸出了食指,一一点着三只狼的鼻子,又道:“虽然我很害怕狼,但是你们和其他狼不一样,你们是我的家人,今后你们就跟着我,但要听我的话哦,特别是你……”

蓝芯食指点在了大天一的额头上,“你比它们两个都要调皮,你平时是最烦人的一个,每次都是你带头挑事,你带头嚎叫我就暂且不说了,不知你从哪里叼来这个水晶球,害得宇龙哥哥被抓进了球里,你今后可要好好反省反省了,虽说你很调皮,但你的本事也比它们大,你是它们的大哥,它们都听你的话,今后你一定要带好你的两个小弟弟……”

听了蓝芯的话,大天一面部略显忧伤之色,它嘴里发出“哼哼”几声,眼角又溢出两行泪来,似乎意识到自己闯下了大祸,它乖乖地趴在了地上,随时等待蓝芯的惩罚,大天二和大天三也跟随着老大一起趴了下来。

三只狼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都竖起耳朵认真地听蓝芯的训话,没有一个敢啃一声。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蓝芯对凶恶的狼有着一种刻骨铭心的怕和恨,但此刻她竟有如此巨大的勇气走近三只狼,与它们敞开心扉面对面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它们之间的感情变得是如此的细腻和真切。

蓝芯站直了身子,她望着茫茫夜色,正思索接下来的路子该如何走时,突然感觉手中的水晶球微微颤抖起来。

还未来得及反应,水晶球便滚落在了地上,红色的光亮在球内再次复燃,但水晶球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内力和外力扩张和压缩着,眨眼的功夫水晶球已经膨胀和收缩了数次。

蓝芯又惊又喜,更是看傻了眼,她满怀期待,期待夏宇龙能从水晶球里逃出来,突然她脑中又闪过一个念想,是不是宇龙哥哥身上隐藏的潜能爆发了,他即将挣脱这小宇宙了么?她的心跳加速,已迫不及待了。

水晶球随着有节奏的膨胀和收缩缓缓地腾空而起,悬在了半空中,球体内力的膨胀势如破竹,外力的压缩俨然已经消失了。

水晶球迅速膨胀,已如堂屋般大小,球内浩瀚的星云清晰可见,蓝芯在惊喜之余努力地寻找着夏宇龙的身影……

突然,球内宇宙深处一道红色的强光射出,刺痛了蓝芯的双眼,余光向球壁四周溢出,化成了一簇簇隐形的红色雾气将水晶球包裹了起来。

紧接着山巅之上抖动不止,感觉顷刻间就要崩塌了。

蓝芯脸上的喜色已荡然无存,她变得忐忑不安起来,护着大天一它们踉踉跄跄地向大树那边退去,还未站稳身子,她和三只狼就被山巅的抖动给晃倒了。

就在她们滚地瞬间,水晶球里发出一声惊破夜空的狂吼,一条巨大的红色蛟龙从水晶球里窜出,又听得轰隆一声闷响,一个黑影从雾气中掉落在了草地之上,远远看去是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究竟是何物却看不清楚。

巨龙的身体上烈焰灼灼,满身的鳞片发出“哗哗啦啦”细碎的声响,烈焰正是从鳞片的缝隙间发出,它盘绕着山巅上的大树转了两圈,身体缠在了树干上。

它把头垂了下来,嗅了嗅蓝芯的身子,“呃”地一声打了个嗝,便扭头看了看掉在草地上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又转过头来盯着蓝芯看,它双眼鼓瞪,鼻子上两条长长的触角在蓝芯的眼前晃来晃去。

蓝芯被蛟龙狰狞和丑陋的面容给吓坏了,她紧闭双眼,低下头来,双手紧紧地拽着,指尖刺痛了掌心,全身哆嗦着几乎缩成了一团,背心渗出阵阵冷汗来。

三只狼趴在蓝芯身后,也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过得片刻,灵山之巅不再抖动了,四周恢复了平静,安静如常。

蓝芯在心里捣腾道:“这怪兽怕是离开了吧?”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却见蛟龙仍然在看着她,她脸色大变,坐在地上往后连连退缩,惊愕地叫道:“你是何物,我们不认识你,求你别来伤害我,别伤害宇龙哥哥好么?”

蛟龙“呃”了一声,又打了一个嗝,笑道:“小姑娘,不要怕,虽然我看起来很凶很丑,但我并非恶类,我是火鳞龙,来自宇宙……”

火鳞龙突然嘘了一声,微微皱起了眉头,又道:“只能向你透露这么多了。”它又看了看不远处那团黑乎乎的东西,“你过去看看他吧,好好对他,嘿嘿,这小子真有福气,遇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不和你们聊了,我得回去复命了……”

蓝芯正要开口问明缘由,却见火鳞龙腾空而起,挥舞着燃烧的四爪向夜空中游去。

火鳞龙越游越远,夜空中只见一条火红的丝带在飘荡。

蓝芯突然觉得这世间是那么的美好,不像她想象中的那般糟糕,她望着火鳞龙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她挥舞着手,高声喊道:“你还会回来么,你要飞到哪里去,以后我们去哪里找你?”

夜空中传来火鳞龙的回声:“回到宇宙中去,去到我该去的地方,你们不用去找我,我的使命已经完成,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火鳞龙消失了,夜空依旧清朗,好像什么事情都未发生过似的。

蓝芯呆立原地,望向深邃的夜空久久回不过神来,火鳞龙来自何方,它要飞向宇宙中的何处?那是神秘而令人向往的乐园吗?那里没有痛苦、没有战争、没有悲伤、没有尔虞我诈吧,是无忧无虑的仙界吗?

突然,圆月那方传来了火鳞龙惊破夜空的吟叫声:“你是龙的后人,是宇宙之子,但你又是一个凡人,希望你信守诺言,普度众生,肩负起拯救三界之使命,留下两块鳞片给你们做个纪念吧,它们或许对你们有所帮助。”

夜空中缓缓飘落下来两块燃烧着的鳞片……

鳞片落入蓝芯掌心的瞬间就熄灭了,化作了两块红色的玉石,玉石微微烫手。

玉石晶莹剔透,呈椭圆形状,在淡淡的月光下泛着紫红色的光,里边隐隐显出鳞纹,煞是迷人。

蓝芯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她翻来覆去地端详玉石片刻,便把它们放进了上衣兜里,向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奔了过去,同时在心里她也疑惑地问道:“方才火鳞龙这般盯着我看,它说龙的后人,拯救苍生?难道是在说我吗?”

片刻,蓝芯摇了摇头,自言道:“我一个弱女子哪有这么大的本事拯救苍生,诺言?是什么诺言嘛,我可没在火鳞龙面前许下过什么诺言,嗯,火鳞龙说的一定是宇龙哥哥,唉,想多无益,等下问一问宇龙哥哥不就清楚了么。”

待走近时才看清楚那黑乎乎的东西原来是一团透明的粘稠液体,液体中间躺着一个人,正是夏宇龙,盘旋在他上方那片红色雾气早已不见了踪影。

粘稠液体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臭味,蓝芯捂着口鼻将夏宇龙从液体中扶了起来。

夏宇龙还处于沉睡之中,并无意识行走,蓝芯搂着他吃力地起身。

一个弱女子和一个大男人的身体比起来,蓝芯的身材显得是如此的娇小和单薄,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夏宇龙扶到了旁边的草丛上躺下。

三只狼对着圆月“呜呜呜”欢快地嚎叫了起来,似乎在告诉天堂的老头和刀疤,它们的老大已经平安归来了,叫他们不要担心。

它们来到夏宇龙身边,替他舔去了身上那黏糊糊的液体,腥臭味逐渐散去。

过得片刻三只狼又对着圆月高声呼嚎了起来……

嚎叫声空远悠长,犹如幽灵在山谷中飘荡,或许这就是狼的灵性所在,它们是通人性的,是最忠诚的。

在蓝芯听来,狼的呼嚎总是在一个调子上,是因为她与狼接触的时间太短了,听不出它们的喜怒哀乐吧,她知道三只狼和她一样都是高兴的,心里是踏实的。

一只有温度的大手突然抓住了蓝芯的右手臂,蓝芯心里一惊,即刻将目光从三只狼身上收了回来,随后她由惊转喜,紧皱的眉头完全舒展了开来,脱口喊道:“宇龙哥哥,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你没事就好。”

夏宇龙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他想起身,却感觉全身无力,躺在草地上缓悠悠地道:“我听见你和大天一它们在呼唤我,在呼唤我回来,我不能丢下它们,更不能丢下你。”他握紧了蓝芯的双手,眼里噙满了泪水。

蓝芯吃力地将极度虚弱的夏宇龙从草地上扶起来靠在大树上,她双手捧着他俊美的脸庞,满怀心疼地看着他。

两行泪水不知不觉地从蓝芯眼角溢出,顺着她的脸庞缓缓滑落,在夏宇龙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她才知道原来她是多么地爱他,对他是那样的不舍和依恋,短短的两天时间,就像度过了一个轮回,她想,他们此生再也不分开了……

蓝芯投入了夏宇龙的怀中,柔声地问道:“宇龙哥哥,你究竟去了哪里,遇到了什么事情?芯儿好担心你,担心你再也回不来了,担心你再也不照顾芯儿了。”

夏宇龙拭去蓝芯脸庞的泪水,轻柔着她的长发,笑道:“你看,我这不是平安地回来了嘛,让芯儿担心了,今后我再也不会离开芯儿了。”

蓝芯突然想起火鳞龙的话来,她看着夏宇龙问道:“你知道吗?刚才从那水晶球里窜出一只火鳞龙,它说你是龙的后人,是宇宙之子,叫你普渡众生,拯救苍生呢!”

夏宇龙一脸惊愕地看着蓝芯,问道:“什么,你说什么呢?什么龙的后人,宇宙之子?”他完全没有明白蓝芯的话。

蓝芯有些惊奇,问道:“在宇宙魔方里你没见到火鳞龙吗?火鳞龙可是从宇宙魔方中出来的,在宇宙魔方中它没和你说话吗?火鳞龙的爪子和先前抓你进宇宙魔方中的那爪子一模一样,我怀疑就是火鳞龙把你抓进宇宙魔方中的。”

夏宇龙满脸的疑惑,他思索着望向远方凄清的山脉,说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把我抓进宇宙魔方中我已全然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我突然出现在一片星空中,穿越了茫茫宇宙,来到了一个星系……”

夏宇龙思索片刻,又道:“我隐约感觉自己身处一个黑漆漆的,无边无际的空间中行走,我以为会这样一直走下去,再也回不来了,直听见大天一它们在背后呼喊我,我猛地回头,才看见你坐在我身边,在黑漆漆的空间里我十分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看着蓝芯一脸茫然的样子,夏宇龙又问道:“你真见过那条火鳞龙吗?”

蓝芯点了点头,把见到火鳞龙的经过不漏一字地说给了夏宇龙听,并从兜里掏出两块鳞片化成的玉石,夏宇龙捏着其中一块玉石望向夜空,他想寻找火鳞龙的踪迹,想象火鳞龙的样子,但夜空中只有一轮清冷的圆月和一些稀稀疏疏的星星。

过得半晌,夏宇龙转过头来问蓝芯:“我真是龙的后人?”

蓝芯点了点头,笑道:“你想想看,我们一同观看宇宙魔方,火鳞龙为何要把你拉进魔方中,而不是我,它肯定是在传授你龙的本事,以后宇龙哥哥就是无所不能的大英雄了,我们再也不用担心被人欺负了。”

夏宇龙眉头紧锁,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他轻叹一声,说道:“火鳞龙不杀我就好了,哪会传我什么本事呢?我醒来后就觉得身上软软的,没有任何力气,像生了一场大病一样,特别是我的后背痛得特别厉害,疼痛感从胸口处一阵阵袭来,汇集在背部的脊椎上,越是运气抵御,越是疼痛难忍。”

蓝芯向夏宇龙脸庞看去,只见他面色忧郁,额头上挂满了豆大的汗珠,她替他擦拭汗液时,只感觉到他身体冰凉刺骨。

蓝芯又惊又骇,心疼地问道:“哥哥,你怎么了?莫非是火鳞龙说了假话么?”

夏宇龙强忍着疼痛,回道:“背后的疼痛感越来越明显了,我听爷爷说,龙是人类的图腾,爷爷最崇拜龙了,他老人家活了一辈子都没见过龙,我也没见过,你真有眼福,你才是龙的后人,呵呵,以后你可要保护我们哦,这辈子我要死缠着你咧。”说着,他咧嘴一笑,一脸坏坏地看着蓝芯。

蓝芯皱了皱眉头,嗔道:“哎呀,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说的是认真的……”

话音未落,夏宇龙终于忍不住疼痛“啊”地叫出了声,随后便抓挠着全身在地上哀嚎翻滚,已变得痛不欲生了。

蓝芯急得大哭,对着夜空愤怒地喊道:“火鳞龙,火鳞龙,你不是说不伤害我们吗?你看你把宇龙哥哥伤害成什么样子了,你骗人,你是个大骗子……”

三只狼也被夏宇龙的样子吓坏了,它们对着圆月又呜呜呜地嚎叫了起来。

也就在此时,灵山后山上隐隐传来十几只狼的嚎叫声。

“芯儿、芯儿……它听不见的,别再白费力气了。”夏宇龙躺在地上气息奄奄地道,“这痛一时半会也要不了我的命,我们得赶快下山去找姚爷爷替我医治……”

显然他背后的疼痛已减轻了许多。

“让我看看……”蓝芯把夏宇龙扶了起来,她撩起了他背后的衣服。

这一看,使得蓝芯大为震惊,双手也变得颤抖了起来,只见夏宇龙背脊微微隆起,背脊附近的皮肤正在一块一块的脱落,新生皮肤的颜色犹如火鳞龙的鳞片那般通红。

蓝芯轻抚着隆起的背脊,无不惊讶地问道:“哥哥,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真的要变成一条龙了么?变成龙之后你就要飞到宇宙中去了,从此就和芯儿分开了,我不让你离开我。”她的话语里带着淡淡的忧伤,心里隐隐感到不安。

夏宇龙笑了,安慰道:“傻瓜,别多想,我怎会变成一条龙呢?我可能是中了火鳞龙的毒,我们尽快去找姚爷爷,他一定会治好我的病,走,我们这就去。”

夏宇龙想起身站起来,却怎么也使不上气力,只觉丹田内空空如也,就如蒸发殆尽的一潭湖水,再也没有了生气与活力。

蓝芯又吃力地把夏宇龙扶了起来……

夏宇龙挽着蓝芯的手,靠着她的身子往前走了两步,他便气喘吁吁了,又无奈地坐回了草地上,垂着头说道:“芯儿,让我休息一会儿,我的背脊又在疼痛了,走不动了。”

蓝芯又撩开了夏宇龙后背的衣服,只见他的背脊又隆起了几许,皮肤的溃烂正一点点地往全身蔓延,她不禁骇然,哥哥的身体是在蜕变成龙啊!

蓝芯既心疼又害怕,心疼夏宇龙还要承受怎样的痛苦和煎熬?害怕的是夏宇龙变成一条龙后,飞到宇宙中去再也不回来了,再也不理她了……

火鳞龙的话又在蓝芯耳边响起:“你要肩负起拯救苍生之使命……”

哥哥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是半人半龙的怪物吗?

蓝芯心乱如麻,她不敢再往下想了,她俯下身来,说道:“哥哥,我来背你吧,我背你去找姚爷爷。”

夏宇龙无力地笑了笑:“我可比你重着呢,你背不动我的,我休息一会儿再走。”

过了半晌,夏宇龙望着龙古镇那方,有些无奈地道:“这里去龙古镇的路途还很遥远,以我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是到不了龙古镇了……”

蓝芯替夏宇龙理了理额前凌乱的发丝,说道:“我这就去龙古镇找姚爷爷来救你。”

夏宇龙摇摇手,看着蓝芯,脸上露出的浅浅的笑容:“你一个女孩子走夜路很危险,而且你又不识路。”他转头看着身边的三只狼,“还是给大天三去吧,姚爷爷最喜欢它,它去到那里姚爷爷就知道我遇到麻烦了。”

大天三会意地走上前来,头挨擦着夏宇龙的身子。

夏宇龙在它耳边低语道:“老三,你去龙古镇把姚爷爷叫来,我走不动了,现在全靠你了,你快去快回,路上不要和其它狼群纠缠,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大天三竖立起了双耳,认真聆听着夏宇龙的每一句话,嘴里发出“嗯嗯”几声后,便向进入古墓的缝隙口走去,在进入古墓之前,大天三回过头来呜呜了几声,和大伙儿道了别,便钻进了缝隙之中,往古墓中去了。

圆月逐渐偏西了,灵山后山上又隐隐传来了那十几只狼的嚎叫声。

蓝芯好奇地问:“这灵山上难道还有其它狼么?”

夏宇龙感到不安起来,他担心大天三遭遇到其他狼群的围攻,他知道狼群的报复性极强。

自从他和爷爷回到了灵山,在灵山主峰上好久没有被其他狼群占据了,他认真听了片刻后,叹了一口气,说道:“爷爷和刀疤不在了,这些狼群又来争抢地盘了,它们知道这三只狼根本就不是它们的对手,它们在向周围的狼群示威,接手灵山后山上的地盘呢。”

夏宇龙又认真听了片刻,惊异地道:“这就奇怪了,我听那头狼的声音如此苍老嘶哑,这只头狼一定是上了年纪的,而其他狼的声音浑厚有力,按狼的等级它们的头狼应是身强力壮才是,为何还会有如此老的狼做头狼,嗯……它们很有可能是一个纯种狼群的家族。”

半晌,夏宇龙皱起了眉头,他看着大天一和大天二又叹道:“但愿老三不要遭遇到它们的围攻。”

蓝芯看着趴在夏宇龙身边的大天一和大天二,问道:“它们为何又如此安静了?”

夏宇龙道:“大天一知道我身上有伤,行动不便,此时不是争强好斗的时候,若引来了那十几只狼就麻烦了,所以大天一选择了沉默和忍气吞声,以大天一的脾气若是在平时它岂会放过它们,说不定它已下山和它们撕咬去了……”

夏宇龙背脊又开始疼痛了,他缓缓地躺了下来,柔声道:“不过你放心,它们不知道上来的路和机关,我们在这里很安全。”

蓝芯抚摸着大天一的头,笑道:“真听话,宇龙哥哥生病了,我们要好好的照顾他哦,等老三把姚爷爷请来,宇龙哥哥的病很快就好了。”

此时大天二把身子挪了过来,靠在蓝芯的身上,两眼水汪汪地看着她。

夏宇龙笑道:“你看,它们和你混熟了,还学会了争宠。”他笑得很开心,已忘记了身上的疼痛,他为蓝芯已经完全融入他们这个大家庭中而感到高兴。

蓝芯抿嘴一笑,说道:“太可爱了,你是它们的大哥哥,今后我就是它们的大姐姐。”

夏宇龙的身体越来越痛,他又在地上翻滚哀嚎起来……

蓝芯知道那是身如刀割般的疼痛,她心痛到了极点,却无计可施,也无法替夏宇龙分担,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地守着他,等着老三把姚爷爷带来。

夏宇龙背脊的疼痛已由右边的臂膀传至了胸口,胸中似乎正燃烧着一团烈火,他烈火焚身,生不如死。

突然从天外隐隐传来一股真气融进了他额上粉红色的印堂中,他猛然起身盘腿而坐,双眼怒视前方,眼珠子红得可怕。

夏宇龙犹如获得了天生神力般,他捏住胸口,一把将身上的衣物扯碎,宽大而结实的胸膛展露了出来,只见他胸口上的皮肉也正在一块块地裂开,一层一层地脱落。

夜风袭来,细碎的皮肤随风起火,向四处飘落而去,星星点点地消失在了草丛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