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梨树小说网 > 剑指魔界 > 十二、宇宙魔方

十二、宇宙魔方

夏宇龙和蓝芯在灵山古墓木屋又住了几天,他们打算等君子八剑回来后一同回龙古镇去,但君子八剑却迟迟未来。

夏宇龙心里暗暗焦急,莫非师叔他们已经回龙古镇了?想想似乎不太可能,他们去追阴山老妖的时候已经知道爷爷受了伤,再怎么说他们也要回来看爷爷的,莫非他们遭遇了不测……

蓝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宇龙哥哥,在这里好闷啊,你说过要带我去山顶看看的,不如我们此刻就上灵山之巅去看看,反正在这呆着也闷得慌。”

想起在古墓里承诺过蓝芯的话,夏宇龙向山顶看去,只见灵山之巅高高耸立于古墓之上,巅峰没入云端,他很久也没到山顶上去了……

片刻,夏宇龙笑道:“走,我们上去看看,带你去体验一番人间仙境。”说着他拉起蓝芯的手向古墓走去。

蓝芯满心欢喜,一个劲地叫好。

来到古墓门前,夏宇龙吹响了口哨,三只狼也跟了上去……

扒开草丛,他们从缝隙中钻了出来,眼前正是一块绿色的草地,草地的边缘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悬崖呈不规整的圆形。

一棵大树犹如一把巨伞撑开于草丛正中央,悬崖四周云雾缭绕,更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放眼望去,前方云海翻腾,苍翠色的山峦镶嵌于云海之中,云海上方还有一片薄薄的云层遮住了太阳,万道金光自云层中透出,洒向了广阔无边的大地。

蓝芯尽情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她闭上双眼,展开双臂,完全陶醉于这绝佳美色之中了,她发自肺腑地赞叹道:“太美了,真的太美了,这里就是人间仙境。”

夏宇龙望着远方,他闭口不语,脸上洋溢着微笑,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景色了。

夏宇龙记得,爷爷第一次带他上来这里的时候,那时候他才十一岁,他在这里一呆便是一天,他和三只小狼在草地上尽情地玩耍,累了他们便躺在树下休息。

从那以后,夏宇龙趁爷爷带刀疤上后山捕猎,他就领着大天一它们偷偷地摸上山巅玩耍,爷爷回来时发现他不在木屋,便直奔山巅上来了。

有一次他爬上了大树上,和爷爷玩起了躲猫猫,爷爷到处都寻不见他,眼看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爷爷被吓得连连跺脚,爷爷大声呼喊他的名字,把草丛里的每个角落都翻了个遍。

夏宇龙却在大树上嘿嘿地笑出了声,爷爷又急又气,提着他的耳朵从山巅上下来,责备道:“这悬崖如此之高,若是摔下去非得粉身碎骨不可?到时候爷爷上哪里去找你,怎么向你母亲交代?”

夏宇龙却和爷爷顶起了嘴:“哼,我就是不怕,没有你在我也不会摔下来,有你在我们才不好玩呢,总是在我耳边说这说那的,让我玩得不安心。”

听了夏宇龙的话,爷爷怒了,他抡起手掌,准备打夏宇龙的屁股。

夏宇龙调皮地把屁股翘了过去让爷爷打,老头表情凝重,脸颊上两道皱纹深深地陷了进去。

老头思索片刻便放下了手,他摇了摇头,叹道:“你越来越不听话了,爷爷管不了你了……”

“你在想什么?”

蓝芯的话打破了夏宇龙的思绪,夏宇龙回过神来,笑道:“有些触景伤情,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那时候天真叛逆,不知道爷爷的担心和牵挂,总是惹爷爷生气。”

夏宇龙和蓝芯来到一小土堆上坐下……

“说说看,你怎么惹爷爷生气的。”蓝芯看着夏宇龙。

夏宇龙说起了独自上山巅玩耍被爷爷责备的事情,话毕,他摇了摇头,颇为沉重地道:“那时候真是不懂事啊,自顾着贪玩了,却也未曾顾及到爷爷的感受。”

蓝芯笑道:“小孩天生爱玩,哥哥又何必太过于自责?你有所不知,我小时候与小伙伴们上铁石山,虽说去玩耍,却是去冒险,后来遭遇到了狼群,我们大多数同伴被救了回来,但有很多伙伴永远走不出铁石山了,父皇不仅训斥了我一顿,还说要把我的双手双脚用铁链锁着,母后和大臣们求情,才被关了一个月禁闭,我可比你惨得多呢……”

话到此处,蓝芯把头垂了下来,轻抚着地上的绿草,继续说道:“西丹古国灭亡后,四处兵荒马乱,也不知父皇和母后流落到了何处?还有那群伙伴,唉……渺渺几千年,时过境迁,早已物是人非了。”她不免有些伤感。

夏宇龙起身,拉着蓝芯的手,说道:“别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我们都要好好地活着,你父皇和母后知道你尚在人世,不知道有多开心呢,走……”

二人向大树走去,感觉眼前有一个庞然大物向他们张开了怀抱,抬头望去时,只见树的叶子鲜艳翠绿,每片叶子均有巴掌这么大,层层叠叠错落有致,白色雾气正从树叶的间隙中慢慢穿过。

蓝芯喜道:“宇龙哥哥,这是什么树,我第一次见到。”

夏宇龙回道:“爷爷说这树叫天神树,在三界独一无二,万年不死。”

看着干干净净的草地,蓝芯惊叹地问道:“哥哥,它竟然不掉一张叶子?”

“是啊,小时候我也觉得奇怪,于是我爬到树上摘了一片叶子,当我放开手时,叶子非但没有往下掉,反倒向天上飞去,越飞越远,消失在了深空中。”

蓝芯又惊又喜:“我也要试试看……”

“没问题,抓稳了……”

夏宇龙怀抱蓝芯,抓紧树上垂落下来的一根枯藤,借助脚尖上的力,飞身而起,只觉耳边微风轻扫,二人已跃上了大树的树干上。

蓝芯向下看去,已身居高处,她不由得惊叹一声:“哇,头有点晕。”

夏宇龙笑道:“别往下看。”他拽着蓝芯的手向树干的末端走去。

树干的末端枝叶纵横,竟是一块平坦之地,将夏宇龙和蓝芯稳稳托起。

二人并排而坐,山巅上的一草一木和远处的景色尽收眼底,缥缈的雾气丝丝缕缕地轻抚着二人的身体,一群群飞鸟自由自在地飞过灵山之巅。

蓝芯脸上挂满了喜色:“宇龙哥哥,等把事情办完,我们还回来这里,到时候我们哪也不去了,就在这终老吧。”

夏宇龙坚毅的脸上露出一丝柔和,笑道:“嗯……我本是属于这里。”

蓝芯握紧了夏宇龙的手,向他的身体又靠近了些:“我真不想离开这里,在这里无忧无虑的不用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多快乐,即使不是神仙,却胜似神仙般的生活。”

一股醉人的清香迎面而来,夏宇龙那颗小心脏变得有些躁动,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好,他支吾道:“你……你……你不去寻找救你姐姐那人了么?”

“去,肯定是要去的,自西丹古国灭亡后,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蓝芯思索片刻,眉头微微一皱,又道:“唉!这茫茫人海,也不知救我姐姐的人会在哪儿。”她看着他薇薇一笑,“你答应过我要陪我一起找我姐姐的,说话可得算数?”

夏宇龙“嗯”了一声,点头道:“那是当然,不过救你姐姐那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男是女都不知道,那我们怎么找?”

蓝芯抿着嘴笑道:“虽然姐姐不让我乱说,因为你是我宇龙哥哥,我向你透露一点小秘密,那是我姐姐的心上人,姐姐说他是个盖世英雄,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只有他才能打败冥王,救她脱离苦海,唉!就到此打住了,不能再往下说了,不然姐姐会责怪我的!”

“啊,原来是这样。”夏宇龙颇为惊讶,挠着头正暗自思索,在他认识的这些人当中,谁有这么大的本事?他从小和爷爷在灵山上长大,从未出过远门,最远也只是去到龙古镇,他认识的人也只有姚爷爷和君子八剑他们,不用想就数得出来,也就那么十几个人,姚爷爷虽然本事大,但和芯儿的姐姐八竿子也打不着,绝不会是芯儿姐姐的意中人。正如爷爷说的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这世上本事大的人多的去了,只是他们还没有遇见而已……

见夏宇龙又陷入了沉思,蓝芯担心他还会追问下去,她哎呦一声,将话锋一转,道:“哥哥,你看这翠绿欲滴的叶子太可爱了,我真怕伤害到它们,不忍心去摘。”

夏宇龙回过神来,笑道:“没事,这树的生命力可顽强着呢,经历了数万年还依旧常青,你试试就知道了。”

夏宇龙随手摘下身旁的一片叶子放在蓝芯的手中。

蓝芯双手捧着叶子,感觉柔柔的、软软的、轻轻的,生怕一用力就弄破了它,她有些不舍地道:“可爱的叶子,对不起你咯……”说着她放开了手。

叶子在蓝芯的掌心缓缓飘起,慢悠悠地往天空中飞去,蓝芯看得呆住了,她一言不发,双眼紧随渐渐远去的叶片移动,直至叶片消失在湛蓝蓝的深空中。

蓝芯惊叹道:“真是太神奇了!”她双眼里流露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

夏宇龙说道:“俗话说落叶归根,而这树的叶子却是反其道而行之,这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在姚爷爷家里,我也查阅了一些古书,但终不得其解。”

蓝芯双手捧着脸颊,望向深邃的天空,问道:“宇龙哥哥,你说这叶子最后会飞到哪里去,它会飞出天外么?”

夏宇龙将身子靠在树干上,凝神望向天空,长长地舒缓了一口气,说道:“我听爷爷说,这叶子很有灵气,它们也有生命,当你把它们从树上摘下那一刻起,它们就有了自由,获得了重生,它们会飞呀、飞呀,无拘无束地一直向天空飞去,等它们飞累了,想歇息了,它们会停下来,但最后落在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

听了夏宇龙的话,蓝芯联想到自己的经历,她颇为感慨,轻叹一声道:“逆境非逆境,或许它会是一种崭新新的开始呢,我们何尝又不是这样,悠悠岁月,浮华只为半身,哪天我们累了,我们也会换一种方式生活,不管怎样,顺其自然,活在当下,不勉强、不做作,只要开心就好。”

蓝芯又放飞了几片叶子,它们越飞越高,越飘越远,是那样的自由,那样的无拘无束,她嘴角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心中猜想它们可能会落往的地方,一片草原上?山谷中?或是大海里?它们应有不同的归宿,就像我们每个人,有各自的生活方式。

夏宇龙又摘下一片叶子,将切口放到了蓝芯的鼻边。

蓝芯笑了,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腮帮上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哇,真香啊,是一种淡淡的清香,让人特别舒服,它们在树枝上时为何闻不出任何的香味?”

夏宇龙笑道:“这香味并不张扬,也不喧宾夺主,该到它释放的时候它会毫不保留的释放出来,爷爷说这便是它们的价值所在。”

入夜了,圆月像一块蓝红色的翡翠挂在东北边的夜空中,异常销魂。

蓝芯指着圆月,欢喜地叫道:“宇龙哥哥,你看,蓝月亮,我们见到蓝月亮了,这蓝月亮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它的中心还有带着血红,太漂亮了。”

夏宇龙嘴角微微向上翘起,说道:“每当满月之时,只有在这山巅之上才能见到这么好看的月色,接下来还有更惊喜的事情发生呢。”

蓝芯更是好奇,急忙问道:“是什么惊喜的事情,说来听听?”她看着夏宇龙,满怀期待。

夏宇龙呵呵两声,神神秘秘地道:“着什么急嘛,这事急也急不来的,有没有还不知道呢,如果我说得明白那就不是什么惊喜了,待会儿你自然会看到的,这个惊喜定让你更加觉得不可思议呢。”

蓝芯撇了撇嘴,嘟着嘴哦了一声,长长的睫毛下那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停地转动着,她静静地等待着接下来的惊喜。

此时,三只狼一字排开,仰头对着蓝红色的圆月呜呜呜地嚎叫了起来,悲戚的声音让人听得背心发凉。

蓝芯听得心烦意乱,小时候被恶狼追撵那可怕的一幕幕在脑中浮现,她小公主的脾气瞬间爆发,埋怨道:“哎,你们这几个家伙又在那里瞎嚷嚷了,能不能让人消停一会儿,烦,真是烦死人了。”

夏宇龙颇感意外,一向爱说爱笑、开朗活泼的蓝芯在此刻为何会变得脾气暴躁起来?她可是西单古国的公主啊,和她针锋相对吗?不行,那样只能让她的脾气更糟糕……

夏宇龙笑了笑,说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它们此番嚎叫是在警告附近的野兽和狼群,灵山上就是它们的领地,不要侵入它们的地盘,否则它们会给予反击,这可是它们的本能反应,它们也是在保护我们呢。”

蓝芯“啊”了一声,感到十分讶异:“我还以为只有人才会争抢地盘而打仗呢,想不到野兽也如此么?”

夏宇龙深吸了一口气:“是啊,都是为了生存,皮之不存、毛将安附?若是国与国之间发生了战争,老百姓定会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它们若是没有了家园,也会到处流浪,道理都是一样的。”

夏宇龙向蓝芯说起了老头与灵山狼群的故事……

老头在灵山上生活了一辈子,他的灵魂和肉体早已经融入了这片土地,他对灵山上的狼群有着特殊的情感。

老头说他一个人在灵山上守墓很孤单,于是就试着和灵山上的狼群打交道。

刚开始狼群不敢接近老头,对老头避而远之,但老头善待它们,有什么好吃的尽与它们分享,渐渐地它们见到老头也不再畏惧了,久而久之它们和老头也就混熟了,把老头当成了它们当中的一员,一见到老头它们远远地就跑了过来。

那个时候灵山狼群势力庞大,算下来有三十几只狼,它们的狼群战术十分了得,使得周围的狼群和猛兽不敢靠近灵山半步。

有一年大雪封山长达半年之久,灵山狼群逐渐走向了衰落,因食物问题狼群闹起了内讧,发生了几次惨烈的厮杀,最终导致了狼群的分裂,有一部分狼群往北边或西边去了。

临走的时候,它们还来到古墓与老头道别,从此它们就再无音讯了,老头也很是无奈,很想帮助他们,但也是力不从心。

夏宇龙面色浅浅地显露出些许惋惜,又道:“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爷爷说树大了会分枝,兄弟多了也得分家,每样事物都有鼎盛和衰亡期,动物也是如此,这是自然的规律,我们每个人也无从选择。”

蓝芯接话道:“是啊!每样事物都有它的法则和规律,气数尽时我们谁也奈何不了。”她看着夏于龙问道:“后来呢,后来灵山狼群怎样了?”

翻年后灵山上的冰雪逐渐消融,但灵山狼群也折损了大半,只剩下十多只狼了,为了抵御外敌入侵,它们又紧紧地团结在了一起。

有一次它们在和外族狼群厮杀的时候,惨叫声响彻山谷,老头闻声赶来,头狼的后腿被咬伤滚到了悬崖边上,它的前爪死死地扣着悬崖石壁上的缝隙,被咬伤的后腿无法动弹,另一只后腿拼命地往上蹭。

眼看着就要掉入深崖了,正好老头赶得及时,把它救了上来,老头挥舞着铁锹,和灵山狼群一道将那些外族狼群赶跑了。

灵山狼群的头狼在老头的木屋里休养了好几天,老头每天上山采草药给它包扎伤口,待伤势痊愈后它又去了后山,回到了狼群之中。

老头常说知恩图报,其实狼并非都只有凶恶的一面,它们也是有感情的,老头有恩于它们,在老头遇到麻烦的时候它们又怎能袖手旁观呢。

有一天夜里老头从四名大汉手中救夏宇龙他们母子,狼群出来解围,那十几只狼只剩下了刀疤,其他的都被四名大汉诛杀。

蓝芯又问道:“灵山狼群只剩下刀疤了,那外族狼群不乘虚而入占领灵山了么?”

夏宇龙回忆起很多年前的事情,记得小时候他和老头从龙古镇回灵山古墓,来到灵山脚下第一次见到了刀疤和它的三个狼崽子,当时大天一它们刚刚出生,刀疤还认得老头,对老头很是温驯。

老头把它们带上了灵山,在那段时间,特别是在夜里,他们时常听见灵山后山上传来狼群的嚎叫,每当刀疤要冲上后山时,都被老头叫了回来,老头知道,若是刀疤孤身深入后山的狼群,会被它们撕咬而死,大天一它们三兄弟肯定也是活不成了。

突然一天夜里,后山上狼群的叫声全部都消失了,当时夏宇龙也没太在意,但连续几天夜里都听不见狼群的叫声,夏宇龙有些奇怪,于是问老头是怎么回事,老头说,后山上那些外族狼群他本是不想赶它们走的,若是能在一起和睦相处那不是一件快事么?

就在狼群叫声消失的那天,老头到后山上打猎,遇到了这些狼群,老头向它们示好,哪曾想这些狼却是先前和灵山狼群厮杀的狼群,它们对老头还怀恨在心,于是老头遭到了它们的攻击,十几只恶狼呲牙咧嘴地向老头扑了过来。

它们的头儿冲锋在先,一头扎进了老头的胸口里,老头本能地抡起铁锹还击,它们的头儿被打中了腹部,掉在地上滚了几圈后才缓缓地爬了起来,显然已经受了内伤。

它已无心恋战,灰溜溜地向密林中走去,又有几只狼被打落在地,它们迅速爬起向四处逃窜,后边的几只狼不敢再冲上来了,夹着尾巴跑不见了踪影。

蓝芯笑出了声,赞叹道:“爷爷的功夫很是了得啊!一人竟能对付十几只凶狠的狼。”

夏宇龙看着那轮圆月,过得半晌才开口说道:“爷爷在那场搏斗中也受了伤。”

“啊……爷爷哪儿受伤了?”蓝芯满是讶异。

夏宇龙抚摸着自己的右手小手臂,看着蓝芯:“爷爷的小手臂上有几道深深的抓痕,我还道是爷爷上山捕猎时被树枝给划伤的,于是我问爷爷是怎么回事,爷爷说是被外族狼群头狼给划伤的……”

那天老头受伤,夏宇龙看见刀疤在舔舐他手上的血,神情很是专注,夏宇龙颇为好奇,呆呆地看了很久。

老头笑着问夏宇龙,怎么,被吓到了吧,刀疤是在为爷爷治病呢,夏宇龙大惑不解,不使用任何药物就能治愈伤口么?

有几次,夏宇龙和爷爷、刀疤上山打猎,被树枝划破了手指,鲜血直流,刀疤为夏宇龙舔了伤口,血液很快就止住了,伤口也在不久后就愈合了,夏宇龙才知道,原来狼的唾液有治疗伤口的作用。

蓝芯“哇”了一声,叹道:“想不到狼如此有灵性呢,我一直对它们是有偏见的,看来我真是错怪了它们。”

蓝心又问道:“后来爷爷有没有再遭遇到外族狼群的攻击?”

第二日,老头到山上去找它们,还为它们带去了食物,本想和它们化干戈为玉帛,但它们再也没有出现在灵山上,不知道逃到了哪里,老头也为此难过了好一阵子。

从那以后,灵山上再无其他外族狼群出没,灵山后山也就成了刀疤和三个孩子的领地,后来夏宇龙才明白,刀疤和三个孩子躲在灵山脚下不敢上灵山的原因,因为灵山上已被外族狼群给占据了,不敢贸然前去……

半晌,夏宇龙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灵山狼群走向衰落和我们母子的出现是有关系的,那夜爷爷和灵山狼群救的人正是我们母子俩啊,灵山狼群有恩于我们,刀疤的三个孩子和我一同长大,我们如同亲兄弟般,它们的母亲已不在了,我不许它们再遇到任何伤害……”

蓝芯深深地体会到刀疤死的那夜夏宇龙为何哭得如此伤心了,从刀疤和爷爷的死以及对着三只狼的情感可以看出,夏宇龙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像夏宇龙这样的男子,蓝芯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让她的心里感觉到十分的踏实。

蓝芯情不自禁地把头靠在了夏宇龙的肩膀上,轻声问道:“你们为何要叫它们的母亲做刀疤,起其他名字不好听些么?”

夏宇龙道:“在救我们母子那夜,刀疤额头被长剑划伤,差点就刺瞎了眼睛,从那以后,在它额头上就留下了这道长长的疤痕,这个名字还是我给起的呢,刀疤对这个名字也很满意,每当叫它的时候,它总是耳根直立,迅速地转头过来看着我……”

夏宇龙凝视着蓝芯,双眼透露出坚毅,他握着蓝芯的手,轻声道:“每一样事物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虽然我们不可抗逆,但我们可以像爷爷一样,善待大自然、善待它们,爷爷说它们比起一些人来更会知恩图报!”

“是啊!知恩图报,连凶残的狼群亦是如此,更何况我们是人呢?”蓝芯在心里告诫自己,她被夏宇龙的话深深地感染了,她的心犹如暖日下的冰块,正一点一点地被融化。

同时蓝芯也感到十分自责,她反问自己,在冥界被压抑得太久的公主脾气就要随意地释放出来么?

想起老头临终前与她说的话,蓝芯自觉愧对老头对她的信任,更何况她已不再是西单古国的公主,万事不能随着自己的性子了,她好不容易才从冥界逃了出来,爷爷和夏宇龙收留了她,她应心怀感激,又有什么理由发脾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