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梨树小说网 > 剑指魔界 > 八、火魅灯芯

八、火魅灯芯

次日,族长他们三人早早醒来了,但白须老头和老妇人比他们起得更早,寅时已起床打理好了家务。

三人吃完早点,族长从衣兜掏出一锭明晃晃的银子塞进白须老头手里,叫老头在镇上寻几匹上好的马匹,剩下的银子不用找了,权当这两日的饭钱。

已过晌午,白须老头才在镇上弄来三匹大黑马,卖马的主人说:“生意已经断绝了,马用不着了,养着也是浪费食粮,与其给那怪兽叼了去,倒不如买了还能赚几个钱。”

白须老头把三匹马牵了回来,和族长他三人说:“这三匹马是跑货用的,壮实得很。”

族长拍了拍马背,捋了捋马鬃,呵呵笑道:“嗯,不错,有劳大叔。”族长从兜里又掏出一锭银子递给老头,老头摇了摇手,说道:“不能再要了,先前买马还剩下好多钱,本应还你才是。”

族长将银子塞进了老头的衣兜里,说道:“两老孤苦无依,待我三人如儿子般,我三人已是感激不尽,我是个粗人,不会说太多客气的话,你若再推辞会让我颜面尽失,我如何取信我的兄弟,这银子你就收下吧,眼看就要入秋,多添几件衣物。”

听了族长的话,老头不禁眼泪簌簌起来,他抬起衣襟擦去眼角的泪水,破烂的衣襟下是一双长满老茧的粗手,说道:“你们心善,上天会保佑你们的,今后再路过此地,若不嫌弃,就当这里是你们的家吧。”

族长点头“嗯”了一声,看着老头满脸的皱纹,想到他的两个儿子都被怪兽给吃了,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金毛鼠见到族长平日里心高气傲、不可一世的样子,想不到他还有柔情的一面,心里又多了几分敬佩。

老妇人又备了一些干粮和酒水挂于马背上,此时,太阳已顶头直晒,酷暑难熬。

三人辞别了老头和老妇人,来到镇上买了几个斗笠戴在头上,骑马向北而行,绕过了梅花山便是一片开阔的原野,三人在路边的一草棚休息,等到日头偏西,三人策马向前方的原野上奔去。

此时草棚里一人影忽闪,这便是憨头小二,他点了点头,脸上挂着阴笑,只见他飞身而起,消失在了暑气之中。

一只白鸽俯冲下来,在空中叼起一颗即将落地的紫红丹珠,在草棚上空转了几圈后,向深蓝色的天空飞去。

已近黄昏,夕阳无限美好,在灵山古墓后山上传来嘿嘿哈哈的笑声和呜呜的叫声。

夏宇龙正提着几只野山鸡,领着三只成年狼迎着余晖从后山上缓缓走来,余晖将他俊美的脸庞照得通红。他抬头向天空望去,突然看见正沉入山间的红日附近有一颗豆大的黑点围绕落日转了几圈后,发出一阵强光便消失不见了,夏宇龙呆立良久,见太阳并无异常,这才迈开了脚步。

夏宇龙已长成了翩翩少年,身高七尺有余,和爷爷一般高大了,精巧秀气的五官,印堂微微泛红,无疑令很多女孩子着迷。

爷爷经常嘿嘿地笑道:“我孙子天生就犯桃花……”

夏宇龙问爷爷,什么是“犯桃花”。

爷爷说将来要给他娶个漂亮的媳妇儿,对自己的婆娘不许三心二意,小两口要好好过日子,生一群小崽子和爷爷一起守灵山古墓。

那时候夏宇龙还小,对爷爷的话似懂非懂,他干脆利落地回答说“好”。老头儿却偷偷地笑了,笑得很开心。

自从夏宇龙省事以来,已知道媳妇儿就是“婆娘”的意思了,也就是要和自己同床共枕到老的那个女人。

爷爷一提到娶媳妇这事儿,夏宇龙脸上总是火辣辣的烫,气怪爷爷又在提及此事了,爷爷嘿嘿地笑道:“越大越害羞了,以后怎么找到婆娘哦。”

夏宇龙却反问老头:“爷爷为何不自己找一个婆娘呢?

老头看着远方,轻叹道:“我的婆娘在很早以前就去世了。”他陷入了哀思之中。

夏宇龙见已触及到了爷爷的伤心处,他安慰道:“我依了爷爷就是,找个乖婆娘一起孝顺爷爷,生一大群小崽子。

老头看着夏宇龙嘿嘿一笑,竟哼起了小曲儿,就差翩翩起舞了。

至今夏宇龙还在揣测为何在古墓深处会传出来的一阵阵狂吼声?爷爷却从未带他深入古墓,爷爷说那是古墓的禁地,不能随意乱闯,爷爷还说那吼声是从地狱发出来的,是“地狱之声”。

走着走着,夏宇龙又想到了娶婆娘之事,在闲闷之时,爷爷总是喜欢拿他来寻开心,为此他和爷爷斗了好几回气,最终被爷爷的黯然伤神给打败了。

夏宇龙想到自己的婆娘究竟长的什么模样时,心跳比起任何时候都要加快了起来,对未来他满是憧憬。

每次他和爷爷去龙古镇拜访姚爷爷时,爷爷总是故意在他面前说张仙是个美人胚子……

夏宇龙和张仙却是如兄弟姐妹般感情,虽说张仙越长大越是妩媚动人,特别是那双水灵灵的会说话的眼睛,但她性情豪爽,总是大大咧咧的,不像女孩子的性格,两人在一起经常打打闹闹。

在龙古镇上,与夏宇龙年龄一般大的孩子经常骂他野种,或者说他是扫把星的儿子,还有人说他整天待在古墓,是活死人,一身的晦气……

总是各种不好听的话都被镇上的孩子骂了个遍,都被冠以在了夏宇龙的身上。

因此,夏宇龙对镇上的孩子并没什么好感,甚至还有些厌恶,逐渐长大懂事的他知道自己出生卑微,与镇上的那些富家公子哥根就不是同类人。

镇上的那群小青年聚在一起,要么是讨论吃的要么就是讨论喝的,还有的沾上了黄赌,不是说在东大街的赌坊过了一把手瘾就是说在醉花楼里玩得不亦乐乎,就差起兵谋反之事没说了。

张仙对这些同龄人也是极度的反感,因为她也时常被他们骂成没爹没妈的孩子。

越长大夏宇龙与镇上的那群孩子越显得格格不入,或许是爷爷的严加管教,又或许是曾经被他们“伤害”过,总之,十七岁的他与镇上的同龄人已是分道了扬镳……

在灵山上,夏宇龙对张仙也偶有牵挂,但他则认为,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放眼四海,为博得张仙崇拜的眼神,他曾在信誓旦旦地说,长大后他要做一名真正的侠客,打败天下所有高手,成为武林至尊……

想着想着,夏宇龙脸上掠过一丝羞涩的微笑,他望着前方摇了摇头,自言道:“唉……想多了,小时候说话怎这么不害臊……”

不知为何,夏宇龙觉得他越长大,越不太爱说话,越觉得孤单,甚至还有些自卑,但骨子里那股韧劲儿却又不减。

向天他们七个师叔经常在他耳边开玩笑说他很闷骚,有时候张仙也跟着瞎起哄。

“闷骚型男……”

此话一出,夏宇龙耳根子立马就红了起来,而且是火辣辣的烫,他从字面上理解就是闷闷的,骚骚的,还有些坏坏的,不是好人那种……

可是夏宇龙觉得,说他闷是理所当然,因他不善言辞,不太爱说话,但说他骚他就不敢苟同了,他为这事偷偷哭了好几次,向山师叔安慰他说,所谓的“烧”就是火一样的少年,就是积极向上的意思,听到这话,他立马笑了,露出了两颗缺缺的门牙。

在乾坤派,夏宇龙与向山师叔最像一对父子,若不是碍于各种世俗礼仪,他还真想叫向山一声“爹”,他曾经在心里有过千百次的演示,但也只是在心里图图过瘾罢了。

如今夏宇龙已经长成小青年,他却渐渐地接受了这“骚”字的意思,他时常觉得血液里有一股萌发的蠢蠢欲动,就像火山一样随时会喷薄而出。

每天清晨醒来,夏宇龙的二弟总是比他还要精神百倍,出门时他老是弓着腰,害怕爷爷看见了取笑他“翘翘的”。

老头儿照样笑他,嘴角一咧,道:“年纪轻轻就腰疼吗,男子汉大丈夫给我把腰板挺直咯,我不担心你翘翘的,就害怕你弯弯的,今后哪家姑娘见到你这副老态龙钟的模样,怎会嫁给你!”

有一次,老头儿不小心碰到了夏宇龙精神百倍的二弟,老头儿不怀好意地笑道:“小伙儿,可以啊,比爷爷年轻那会儿还给劲咧!”

从那以后,夏宇龙打算与老头儿分床睡,老头儿又不怀好意地笑了,你会后悔了,不出几夜你又得老老实实的回来。

果不其然,到了第六夜,夏宇龙又灰溜溜地搬回了老头儿的身边……

因为木屋空间狭小,分床睡只能其中一个人搬到屋外去,他不可能把爷爷赶出来吧,于是自己闷着头就把被子搬到了屋外。

头两夜还行,夏宇龙夜观天象,好不悠然自得,但到了第三夜睡得迷迷糊糊时,天突降大雨,他变成了一只落汤鸡,第四第五夜他又喂饱了满山的蚊子,实在是受不了了,这才求爷爷开恩让他进屋。

老头儿又取笑他:“心就那么急,还没找婆娘就要和爷爷分家了,等找了婆娘那还得了,不把我这一把老骨头扔到山下去?”

夏宇龙嚷道:“我不要婆娘……”

老头儿笑了,道:“你的声音听起来怎就这么的假,我年轻那会儿就因为和你说了同样声调的话,可是让我后悔了一辈子,等你和你的婆娘成了家,你们搬到古墓中睡去,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但是可要帮我整几个大胖重孙出来!”

片刻,老头儿又笑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夏宇龙却争辩道:“听了老人言,吃亏在长远。”

老头拗不过,他知道夏宇龙正是叛逆期,他把话一收,怀抱着双手呼呼睡了去。

夏宇龙常常独自一个人发呆,望着茫茫远山,望着遥远的星空,这一天天浑浑噩噩,却不知是怎么过来的……

爷爷说他情窦已如鲜花般怒放,明后天就去帮他找婆娘,他最讨厌爷爷这样说,但每当听到这话的时候,他总是想到张仙,双颊不知不觉地微微滚烫起来,心里有说不出的欢喜,他又想爱但又不敢爱,觉得自己是个十分矛盾的人。

灵山上,陪他一起玩耍的只有身后这三只狼,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如亲兄弟般,夏宇龙在三只狼中的老大地位不可撼动,他按照顺序给三只狼取了名字,分别叫大天一、大天二、大天三。

刀疤已明显苍老,几乎跑不动了,它成天陪在和它一样苍老的爷爷身边,灵山的后山成了他和三只狼的天下。

人越成长,对未知的世界越是充满好奇。

夏宇龙平静的外表下早已掩藏着一颗躁动不安的心,他想,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趁着爷爷身体还健朗,身边有刀疤陪着,是应该带它三出去闯一闯了,不仅增长一些见识,还能寻找他生命中的婆娘,等到哪天闯累了才带着婆娘回来一起孝顺爷爷……

想到这些,夏宇龙有些害羞,他又摇了摇头,自嘲道:“你这个不成器的家伙,中爷爷的毒太深了,竟也是满脑子的婆娘,该打……”他在心里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若是真抽,被爷爷看见了,爷爷会说他发神经。

夏宇龙经常想,婆娘还是得自己找,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都是扯淡,况且他又没有父母,小时候爷爷说他的母亲在很远的地方,等他长大了就回来,其实他知道他的母亲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

媒妁之言是有,那都是爷爷们在酒桌上的闲扯罢了,算不得真,况且张仙美丽动人,喜欢她的人多了去,她有没有真的喜欢他,他在心里也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想着想着,夏宇龙的脸上挂上了浅浅的笑容,心中释然道:“管她呢,只要哪天她办了喜酒请到我,我就大大方方的去吃,吃完了还打包,祝她幸福便是,如果要哭那也得回灵山上大大方方的哭,莫让人看了笑话!”

太阳已沉入了山间,在延绵起伏的山峦上露出了一抹红。

夜幕降临,三只狼朝着落日处“呜呜呜”地嚎叫起来,夏宇龙抬头望去,豆大的黑点在那弯红周围又出现了。

正看时,却见黑点又一分为二了,从那抹红中溢出两丝红来,被两个黑点吸了进去。过得片刻,那两颗黑点又合在了一起,并逐渐变小,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天现异象,夏宇龙又惊又奇,看得呆立在了原地,他心下寻思,这黑点究竟是何物,竟敢吸取太阳的光亮,莫非是天外来物?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灵山上起了风,四周的树木被吹得沙沙作响,夏宇龙打了个寒颤,他领着三只狼向古墓奔去。

古墓门前,老头正生火做饭,看着夏宇龙颇为慌张的样子,他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夏宇龙将肩上的野山鸡放在灶火旁,急道:“方才我看见太阳被黑点吸收能量,如太阳的能量被吸尽了去,我们岂不陷入永久的黑暗了么?”

见宇龙说得十分认真,老头拿着勺子顿了片刻,他抬头向日落那方看去……

只见日落那方是一片黑压压的云层,早已不见了太阳的踪影,他学识浅薄,不知如何回答夏宇龙的疑问,若是他能亲眼看见宇龙说的那一幕就好了。

半响,老头笑道:“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太阳是整个天宇的中心,是天神之子,若太阳没有了,整个天宇都会陷入黑暗,天神不会视之不理的……”

老头拍了拍夏宇龙的肩膀,又道:“快吃饭吧,别再想了,莫要自己吓唬自己。”

夏宇龙却不以为然,整理了褶皱的衣服,说道:“爷爷,宇宙可大着咧,依我看,太阳并非天宇的中心,夜空中闪耀着的星星点点,好多像太阳一样会发光,有些可能比太阳还要大呢,只是他们离我们太遥远了,太阳也许就是天宇中的一颗尘埃而已……”

老头极为诧异,想到姚半仙赠给宇龙的那几本古书。

宇龙视书如命,时常结合古书夜观天象,经常提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那几本古书都被他翻烂了,而今他却把太阳说得如此渺小,会触怒天神的,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了……

老头脸色为之一变,环顾着四周,“嘘”了一声道:“说话小声一些。”

吃过晚饭,夏宇龙稍作休息后便温习了“步阳夺天罡”内力,这“步阳夺天罡”内力他已练至了九成,老头修炼了一辈子他也只练到了八成。

老头感到十分欣慰,他的这套内力总算后继有人了,宇龙年纪轻轻已胜过他一筹,若他继续苦练,加之他勤于探究、天资过人,定会达到最高境界十二层的。

夜空清朗,宇龙又坐在古墓前的石墩上仰望起星空来,他对先前见到的异象还念念不忘,夜空中,他刻意去寻找那豆大的黑点,若那黑点出现,他定要看清楚是什么东西,过了好久,那黑点还是没有出现。

老头从屋内走了出来,坐在夏宇龙身旁,问道:“又在想今天的事了?”

“嗯,我在找那黑点,我想知道那黑点究竟是什么,竟能吸走太阳的能量。”夏宇龙看着夜空目不转睛地回答。

老头也抬起了头,夜空中星星点点,煞是好看,他看了良久,不解地问道:“宇宙中真有很多类似太阳的火球么?我想听听你的见解。”

夏宇龙指着东南边最亮的一颗星,道:“爷爷,您看,这颗星最亮,有可能就是一个巨大的火球,说不定比太阳还大呢。”

“何以见得?”老头问得简洁,他想听宇龙如何说得他信服。

夏宇龙解释道:“在几年前的一天夜里,我仰望星空时,看见一颗星突然变得明亮异常起来,随后便炸开了星云,那星云向四周喷洒,等星云消散后,这颗星竟变成了暗红色,却比原来大了许多,我连续观察了几年,这颗星的亮度越来越暗,最后消失不见了,这是古书上从未有过的记载,当时我也未告诉爷爷,于是我想了很久,才悟出这应该就是一个太阳生命的终结……”

见到老头直愣愣地望着夜空,似乎在听一个无比动人的故事,夏宇龙问道:“爷爷,我说的你相信吗?”

老头如梦初醒般,点头说道:“我信、我信,你接着说下去。”

夏宇龙继续说道:“我想,若是那颗星不发光,我们当然是看不见它的,就比如在我们身边生了一堆火,我们离火越近,越能感受到它的温度,如触碰到它就会烫手,与火的位置适中,我们就感觉到温暖,若我们离火越远,定然是感觉不到火的温度了,但火发出的光亮我们依然能够看见,每样事物都有它的生命,火燃尽了也就熄灭了。”

老头听了夏宇龙这一番话,觉得很是在理儿,他点了点头,发自内心地“嗯”了一声,说道:“你独到的见解令爷爷十分震撼,小小年级就有如此的洞察力,一般人很难做到。”

在老头眼里,夏宇龙不愧是天才,对于“天才”二字,他与其他人又有不同的领悟和看法,他认为宇龙是天上的将才,说得更夸张些就是天神下凡……

在火光的照耀下,夏宇龙眉宇间透露着迷人的英气,那张幼嫩又有些放荡不羁的脸看起来比很多女孩子都还要精巧,他印堂上的那抹红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地淡化了,但脑子里却装着整个宇宙。

老头颇感欣慰,慈祥的目光落在了夏宇龙稚嫩的脸庞上,笑道:“你出生的那夜流星划破天际,很多人认为是不祥的预兆,我与你姚爷爷认为你是天神下凡咧……”

话说间,突听得“嗖嗖”几声从身后传来,刀疤领着大天一、大天二、大天三从狼洞中串出,它们对着古墓后山“呜呜呜”地嚎叫起来,声音急促而凄厉,预示着即将有一场恶战要发生。

夏宇龙和老头转身看去,只见后山上的草丛里一阵骚动……

二人才刚起身,三名彪形大汉已提剑直奔而来,这正是族长、金老三和金毛鼠他们,此时圆月已升至灵山山头,他们手中的长剑在清光的照射下泛着寒光。

刀疤龇牙咧嘴,缓缓地走向了族长,十年前灵山上那血腥的一幕在它脑子里浮现,复仇的烈火在眼中燃烧,身后的三个孩子也随它走了上去。

老头吹响了口哨,平静地道:“刀疤,不可莽撞,快回来。”

刀疤嘴里发出了“咕噜噜”的愤怒声,领着三个孩子退到了老和夏宇龙的身前。

族长他们三人头戴斗笠,斗笠下的那张大脸杀气腾腾,月光虽浓,上了年纪的老头儿仍看不清楚眼前的三人是谁,刀疤的反应和明晃晃的利剑,使他知道来者不善。

老头抢上一步,将宇龙挡在了身后,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突然闯入我灵山古墓,戴着斗笠就想装侠客吗?我鼻孔里插了蒜头,还想装大象呢,识相的赶快离去,我不与你们计较。”

金毛鼠一嘿嘿,说道:“对,我们就是侠客中的侠客夺命三侠,是来……”

话说间,族长猛然举起手来,示意金毛鼠不要再浪费口水了,让他说两句,金毛鼠将吐到嘴边的话连同口水一起吞了下来,差点没把他噎着。

族长和蔼可亲地笑道:“我们是来寻十多年前那婴儿的,想必你身后的小伙就是吧,那时我只是打了一个盹就被你逃脱了,只要你把这小子交出,让我带回去,我可饶你不死。”

老头心里一惊,背心渗出一阵冷汗来,他们终究还是找上门来了,怪不得刀疤对他是如此的憎恨,宇龙是我一手带大的,他们心狠手辣,就算是拼上我这条老命也不能让宇龙落入他们的手中……

老头哈哈大笑起来,喝道:“笑话,真是笑话,这是我的孙子,我不晓得你们说的婴儿是谁,你们找错地方了,请回吧。”

族长骂道:“不识好歹的狗东西,给你一条生路你偏要往死里扎,在灵山上不就你们爷孙俩再加上几只野狼么,你忽悠谁,哼,这小伙是不是那婴儿我都要带他回去,不然我要了你的命。”

见到爷爷被外人辱骂,夏宇龙气不打一处来,抢上一步怒道:“你才是狗东西,我爷爷说了,不和你们这些人计较,你们快走吧。”

族长喝道:“叛军的后辈,也配和我说话么?让你多活了十几年,今天老子是来取你狗命的。”他举起手中的长剑直指夏宇龙。

刀疤那双睁大的怒眼在月光下泛着蓝光,它弓着背向族长狂嘶吼了几声,它身后的三个孩子亦是蠢蠢欲动起来,只要老头一声令下,它们便会扑上前去撕咬。

族长手中的长剑方向一转,指向了刀疤,阴阳怪气地道:“小样,那夜你逃脱了这一剑,你竟然活到现在,想不到命还挺长的啊,还生了三个小崽子,今天我要杀你一窝。”

老头心想,看来这一仗是避免不了的了,但无论如何也要让宇龙全身而退,他斜眼向身旁插在地上的铁锹看了一眼……

族长察觉到了异样,提起长剑拔腿直奔而来,刀疤与它的三个孩子扑了上去。

老头飞身而起,在地上一个干净利落的翻转,铁锹已经捏在了手中,他顺势捡起地上一根长棍抛向了夏宇龙,道:“接住。”

夏宇龙疾奔向前,在捏棍瞬间,棒头重重地落在了金毛鼠的左肩上,金毛鼠功力平平,他肩上吃痛,抱头鼠窜,又听得“啪啪”两声,棒头又狠狠地击打在了金毛鼠的背部。

金毛鼠唉声连叫道:“妈呀,你小子下手真狠啊,用不着那么认真吧!”

夏宇龙气道:“打的就是你,敢骂我爷爷,让你好好的吃上我几棒。”

“又不是我骂的……”

又听得“哎呦”一声,金毛鼠应声飞出,重重地扑倒在了古墓门前,“你这小兔崽子,下手太狠了!”

四只狼躲过了族长刺来的几剑,其中有两只狼已奔向了金老三。

族长心下骇然,这几只狼难道也会功夫么,眼看着他使出的这几招已经刺中了它们的腹部,但都被他们一一避开了。

殊不知就在夏宇龙在练习“步阳夺天罡”内力时,这几只狼成天和他跑在一起,多多少少也会了些步伐,跑动时自然是灵巧便当了许多。

族长正思索间,老头的铁锹已劈砍了下来,和族长的长剑交斗在一起,星星火花也随之迸裂。

想到十几年那血腥的一幕,金老三仍心有余悸,他被两只狼逼得往后退却,正提剑刺向大天二时,夏宇龙已飞身前来,还在半空中他便说道:“老大、老二,让我来……”

话说间,两只狼已向两边避开。

夏宇龙落地瞬间,只听得“当”的一声清响,木棍已打在了剑刃上,剑刃锋利无比,长棍的棍头已被砍去了一截。

金老三坡口笑道:“我看是你的木棍厉害还是我这把剑厉害。”

就在金老三得意洋洋之时,大天二窜至金老三身后,死死地咬住了他的脚踝,扎心般的疼痛使他哀嚎不止,他提剑便往脚下刺去。

眼见着剑尖就要从大天二颈部扎下去了,夏宇龙抢上一步,手中的木棍向金老三的手臂直击而来。

大天二反应灵敏,它微微倾斜了身子,避开了刺下来的一剑,却将金老三的身子带偏,夏宇龙手中的木棍却击打在了金老三的背部。

就在金老三向前扑倒的瞬间,一片闪烁着幽蓝色之光的小丝带从他的颈部飞出,慢慢地飘落于地,夏宇龙似乎也觉察到了,但由于形势危急,他并未过多的在意这些。

金老三受伤并不重,他从地上翻身爬起,和金毛鼠又并肩攻了上来,二人手中的长剑直逼夏宇龙胸口。

随着一阵噼噼啪啪的混响声结束,族长、金老三、金毛鼠又并排站在了一起,夏宇龙、老头、四只狼也站在了一边,双方拉开了对峙,都在暗自调息内力。

老头呸了一声,轻蔑地道:“我道是什么绝世高手呢,原来也是功夫平平的几个小喽啰,我只用了三成功力,我孙子也不想伤你们的性命,我们也不想再见到你们,烦请你们速速离去吧。”

族长摘下头上的斗笠,顺手向身后抛去,那斗笠像陀螺般旋转起来,顺着风向飞出了一段距离后落下了悬崖,金老三和金毛鼠头上的斗笠在方才的打斗中已经掉落在了地上。

族长阴阴地笑道:“哼哼,说什么大话,若不是这几只畜生从中搅和,你爷孙两个早就命丧黄泉了,几句话就想打发老子,没门,咱们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此时,一只白鸽从后山上飞来,扑腾着翅膀落在了古墓旁的那棵枯树上,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族长面色阴沉,心里骂道:“娘的,这家伙又来监视我们了,难道我们还不够卖命么?迟早老子要收拾了你。”

老头斜眼向白鸽看去,哼哼了两声,鄙夷道:“打不过还请来了帮手,想耍什么花样,把你们的招数都使出来吧,看我爷孙俩怎么收拾你们。”

金毛鼠和金老三似乎还蒙在鼓里,对老头的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金毛鼠问道:“你这死老头子,瞎说什么,我们哪里又请来了帮手,方才不是我剑下留情,你的孙子早就没命了。”他以为这样说会替族长挽回一些颜面。

老头双手后背,笑而不答。

夏宇龙举起手中的木棍,怒道:“有本事我们单打独斗?我先让你两招,我看你是像乌龟这般四脚朝天还是我的木棍厉害?”

金毛鼠想到方才落在身上的那两棒,若不是这小子手下留情,非得把他的背脊打断不可,他的背心还隐隐作痛,别说和他单打独斗了,就算是两三个自己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打……打什么打,老人家不屑于和小孩斗!”金毛鼠红着脸说出了这句话。

族长瞟了一眼金毛鼠,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技不如人就少说些风凉话。”他转头看了看枯树上的那只白鸽,故意放大了音量,犹如号令三军般说道:“都听好了,今夜若是取不了这爷孙俩的狗命,我们提头回去复命。”说着,他挥舞着长剑又向老头和夏宇龙攻了过来。

殊不知,族长和金老三的意识已被体内的天蜈蚣控制,那只白鸽扑腾着翅膀停留在半空中,一晕晕音波从鸽子的嘴中溢出,音波推动着一股股虚幻之气直逼族长和金老三体内。

族长和金老三胸中一阵闷热,顿感有千万条细虫啃食全身骨髓,又感觉有千条细虫沿着全身经络徐徐而上,一齐爬进了大脑啃食脑髓。

二人全身真气大乱,天突、章门、关元、气冲等十几处致命穴位催生火阳之气急汇膻中穴,沿任脉而上,直冲百会穴,全身气血倒行逆施。

族长和金老三即刻运气抵御,越是运气,二人的意识越是模糊,灵魂犹如出窍般进到了地狱之门,耳根处响起鬼哭狼嚎的呼啸声,隐约听见从遥远的西风部落传来了长老那魔性的狂吼声:“杀了他们,把他们全部杀掉……”

族长和金老三已完全丧失了心智,二人面无表情,双眼泛出幽红之光,扭动着僵硬的脖子,举起手中的长剑向老头和夏宇龙直扑过来,他们手中的长剑犹如火烧般通红。

金毛鼠又惊又恐,被吓得连连后退。

老头表情僵硬,吃力地咽下了口中的唾沫,将身子板挡在了夏宇龙身前。

刀疤和它的三个孩子低吼着扑了上去,老头担心四狼不敌二剑,他提起铁锹飞身而起,抢上一步,砰的一声,铁锹已击在了族长的剑刃上,就在老头落地瞬间,金老三手中的长剑已向他的腹部刺了过来。

这一剑下去,老头定然毙命。

眼看抢上去已是来不及了,夏宇龙抛出手中的棍棒,当的一声棍棒落在了金老三的剑刃上,这一棒还真有些力度,长剑刺个空,还差点脱手,但那棍棒也被利剑削成了两截,在落地瞬间,棍头已燃起了火焰,焦糊之味弥漫在空气中。

也正在此时,夏宇龙越身向前,在地上翻滚了半圈,待他站起身来时,两根燃烧的棍棒已被他捏在了手中,啪啪两声,棍棒又落在了金老三的背上。

大天一、大天二已死死地咬住了金老三的左右小腿,使他动弹不能,他被蛊毒迷惑,全然感觉不到疼痛。

就在金老三提右脚之际,他手中的长剑已刺向了大天一,夏宇龙斜劈棍棒,重重地落在了金老三的右手手腕上,力度甚是猛劲,哐当一声长剑已脱手,剑刃上的那一抹红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