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梨树小说网 > 剑指魔界 > 七、史前怪兽

七、史前怪兽

导语:冥界逃出来的史前怪兽祸害人间,族长却仍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大徒弟向天来到门边,将那飞镖取下,呈至姚半仙手中。

姚半仙翻开那黄纸,只见黄纸上写着几个大字:“十五年后的今天在萧山决一死战,茅山派……”

看罢,那黄纸在姚半仙手中燃起了火焰,众弟子惊呼道:“师父,着火了,小心伤到了手。”

姚半仙将未燃尽的黄纸随手丢弃,哈哈大笑起来,轻蔑地道:“雕虫小技,骗小孩的把戏,这纸涂了磷粉。”

八名弟子把手持金钹那男子用白布包裹起来,向雷怒哼一声,道:“这天杀的埋得越远越好,真是晦气。”

其余弟子纷纷允诺,将尸体抬至阴山脚下的破庙边埋了。

此时天已将明,虽说与那三名男子斗了大半夜,但姚半仙却无睡意,他坐于炭炉边,将那矮小男子的金钹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这金钹并非稀奇之物,亦不过是民间超度死人用的罢了。

姚半仙心想,茅山派竟然来找他的晦气,他与茅山派向来无交往、更无瓜葛,为何会来寻他的不是,他突然记起风青三在冰龙洞和他说的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创建了“乾坤派”遭来了茅山派的红眼。

茅山派在中原通过排挤其他派系以扩张自己的势力,那茅山派掌门人黄道阳不走正路,尽教徒弟使一些妖法。

听风青三说黄道阳的符法造诣颇深,上能降神、下能驱鬼,鬼神见了他都要敬他三分……想到这里,姚半仙背心不由得渗出一阵阵冷汗来。

突听见屋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八名弟子闯进屋来。

姚半仙问道:“何故慌慌张张的,又发生了什么事?”

八名弟子惊恐未定,向地抢上一步,颤悠悠地道:“师……师……父,我们把那金钹鬼埋了后,在回来的路上看见一个黑影在豹头铺出没,那黑影跟了我们几条街,在东巷口消失不见了,心想那黑影怕是冲着师父您来的!我们担心师父的安危,这才急匆匆地赶了回来,见到师父没事我们就放心了!”

众弟子走上前来纷纷应“是……”

姚半仙镇定自若、不动声色,他缓缓起身,在屋内来回踱着步子,不时地捋着下巴上那搓山羊胡。

心想,豹头铺果真是蹊跷,那黑衣人也真是阴魂不散,难道豹头铺真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天大的秘密么?那夜他们擅闯豹头铺时与那黑衣人遭遇,那黑衣人功夫也了得,本可在他们不提防之时了结了他们的性命,但他并没有,显然,那黑衣人并不想与旁人结仇,但豹头铺的人又与那黑衣人有何深仇大恨呢……

姚半仙思索良久不得其解。

半响,姚半仙叹了一口气,看着八名弟子说道:“豹头铺的事与我们无关,你们别乱猜想,大家也累了,都回去休息吧。”

八名弟子拱手告退,纷纷走出了门,各自回屋休息去了。

姚半仙出来到门口,他看着渐渐明朗的天色,心里隐隐忧忧,感到一丝不安,那丝不安无可名状。

次日,姚半仙找来夏枯草,熬制了汤药给八名弟子服下,八名弟子心智得以调和,身体并无大碍。

记恩腹部还隐隐作痛,内伤不轻,姚半仙传授他释心咒,体内那股邪恶之气逐渐消散,真气运行通畅,加之张仙细心料理,每日按时端上夏枯草熬制的汤药。

过了几日,记恩的身子骨已恢复如初。

姚半仙来到记恩屋内,万般感概,说道:“那日多亏你使出了否极泰来掌,否则我已早命丧黄泉了”他略有思索,又问道:“你和我爹爹学艺不多,竟然得到我爹爹的真传?”

记恩微微一笑,道:“你出走这十年时间,当真我是瞎混过来的吗,我答应过老爷子,要好生照顾你,你和那糟老头上了阴山后就再也没回来,让我干等了几年,我左思右想,总感觉不对劲,若你真回不来了我如何向老爷子交代,于是我决心上阴山去找你,但仅凭我这点功夫如何闯得了阴山,于是我来到阴阳宫拾起你丢弃在一旁的内力心法,结合老爷子先前教与我的一些拳脚功夫,每日琢磨练习,一晃又过去了几年,久而久之,功到自然成,这才练成了他的上乘功夫,正打算上阴山去寻你时,你们就回来了。”

姚半仙心里十分感激爹爹当年收留姚记恩婆孙俩,爹爹当年种下的善因,到他这里得到了善报,他很庆幸这辈子能遇到记恩哥哥,从小他俩睡一个铺,一起嬉戏打闹,姚记恩总是让着姚半仙,一起受罚,姚记恩总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想到这里,姚半仙眼眶有些湿润了,他转过身去,将眼角的泪水抹了去,他将冰龙洞的事情和姚记恩如实说来。

姚半仙深受风青三教诲,将儒释道之精髓相融相生、发扬光大。

记恩倾全力相助,乾坤派门下弟子越来越多,得于不断壮大,已威震整个中原边陲,但依着姚半仙之秉性,他是否误入歧途这还有待时间的验证……

时光匆匆而过,悠悠岁月八年间弹指一挥。

一天夜里,一弯新月正高悬于高脚村后山之巅,几只飞鸟自月色斑驳处飞出,在高脚村上空盘旋了几圈后,嘎嘎嘎地叫着往对面的高山上飞去了,消失在暮色之中。

姜老太公睡得正酣,一个黑影从墙外飞身进入院内,黑影速度极快,眨眼的功夫黑影便奔至姜老太公卧室门前。

黑影用匕首挑开了门栓,直奔姜老太公床边,一把扯开了姜老太公身上的被子。

姜老太公在睡梦中似乎被人扒光了衣物,打了个寒颤,惊叫着猛然坐了起来。

借着浅浅的月光,看见眼前站的是一黑衣人,那黑衣人面部蒙着黑色纱布,眼里充满了杀气,其手里的匕首闪着可怕的寒光。

姜老太公战战兢兢地往后退缩,下意识地摸了摸睡在身边的孙子,孙子鼾声起伏,并未受到惊扰。

黑衣人将匕首刺了过来,在姜老太公胸前比划着,低沉地喝道:“想活命的就快告诉我,那本书在哪里,否则我宰了你。”那匕首的刀尖已抵到了姜老太公的心脏处。

姜老太公低声问道:“你想要什么书,是医学书还是算命的书?”他的声音压得极低,生怕吵醒了身旁的孙子。

黑衣人又喝道:“你送人的那本书,哼哼,快点说,你送给谁了?说出来饶你不死。”

姜老太公想起了几年前送给姚半仙的那本奇书,他心里一惊,脸色大变,心里骂道:“该死的,是谁把这事给抖出去了,如果我说出去不就害了半仙了么……”

“快说!别逼我取你性命……”

正思索间,那匕首已架到了姜老太公的脖子上,顿感脖间一阵冰冷刺骨。

姜老太公还未缓过神来,心里又是一惊,他轻叹了一口气,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大半夜的你私闯民宅,这是要吃官司的,你我不曾有瓜葛,我不报官,你快……”

话音未落,黑衣人手里的匕首已扎进了姜老太公的左大腿处。

只见姜老太公咬紧牙关,强忍着疼痛默不作声,他生怕吓到熟睡的孙子。

待黑衣人把匕首拔出时,那伤口处鲜血如流水般涌出

姜老太公按住伤口,他全身颤抖,额头冒出豆大的冷汗来,呼吸和心跳也变得急促了。

黑衣人哼了一声,道:“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尽管去报官好了,在老子眼里官府算个球,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吗,老子再给你一刀……”

说着黑衣人握紧匕首,扎进了姜老太公的右大腿上,又恶狠狠地道:“快说,把书送给谁了,说了就饶你不死。”

姜老太公已瘫倒在床上,血液不停地在双腿上涌出,他弱弱地道:“你杀了我吧,我一把年纪了,也该入土了,快往这里刺……”

姜老太公手指着心脏处,示意那黑衣人从心脏刺进去,接着他又道:“我真不知道你要找的书在哪里,如果你要找算命的书,我这里没有,集市上有很多,明日我带你去买便是了。”

黑衣人想不出好的法子来,他若一刀了结了姜老太公的性命,那本书的去向将永远埋藏于地下了,他看着床上那熟睡的小孩,于是他一把拽起了那小孩。

小孩醒了,看着明晃晃的匕首已架在了颈部,他惊叫着哭出了声,黑衣人害怕惊扰了四周,低沉地喝道:“你再哭我一刀宰了你……”他转头看着姜老太公,“你不说,我杀了你孙子,让你愧疚一辈子。”

小孩的哭声渐停,看着身旁的爷爷,惊恐道:“爷爷,救我,救我……”

“别害怕,有爷爷在……”姜老太公一把将孙子搂在怀里,但他似乎还在犹豫。

情急之下黑衣人举起匕首向小孩的腹部刺去。

姜老太公一把捏住了黑衣人的右手,颤颤悠悠地哀求道:“别……伤……了我孙子的性命,他还小,他今后的日子还长,若他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和你说便是了。”

姜老太公擦拭了眼角的泪水,说道:“他有恩于我,我若是说得明白了,那我真是对不住人家了,我把大致情况与你说了吧,你尽管按我说的去寻找便是,我也只能如此了,要杀要剐随你便是,可千万别伤了我孙子的性命啊。”

黑衣人“嗯”了一声,颇为愧疚地道:“虽说我对你爷孙使用了一些卑劣的手法,但我也是出于无奈,若我不择手段,我性命也将难保,我们按江湖规矩办,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会伤害你们爷孙俩。”

姜老太公抬起头来,望着窗外淡淡的月光,说道:“我把书送给了龙古镇一风水先生,我想书对他是有用的,所以我赠予了他。”

突然姜老太公问道:“你是如何知晓我将那书送人的?”

黑衣人沉吟片刻,道:“这世间哪有不透风之墙?”

姜老太公搂紧了怀中的孙子,轻轻地“哦”了一声,又问道:“不知你寻找那书有何用?那书可全是梵文,连那风水先生都看不懂。”

那黑衣人说道:“不是我要寻那本书,是那……”

两人正话说间,又一身材魁梧的黑衣人闯进屋来,他手里提着长剑冲了上来,对先前在屋内那黑衣人一阵乱刺。

只见几道寒光在屋内交闪,两黑衣人缠斗打在了一起。

姜老太公抱紧孙子看傻了眼,两人害怕被利剑刺伤,缩进了床角边上不敢作声。

此时屋外火光亮起,脚步声冗杂,在打斗中,手持匕首那黑衣人有些乱了方寸,短兵不及长刃,只听见“啊”地一声惨叫,手持匕首那黑衣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火光照亮处,见到姜老太公小儿子领着十余人叫嚷着从屋外扑了进来,惊慌之余,手持长剑那黑衣人破窗而出,几人追了出去,却已不见那黑衣人的踪影了。

事发突然,让姜老太公始料未及,他想到豹头铺被灭门的事情,令他不寒而栗,小时候听祖父说他们姜家的祖上与豹头铺是世交,两家的太祖拜在同一师尊名下,因后辈各处一方才渐渐疏远了彼此,多辈以后两家已断绝了交往,他们姜家与豹头铺究竟有何渊源,祖父没能说清楚,祖父也是听曾祖父说与他听的。

几年前姜老太公去龙古镇寻访姚半仙,一来是探听豹头铺被灭门之虚实;二来真是给儿媳寻医问药。

在龙古镇上,姜老太公听到豹头铺被灭门的种种传闻,这些传闻也只是镇上人茶余饭后的闲言罢了,毕竟过了很多代人,豹头铺与他姜姓人家早已无任何瓜葛,他认为大可不必为之担忧。

但自那夜遭遇了黑衣人之后,却改变了姜老太公的一些看法,他想,那黑衣人是冲着古书而来。

那古书自太祖传至后辈,可是一本通天入地之书,太祖得古书感召,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亦可探晓过去、预知未来,“姜夫子”的声名赫赫、威震四方,美誉流传至今,只是后辈不学无术,辱没了太祖的名声。

虽说那本书已送给了姚半仙,但若之人要斩草除根,那他姜姓人家岂不像豹头铺一夜之间就被灭了门么,若豹头铺被灭门之事真与古书有关,他姜家人岂能幸免一难?

姜老太公又想到大祸即将降临到姚半仙的头上,他悲伤地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自言道:“江湖险恶啊,终究是我害了半仙,事已至此,就看他的造化了吧……”

一天夜里,姜老太公领着姜氏家族躲进了深山中,他们已隐居山林,从此高脚村再无姜姓人家了。

话说族长、金老三、金毛鼠在“冰封虫洞”里旋转了几圈,却是悠悠过了数十载。

也在那天夜里,他们在碧波湖的岸边回到了阳界。

正值月明星稀,族长被夜风惊醒,他缓缓起身,舒展了身子骨,他把长剑插进剑鞘,看着身旁熟睡的金老三,用脚踢了踢他。

此时金毛鼠也缓缓地爬了起来,月色正浓,照得他们面部的轮廓甚是清晰。

族长吃了一惊,失口叫道:“周宫南?你总算和我们一起逃出来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说着,他转身四下找寻,焦急地问道:“怎不见金毛鼠,金毛鼠哪去了?”

“我就是金毛鼠啊,你不认识我了么?”金毛鼠走上前来,想让族长看得清楚些。

族长上下打量了周宫南片刻,摇摇头道:“你别瞎说,你是周宫南,金毛鼠是一只大老鼠,并非你这模样,金毛鼠将你我救出,我们得感谢他,待人家如亲兄弟才是,快四处找找他,别让他被水给淹死了。”

听着族长的话,金老三认真地四下寻找起来……

金毛鼠急了,说道:“我真是金毛鼠,我的魂魄进入了周宫南的身体里,得到了他的真身,若没有他的真身,站在你面前的是一只孤魂野鬼,轻飘飘的影子,你看得见却摸不着,会吓着你们的。”

族长心有所思地“哦”了一声,半响,他点了点头,这才相信金毛鼠的话,说道:“今后跟着我,你就是我兄弟周宫南了。”

金毛鼠心想,虽是借族长之力才逃离了阴界,他本想说些感激族长的话,但转念想到,与他的私交尚浅,还真未完全知晓他的秉性,现今来到了阳间,一切当然由他说了算,若此刻便处处奉承他,岂不是降低了自己的身段了么?也得先让他敬我三分才是……

只见金毛鼠呵呵地笑道:“若不嫌弃,尽管把我当成周宫南便是了,不过你们还是叫我金毛鼠更妙些,这名字我听起来顺耳。”

说着,金毛鼠又嘿嘿笑了两声,他举头向故乡那方看去,远处凄清的山脉延绵不绝。

族长扭头看了看金老三,爽朗地笑了两声,说道:“我们依你便是了,只要我们兄弟三人精诚团结,必能干出一番大事来。”

族长伸出手来……

三人的手紧紧地撰在了一起,他们的影子在月光下晃动,看起来十分诡异。

族长和金老三突然感觉后背像是被几块坚冰砸中,先是一阵透心的冰凉,随后便是如刀割般的疼痛,他俩身体已然不受控制,在地上不停地翻滚哀嚎起来,全身的血管从肌肤里冒出,变成了墨绿色,在寒光下甚是诡异。

金老三又受了内伤,背部的疼痛更甚,只听见他惊恐地叫道:“好不容易逃出来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金毛鼠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惊呼道:“你们背上的箭伤发作了,可不能再这般挣扎了,血管会爆裂的。”

两人听了金毛鼠的话,强忍着疼痛不敢再动弹,他们不敢运气抵御,有内力根基之人都知道气随血而行,若是运气,血管顷刻就会爆裂,那真是一命呼呼了。

两人蜷缩在地上,通过深呼吸来调节气息,身上的汗珠却已渗透了衣物。

过得半炷香的功夫,两人身上的疼痛大减,凸冒的血管渐渐恢复了原样,二人盘腿而坐,才试着运气调息起来。

只见二人的嘴里均吐出一股幽蓝色的雾气,雾气在空气中瞬间凝冻,变成了冰块掉落于地上。

再过得半炷香的功夫,二人身上的疼痛已荡然无存。

族长和金老三体内的真气已被耗损大半,身体甚是衰弱,再调息片刻后,他们体内的元气逐渐得于恢复。

族长仍然心有余悸,惊骇道:“这箭竟有如此的厉害,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着,他扭头看着坐在一旁的金毛鼠,问道:“你可有什么破解之法?”

金毛鼠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地魔之箭,是至阴之物,每当圆月之夜,若接触到了月光,你们身上的箭伤必然会发作,但刚开始时发作,时日不长,随着年岁的增长,若这箭伤还不能治愈,就怕你们……”

金毛鼠脸色微微一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族长急切地追问:“就怕我们什么?你也不是个爽快之人,和我们说话还支支吾吾的,拿我们当兄弟么?”

金毛鼠正色道:“你们身上的剑伤若不能治愈的话,到后来你们都会变成半兽人,最终被魔界所控。”

“啊!”族长和金老三不约而同地惊呼起来,他们心里都凉了半截,但族长不肯死心,又问道:“真没有什么破解之法了么,我知道你肯定有法子?”

金老三在旁应和道:“你在冥界呆了那么久,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法子的,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啊!”

金毛鼠思索了片刻才缓缓地答道:“办法不是没有,就怕你真不愿冒这个险,弄不好我们一起又回到了阴界,那我们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族长朗声道:“就算是再次下地狱,永无翻身之日,只要能治愈我们身上的箭伤,我也要试一试,快说?”

金毛鼠回答道:“你们身体并无剑伤,而是魂魄被那绿箭射中,那箭伤还需用四味真火来医治……”

族长心下大喜,急忙追问道:“去哪里寻那四味真火?”

金毛鼠心想,如今好不容易从冥界逃了出来,现在又要去闯地狱之门了,这算哪档子的事嘛,如再回到阴界,定会被那群家伙折磨得不成样子,但现今不跟随族长左右,还能上哪去呢,已过了几百年,家人早已归了土,即使还有后辈人,谁还认得你呢?况且他们待我也不薄,我能逃出来也全依仗了他们,族长也还需要个帮手……

想到这里,金毛鼠看着族长说道:“冰魔岛有一座火山,那里有四味真火,所谓的四味真火便是净灯、金灯、银灯、盖灯,冰魔岛火山是通向冥界的大门,隔着茫茫大海,坐船顺利的话也要几天时间哩,海里还有巨怪。”

族长望着圆月,想着先前的疼痛和金毛鼠说的话,半响,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事已至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话说间,突然听见草丛中传来一声哈哈大笑,笑声听起来甚是瘆人,由近及远传播开去,几只飞鸟自草丛中串出,飞过碧波湖对岸去了。

族长、金老三、金毛鼠均吃了一惊,循声看去,草丛低矮,却不见人影……

族长捏紧了长剑,大声喝道:“阁下是谁,可否现身一见?”他的喝叫声再次惊起了一群飞鸟。

只听见“呼”地一声,从月光下闪出一个人来,那人一瘸一拐地缓缓走近。

族长定睛一看,走上前来的正是东朗山木屋的憨头小二,憨头小二依然笑容可掬,只是右脚明显短了半截,被一团粗布严严实实地包裹着。

族长喝道:“你还活着?那天我还以为把你给烧死了,想不到你的命还挺长的。”

憨头小二微微一笑,答道:“是啊,你们不死,我怎么舍得死呢,我找你们找得好苦啊,这一找就是几年时间,总算是见到你们了!”

族长提起长剑指向憨头小二,喝道:“我也不想和你多费口舌,快说,你究竟是谁,为何在此出没?”

憨头小二停下脚步,剑刃上的几道寒光射进了他的眼睛里,他向右边扭了扭头,避开了那几道寒光。

金老三迈步向前,插话说道:“那天算你跑得快,否则真一刀了结了你才是。”

憨头小二冷冷地道:“你们真希望我早点死么?东朗山木屋那把火是你放的……”

话未说完,族长手中的长剑已直刺而来。

憨头小二虽说走路一瘸一拐的,但行动也甚是敏捷,眼见剑尖已碰及到了他的衣物,即将刺进身体里,只见他向右侧身,避开了刺来的一剑。

寒光起落处,族长又挥剑向右斜劈了下去,情急之下,憨头小二面色一沉,连连向后退去了几步,已退至水边。

族长手中的长剑再次挥了过去,金毛鼠看得过瘾,在一旁拍手喊道:“杀了他、杀了他……”

憨头小二已无退路,他急道:“拓跋胡山死得真冤啊!”

族长吃了一惊,收回手中长剑,停住了脚步,支吾道:“你……你……胡说什么?”

憨头小二斜眼看了看族长,见到族长的神情有些不自然,甚至还有些慌张,不像先前那般凶神恶煞了,他心里笑道:“我还道他没有惧怕之事呢,原来拿捏到了他的软肋。”

片刻,憨头小二冷笑道:“哼哼,拓跋胡山之死全因你而起,你别想抵赖。”

族长心下骇然,他是如何知晓此事的?此时,南门古墓中发生的一幕幕在族长的脑中一一闪过。

只见族长点了点头,猛然地“哦”了一声,喝道:“原来古墓中的红衣女子说的另外一人那是你啊,我还以为她是妖言惑众呢,原来你一直在跟踪我们,只恨我没有早早一剑了结了你,哼哼……今夜就更不能让你走了。”他扭头向金老三使了个眼色。

金老三提起长剑走了过来,金毛鼠在地上捡起一根枯树枝也紧跟了上去。

三人对憨头小二已形成了合围之势,一场恶战在即。

憨头小二向后又退了两步,双脚已没入了水中,他扭头看了看身后的碧波湖,湖中的圆月晃动不止,这水中可是暗流涌动啊。

族长喝道:“今夜让你葬身湖底,有明月作伴你不会寂寞。”说着他手中的长剑一晃,向憨头小二挺刺了过来。

憨头小二急了,喝道:“你们若杀了我,拓跋胡仙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

族长心中微微一颤,心想,这人有一定的来头,当日在东朗山上还真小瞧了他,不管他是谁,先问清楚再说。

只听得“当”的一声清响,族长将长剑插入地中,右手掌撑着剑柄,左手向后举起,示意金老三和金毛鼠停止上前。

族长拱手问道:“阁下真不是个爽快之人,都死到临头了还和我们这些粗人卖关子,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和拓跋胡仙扯上干系?”

憨头小有些得意,他二从湖水中走出,一瘸一拐地来到湖边的巨石上坐下,族长讶异地问道:“哎呀,那日在东朗山上你跑得贼快,我们兄弟四人却拿不住你,现今你的脚怎么瘸了?还对我们纠缠不休的,你不嫌累吗,如你想跟着我们,我们还嫌你拖累呢?”

金老三和金毛鼠哈哈地大笑起来。

族长扭头看了看金毛鼠和金老三,正色道:“别乱取笑人家了,人家或许是有苦衷的,我问他是认真的。”

金毛鼠答道:“我们也是很认真的在笑……”

说着他们三人相视着哈哈哈大笑起来。

此时,圆月已经偏西,夜风吹皱了湖面,将水中的明月撕扯成一块块碎片。

憨头小二看着他三人不怀好意的笑,他面无血色,心头甚是不快,却又实则无奈,他想起了那夜在南门古墓跟踪他们四人时在那潭酸水池中死里逃生的事情。

就在憨头小二正趟过那潭酸水时,酸水突然暴涨了起来,幸得他练了一身轻功,右脚踩踏着石墩轻轻一点,飞身而起,哪曾想酸水犹如海浪般打来,将他右脚掌湿了个透,右脚掌瞬间化成了血水,却毫无痛感,若是起身慢些,整个人都被侵泡在酸水中了……

憨头小二苦笑道:“我是何人你无需知道,奉拓跋胡仙之命,让我在此等候你们……”

话未说完族长插了话,说道:“拓跋胡仙派你来监视我们么?”

憨头小二阴阴地笑道:“不该问的最好莫要打听,胡仙最嫉恨疑心过重之人,只管做好你们的事情就是了,胡仙说拓跋胡山之死他不再追究……”

族长面色微微一沉,心道:“这拓跋胡仙才是疑心过重,竟派这二货来监视我们,想不到一切都还在他们的掌控之中,现今又中了那群魔兽的毒箭,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怎么样也得去冰魔岛把箭伤医治好才是。”

憨头小二虽说看起来憨头憨脑的,但却也颇为机灵,他看出了族长的心思,从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来,打开盒子时,只见盒子里躺着三只干瘪怪虫。

憨头小二将小盒子递至族长身前,说道:“长老说了,只有这个才能暂时控制住你们的箭伤,把它服下吧,你们一人一只。”

族长接过盒子往里一看,不由得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惊骇道:“这东西如此吓人,身上全是脚,谁知道是什么东西,拿回去吧,长老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我们无福消受这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