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梨树小说网 > 剑指魔界 > 六、朗朗乾坤

六、朗朗乾坤

导语:姚半仙得世外高人风青三指点,其创建的乾坤派发展成了江湖中第一大派,开启修仙之路,修仙奇书却为整个龙古镇埋下了祸根……

就在老头和夏宇龙离开龙古镇的第二日,姚半仙受邀到高脚村为一户姜姓人家的媳妇儿看病。

那日清晨,天空湛蓝湛蓝的,姜老太公领着姚半仙上路了。

记恩记恩挎着药箱子紧随其后,这是他第一次与姚半仙出门,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年轻那会儿,姚半仙都是独闯天涯,从来不带上他,让他自个儿在家中“独守空房”,这会儿姚半仙却破天荒地带上了他。

记恩如同出了笼的小鸟儿,哼起了被抛弃多年的小曲儿:“小妹妹,别哭哭,哥哥这就替你把泪吹,左边是你的小情郎、右边是你的小宝贝……”

姚半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咿咿呀呀地嚷道:“我看你下回还是待在家里好了,都这把年纪了,还这么不害臊、不要脸!”

说起这《情郎小曲儿》,还是姚半仙年轻时候的独创,那时候姚半仙血气方刚,亦是情窦初开的半大小伙儿,难免会做出一些后来他自认为不要脸的事情来,此事不在此展开叙说,往后会见分晓。

过得两个时辰便来到高脚村的后山山腰上,四周群山低矮,一阵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姚半仙顿感心旷神怡、劳顿大减,便驻足远眺,看见远方的山头上炊烟袅袅,密林中掩映着一大个大寨子。

姚半仙环顾四周,他双手高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叹道:“山间的空气真好,常呼吸这空气可延年益寿……”

话说间,姚半仙已转身向后山看去,只见后山山巅上有一座坟坟,他斜眯着眼,用感念棒比划了片刻,赞叹道:“这坟是葬对地方了,正压于后山的中轴线上,坟的向山也正对着远处山头的那个大寨子,这葬坟的人家必是大户人家,人丁兴旺啊,生男孩多。”

姜老太公一阵惊喜,听得喜开颜笑,合不拢嘴,说道:“这正是鄙人的家山祖坟,感谢半仙如此赞美之词。”

姚半仙捋着下巴的山羊胡,正色道:“哦,原来是老伯的家的祖坟,见笑了,略懂一点风水,说得不对之处,还请老伯宽恕。”

姜老太公猛地摇了摇双手,道:“哪里、哪里,半仙说的句句属实,如论宽恕,真是折了老夫的寿了,我姜家也算是高脚村的大户人家了,我有五兄弟,我排行老四,我膝下有八儿子,大哥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二哥有四个儿子,三个有六个儿子,两个女儿……”

姜老太公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容不得其他人插上半句嘴,姚半仙和记恩都听得呆住了,他们三人在路边寻找到一空旷之地坐下,聊起了家事。

姚半仙看了看后山,奇道:“为何这后山没葬有其他坟墓?”

姜老太公道:“这后山是鄙人家的地界,没有我姜家人同意,其他人家是不可葬在此地的,有好几次旁姓人家有人过世,想抢着拿来葬在后山,但碍于我姜姓人家人多势众,不敢胡来。”

姚半仙道:“自家有这么好的地方,要好生利用起来才是,哪像龙古镇背靠的阴山,本是一块风水宝地,却成了乱坟岗,现在连人都不敢上去了,更别说料理祖坟了。”

记恩在旁插上一句:“主要是没人料理,才导致阴山上众多孤魂野鬼,还有那阴山老妖……”

姚半仙扭头斜眼看了看记恩,便使出一个眼神,记恩即刻会意,便罢了口,他知晓,半仙和别人闲聊时,不喜欢旁人插话,更不喜欢吐到嘴边的话被别人抢着说出来。

姚半仙捋着胡子,看着姜老太公薇薇笑道:“你家这地儿,正落在后山的中轴线上,后山足够壮实,左青龙延绵流长,右边白虎底矮臣服于青龙,青龙明显处处压着白虎,白虎动弹不能,正所谓青龙压白虎,代代出文武,你家后世几代必定有大官出。”

姜老太公想着自家第三个孙子聪颖过人、勤奋好学,日后必将成大器,半仙料事如神,句句吉言,他即刻跪拜于地,向姚半仙磕起头来,万分感激地道:“半仙真神人也,真神人也,老夫真心佩服。”

姚半仙把姜老太公扶起,说道:“老伯,使不得、使不得,怎能老的给小的下跪呢,我也只是有感而发罢了,你家天时地利人和皆备,自有神佑啊……”

姚半仙环顾四周,继续说道:“老伯,听我一言,此地是福地,不可答应旁人,如同意一家,其他人家必将争抢,会得罪人的,您说是不是?”

姜老太公紧紧地握着姚半仙的手,眼里充满了感激之情,眼眶也湿润了,他久久不语……

半响,姜老太公吐出一句话来:“半仙一心向善,是伏羲转世,老朽此生能遇到半仙,死而无憾……”他用衣角拭去眼角的泪水。

随后,姜老太公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姚半仙奇道:“老伯何故又叹气呢?”

姜老太公摇了摇头,道:“本是家丑不可外扬,在此我也不把半仙当外人了,我二嫂死得早,我二哥含辛茹苦把四个儿子拉扯长大,他那二儿子不仅不孝敬我二哥,那时还与他大嫂乱来,他大哥负气离家出走了,直到现在杳无音讯,去年,二哥与那厮论理,却被那厮打断了肋骨,不久,二哥便撒手人寰了,家中出了这等败类,真是家门不幸啊!半仙,你说那厮该如何处置才是?”

姚半仙听得满是心酸,心道,这是你们的家事,你们尚且拿他无法,我还能想到什么好的法子呢?善恶会有因果的……

思索片刻,姚半仙安慰姜老太公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万事都不会一帆风顺,上天是留下精华,去其糟粕的,如那时仍不回头是岸,日后他必遭天谴,不是今日就是明朝,我们只管等着瞧好了。”

姜老太公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姚半仙起身,他们三人往山下走了去。

来到高脚村,姚半仙见到姜姓人家人丁兴旺,虽说是在村子里,但姜氏家族每家每户都有深宅大院,固然是比不上城里的富丽堂皇,却也有一番气派,姚半仙心下宽慰几许,在山上的话总算是没有乱说。

姜姓人家对姚半仙毕恭毕敬、甚是客气。

三人在姜老太公二儿子家吃午饭,二儿媳聪慧能干,不多时便端上了五菜一汤,一道蘑菇炒鲜鸡、一道鸡蛋炸马蜂……在村里能吃到这等可口的饭菜也实为难得。

姜老太公的二儿子叫上几个兄弟一同陪吃,菜还没有上桌,酒已经干了两大碗。

酒饱饭足,姜老太公领着姚半仙出了门,饭桌上姚半仙不敢多喝酒,他怕误事,记恩记恩只是替姚半仙多喝了几杯,却已经烂醉如泥了,躺在客房中呼呼大睡起来。

此时暮色已经下沉,天色还未黑尽。

姚半仙随同姜老太公来到第八个儿子的家里,跨进大门,沿着长廊走出一段距离,一股浓香之气扑鼻而来。

姚半仙好奇地问道:“是谁涂抹的香脂玉粉,如此香浓?”

姜老太公道:“这是夜来香,半仙请看……”

姚半仙顺着姜老太公的指向看去,只见庭院的南边立着一株郁郁葱葱的植物。

姜太公又道:“这夜来香作用大着咧,不仅可用来布置庭院、窗前和亭畔,还可用来驱蚊、驱虫,每当夏秋之夜,院内香气宜人,如是有月色,那香气更是醉人。”

姚半仙颇为好奇,走近细看,那夜来香呈藤条缠绕状,心形的绿叶中点缀着黄绿色的小花朵,他心想,药书上见到的植物多了去,为何这夜来香不曾在书上见过?他问姜老太公道:“这夜来香源自何处?”

姜老太公道:“大儿子常年在外做生意,是大儿从很遥远的西土引进的,这稀有之物,价格不菲,我原以为它到此处会水土不服,生长不佳,想不到却长势良好。现已落冬,是最后一次开花了,半仙正敢得及时。”

姚半仙摘下一朵小花,放置鼻尖嗅了嗅,神色怡然,开口便赞美道:“这花甚好、这花甚好。”在他心里突然起了一个念想,待回去时讨些根芽到自家院里种,姜老太公不会吝惜不给吧?

进到屋内,见到一年轻女子侧躺于床上,面部消瘦,呈蜡黄之色,气息奄奄的样子。

姜老太公道:“这便是小儿子的媳妇,年方二八,腹部疼痛有数月,一天茶饭不进,日渐消瘦,寻遍良医均不奏效,听旁人说怕是被鬼邪上了身,这才到龙古镇寻半仙前来救治。”

姚半仙大致查看了那女子的病情,问起那女子的话时,那女子有气无力,不多应答……

屋内空气污浊,散发着女子的口臭味,姚半仙捂着口鼻,叫姜老太公把窗门打开。

窗边的山头上正挂着一弯浅浅的半月,姚半仙举起感念棒对准那半月,默念了几道咒语,随即挥舞着感念棒在屋内探刺着每个黑暗的角落,随后将感念棒在那女子的身上轻轻扫过。

一番装神弄鬼下来,但感念棒平静如初,不见有任何响动。

姚半仙闭目静思片刻,睁开了双眼缓缓地道:“屋内并无恶鬼,这姑娘身上也干净……”

话说间,姚半仙已坐在了女子的床头,提起女子的右手把脉问诊起来。

脉搏十分微弱不易感知,但从脉象判断,病灶大致发自胃部。

姚半仙伸手去按那女子的腹部,按至胃部时,只听得那女子“啊”地喊出一声来,直叫道:“痛、痛、痛。”她的额头已渗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

过了良久,姚半仙微微点着头道:“她的口气恶臭刺鼻,胃里有股虚阳之火,她不是被什么鬼邪上身,而是误食东西致胃部发病出血,时间已拖延太久了,如再不医治,性命恐将不保啊。”

姜老太公懊悔地“啊”了一声,却不知如何作答。

姚半仙叫姜老太公寻来纸和笔,他提笔便开了一道药方,有三七、桃仁、红花、麦芽、蒲公英、鸡死藤、木姜子等二十七道中药……

姚半仙将药方子递给姜老太公,道:“这叫二七胃通散,具有活血散瘀、行气消炎、消食化痰等功效,药性相辅相成,各抓十克,用瓦罐熬制,亦可晒干磨成药粉,每天早中晚各服一次,十五天为一个疗程。”

姜老太公手握药方子,如获至宝,便即刻吩咐下人去村上的药铺抓药来煎熬。

一切整理妥当,那名女子第一次服下了二七胃通散,腹部的痛感大减,夜里便可熟睡了。

第二日,姚半仙再开了些行气补血的药,其中一味药是胎盘,他叮嘱姜老太公,胎盘必须是人的胎盘,其他的效果不佳,还可能起到反作用。且那行气补血的药待姑娘好了十之八九后才可服用,不可操之过急。

临走时,姚半仙问姜老太公要些夜来香回去种养,姜老太公欣然同意,将那夜来香连树带根铲下大半交与姚半仙。

姜老太公还双手奉上一本厚厚的古籍,说道:“这本古书非常久远,不知可追溯到哪个时代,因家中无学识之人,现交与半仙,或许对半仙有帮助。”

听说是古书,姚半仙眼前一亮,便双手捧了过来,当翻开包裹古书的丝巾时,一阵古沉的幽香扑鼻而来……

古书有只巴掌大小,厚度足有一指,拿在手里沉甸甸的的十分冰凉,封面背面皆呈深蓝色,封面上写着三个大字,古书里的纸张是淡黄色的,里面的字迹密密麻麻,还有一些勾勾点点的符号,他阅尽世间古书,却完全读不懂这本书。

姚半仙呆了片刻笑了笑,问道:“这些字……是……”

姜老太公道:“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听爷爷说是梵文,后辈更无人认识这些字了。”

姚半仙听说是祖上传下的,心里自然有些忌讳,加之这些字连自己也不识,研究起来还要费一番功夫,哪知道是什么样的书?

姚半仙推却道:“既是祖上传下来的古书,是你家的传家之宝,我不能要,你还是拿回去吧。”他将古书包裹好来,递给了姜老太公。

姜老太公却把书推了过来,急道:“使不得,使不得,这书老朽定然是要赠与半仙的,因家人才疏学浅,留下也无益,不如交与有缘之人,听祖上说这是一本很厉害的书,具体怎个厉害法老朽也不知晓,留给半仙作个留念,或许能发挥它的用处呢。”

姚半仙再次将古书翻开,细看起来,除了那些勾勾点点类似天上的星座以外,仍然不知晓书里的内容,他心道,既然老人家说是一本很厉害的书,回去再慢慢研究,到底怎个厉害法……

姚半仙勉强地笑了笑,道:“老伯一再坚持,我也不好意思再推辞了,谢谢老伯美意。”他把古书放进药箱里,拱手和姜老太公一家子一一道了别。

姜老太公看着远去的姚半仙他们二人,喃喃地道:“愿这本书能助你一臂之力,可别成了你的祸害啊……”

姜老太公的儿媳服下姚半仙开的“二七胃通散”后,第二日便可下床行走了,再服了半个疗程,食欲增加,面色逐渐红润起来,再服了一段时间行气补血的药,女子可健步如飞了。

自此之后,姚半仙的美名在村子附近传播开来,很多人慕名而来,找姚半仙看病的、看风水的比比皆是。

但姚半仙对风水能看的就帮瞧上一眼,不能看的他则是婉言拒绝,他时刻还记起风情三和他说过的话:“少掘人坟墓,多积点阴德……”

那段时间,龙古镇上发生了两件怪事,第一件怪事是,姚半仙他们擅闯豹头铺出来没几天,张宛年和他的老婆在镇上毫无征兆地消失了,镇上的人固然不知晓张宛年闯豹头铺的事情,但对张宛年的失踪也传出了一些谣言,说张宛年得罪了阴山老妖和黑衣人,被他们提去了头颅,一时间,镇上闹得人心惶惶。

姚半仙也十分纳闷,还专程派人到镇子附近找寻张宛年夫妇,却仍不见张宛年夫妇俩的踪影,若是被黑衣人给害了,死也要见到尸首才是,两个大活人突然人间蒸发了,留下孤零零的女儿张仙十分可怜,姚半仙大发慈悲,收了张仙为孙女。

第二件奇怪的事是一向不收徒弟的姚半仙竟然收起了徒弟。

那夜,姚半仙在和记恩两人在屋内喝酒闲聊,正聊到张宛年的事情,记恩说:“那张宛年想必是给阴山老妖和黑衣人害了,若那黑衣人再来找茬子,仅凭你我之力不知能否应对?”

姚半仙猛地喝下一口酒,忧忧地叹道:“那糟老头在就好得多了,现已大雪封山,这冰寒地冻的,不知他们在古墓过得怎样?”

记恩叹道:“如那黑衣人真寻上门来,我帮忙顶上一些时日,你带张仙投奔糟老头去吧,我这把老骨头了,能为主人而死是我的荣幸。”说着,他提起手中的酒杯,啪地一声碰了碰姚半仙手中的杯子,头向上一扬,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姚半仙撇了撇嘴,心道,那黑衣人的功夫厉害得去了,那糟老头尚且还拿他不住,仅凭你一人就能顶上一段时日?吹什么大话。

但姚半仙对记恩的忠实也颇为感动,他斜眼看了看记恩,见记恩的双眼已是醉眼迷离了。

姚半仙嗔道:“哼,遇事自个没主见就随便去投靠别人,岂不是显得自己很没本事,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了么?”

记恩捏着酒杯笑而不答。姚半仙自斟自饮,连连干了三杯酒。

半响,记恩斟满了一杯酒,倒在了嘴里,他又吐出了一句:“你还别说,我也是有功夫的,多一个人,能多使一份气力,你空有一身本事,不肯传与别人,不信你看我……”

记恩兴起,拿起桌上一支筷子,在空中随意劈砍,那动作甚是夸张,时而晃动到这边,时而又晃动到那边,每使出一个动作便发出嘿嘿的笑声,全然陶醉在了自己的世界中。

姚半仙实在看不下去了,把头低了下去,随意他放肆。突然听见“啪啦”一声,姚半仙猛然抬起头来,却看见记恩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姚半仙把记恩扶了起来,让他在床上躺下,说道:“反了、反了,你喝酒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比我先醉倒,你这是让我来服侍你了,该是你服侍我才是。”

自那夜受记恩点拨后,姚半仙一改先前的做法,他不再一味地固执己见,认为自创一派才能壮大自己的实力,一来可以对付那黑衣人,二来自己的一些本事在今后也不会失传。

在千挑万选中他收纳了八名弟子,他给八个徒弟分别起了名字,分别叫向天、向地、向雷、向风、向水、向火、向山、向泽,他们的名字皆由八卦太极图演化而来,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事物与自然现象,象征了世间的变化与循环。

那八名弟子年龄基本相仿,向天和向地年龄稍长,有十六岁,比其他六名弟子大二至一岁不等。

天地包罗着雷、风、水、火、山、泽万物,正也寓意朗朗乾坤、清平世界。

自此,姚半仙正式创立了乾坤派,在大门的正中挂上了一个硕大的太极牌匾,太极上镶嵌上了“乾坤派”三个朱红色的大字。

收徒的第一天,姚半仙首坐于堂屋正中,八名弟子依次跪拜师父后,分两排列坐左右,右边是向天、向地、向雷、向风,左边坐的是向水、向火、向山、向泽。

姚半仙授予他们《道德经》第一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姚半仙摇头晃脑地阐释道:“道乃万事万物之根本,宇宙之起源,它存于万世之中,我们不能感知、看不见也摸不着,万事万物是相对存在的,道却无相对可言,道为母,万世万物为德为父,只要我们清静无为、与世无争,寻求精神、灵魂之升华,才能读懂《道德经》,方能参悟道法。

弟子们每日潜心研读道术、医术,姚半仙甚是欣慰,他站立于大门口,捋着山羊胡,欣喜地点着头。

但在心里姚半仙似乎又觉得少了些东西,他想,若再教弟子们会一些拳脚功夫就好了,虽说糟老头教了他一些拳脚,用来防身还算可以,却搬不上台面,自己的三脚猫功夫怎能在弟子们面前献丑。

姚半仙有些懊悔,那“阴阳宫”里上乘的功夫秘籍和心法早就被他束之高阁了,他打小就对这些不感兴趣。

一天夜里,姚半仙正专研姜老太公送与他的那本古书,他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还查阅其他古书,均找不到这本古书上的字体。

姜老伯说这书上的字是梵文,梵文他也是见过的,这古书上的梵文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虽说古书上的勾勾点点看似一些星座,但却无据可循。

姚半仙望向夜空,夜空黑暗无比,他一脸茫然,心里反复掂量着:“这究竟是一本怎样的奇书?被姜老伯说得如此厉害。”

此时,姚半仙侧躺在床上昏昏欲睡,桌上的油灯灯芯即将燃尽,光线甚是昏暗。

迷迷糊糊中姚半仙看见一黑衣人从墙缝中走出,双手沾满了鲜血,向他抓将过来,夺他手中的古书,他挥舞着双手,将桌上的油灯打翻。

屋内一片漆黑,待回过神来,俨然是一场噩梦,背心渗出许多汗珠,他在床头寻得感念棒,来到门口,惊叫着记恩的名字。

记恩已经熟睡,房内并无应答,姚半仙放高了嗓音,半响,记恩屋内油灯亮起,八名弟子闻声而来,关切地问姚半仙何事,姚半仙摇了摇手,示意弟子们回去休息。

记恩点亮了油灯……

姚半仙和记恩说起噩梦的事情来,他惊诧地道:“这本书留不得,看了此书我竟会做噩梦,梦见那黑衣人来抢夺这本书了。”

记恩愕然,看着桌上的古书,道:“定是那姜老伯说这本书厉害,想必你也害怕落入别人手中吧?”

姚半仙叹道:“这书在我手里是件烦心的事情啊。”

记恩道:“不如一把火把他烧了,省得为它日日挂念。”

姚半仙嗔道:“别干傻事,这可是姜老伯送与我的,是祖传之物,怎能将别人家祖传的事物给毁了呢,得想其他法子了。”

记恩思索片刻,道:“要不还是物归原主吧,我想,你把它送回去,那姜老伯不肯再推却的,如你不肯拿去,我帮你送去便是。”

姚半仙如有所思地摇了摇头道:“还是不妥,如我把书送回,姜老伯定然会笑话我,笑我连一本书都参悟不了,今后有何颜面立于世?”

记恩知道,服侍了姚半仙一生,他那好面儿的倔强脾气仍是改变不了。

其实记恩只比姚半仙年长三岁,在他三岁那年,村子里闹饥荒饿死了很多人,包括自己的爹爹妈妈也在那场饥荒中病逝,村子里瘟疫肆虐,没法生存了,他和奶奶逃荒到龙古镇,被姚半仙的父亲收留。

姚半仙父亲一生向善,待他们婆孙俩如家人般,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姚记恩,记住恩情的意思。那年姚半仙出生,从此他俩犹如同亲兄弟般。

两人合计良久,才摸黑出门,来到“阴阳宫”附近的一颗大树下,在树下挖出一臂之长的坑洞来,将古书深埋于坑中。

回到卧室门口,姚半仙正欲推开房门,突然一阵寒风袭来,“吱”地一声将一扇门吹开了……

姚半仙打了个冷噤,随后听见身后“啪”地一声作响,似乎是瓦片跌落的声音,他转身看去,黑暗之中隐约见到一个黑影身如轻燕般行走于柴房的瓦顶之上。

姚半仙心中一紧,惊叫道:“你是人是鬼,胆敢擅闯我住地。”话说间,他已将手中的感念棒对准了那黑影,感念棒并无任何响动。

那黑影正是冲着姚半仙而来,话音刚落,那黑影已然奔到姚半仙跟前。

姚半仙这才看清楚杀过来的是一黑衣人,那黑衣人手中的冷剑向姚半仙的喉咙直刺过来,他脸色大变,心道:“莫非是豹头铺那黑衣人来寻我的不是了……”思索间,他已向左边避开,顺势跃出了几步,来到了庭院中。

那黑衣人紧跟而来,只听得“当当”几声,姚半仙手中的感念棒和黑衣人手中的利剑已交叠、碰撞在了一起。

两人斗了几个回合,姚半仙渐渐感体力不支,他边斗边往后退却,并默念起幻化术,正化影瞬间,他却被地上的石子给绊倒了。

“哎呦”一声,犹如坠入惶惶噩梦,姚半仙的身体已经重重地倒了下去,这才发现,左臂膀隐隐作痛,黑衣人手中的利剑已刺进了他的肉里。

黑衣人低沉地喝道:“今天奉师父之命来取你狗命,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

姚半仙愤愤地问道:“我与你有何冤仇,竟让我死得不明不白的?”

那黑衣人不再多作理论,他手中的利剑已经刺向姚半仙的胸口。

说时迟、那是快,又听见“当当”两声,黑衣人手中的利剑应声断成了三截,黑衣人顿感大事不妙,此处隐藏着武功极高之人,若再作逗留,性命定是不保,他速速丢弃残剑,越过姚半仙的身子向前方奔去。

只见一人影速度极快,一阵风似的从姚半仙的身边追了上去,姚半仙看傻了眼,但由于速度极快,他根本看不清楚人影是谁,他心里又惊又恐又喜,更是感激。

此时,院子两边房屋里的灯光都亮了起来。

向天、向地等八名弟子被屋外的打斗声惊醒,他们来到姚半仙身旁,问师父发生了何事。

弟子们纷纷抢上去把师父扶起,姚半仙捂着被剑刺伤的手臂,缓缓地道:“师父遭遇到了功力极高的恶人,为师这几日夜不能寐、精神萎靡,让那黑衣人有了可乘之机……”

说着姚半仙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心想,此番说辞定能为自己挽回些颜面了吧。

记恩从黑暗中走出,他走入人群查看姚半仙的伤势,吩咐弟子们回屋休息。

弟子们站在门口,满脸疑惑,纷纷猜测师父遭遇到了谁的毒手,他们看着师父和记恩进了屋,便纷纷回屋休息去了,此时,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整个龙古镇被雾雪裹得严严实实的。

记恩将姚半仙伤口上的血迹用生盐水洗净,并敷上了金创药,裹了两层纱布,此时天色已经微亮。

姚半仙伤口痛感减轻了些,他困乏到了极致,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记恩忙前忙后,将家里的大小事物打理得妥妥当当,张仙围转在记恩身旁当起了助手。

弟子们见师父闭门不出,也都自觉地温习先前的功课。大雪已经封山了,整个龙古镇死一般平静。

夜里,记恩待张仙入睡后,他来到姚半仙房内,他隐隐担忧姚半仙再遭遇到不测,记恩走到火炭旁,烫了一壶小酒,他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姚半仙,问道:“伤口好些了么?”

姚半仙嗯了一声,道:“不痛了。”

记恩倒了一杯温酒饮下,说道:“莫要动弹太多,有事情吩咐我便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